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五)

不安突然袭过来,拜托,千万,不要有事。白泽扶着另一边缓缓走着,缓缓释放自己的精神索桥,入侵到对方的精神图景。



主人的身体状况这么差,精神体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奄奄一息的伏在地上,麒麟用头抵着那只鹰,唤着它主人的神识。



“你……是谁?”那人意识到自己精神图景被入侵之后有瞬间的慌张,随后就冷静下来,也不知是身体状况太糟糕还是因为遇到的是向导,让他安心不少。



“你还能坚持吗?”白泽长话短说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告知对方,又担心错过他的治疗时间。
“他刚刚是不是动了?”



“你出现幻觉了吧,他现在处于休克晕厥状态怎么可能动。”



“也对。”



“这样啊……”白泽只听见一声轻笑,气息欲绝的人影出现在面前,看样子,是跟竹沥那孩子差不多大,那人咳嗽一声身子一晃,白泽赶紧上前将人扶住。



“我……”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鹰,却看不到精神体一旁的麒麟,“我们……都是想要去桃源乡的人。”



“……桃源乡”



“他们…招募向导,自称可以带我们去桃源乡受训,谁知…却将我们带到这么一个地狱,”那人扣住白泽的胳膊,恍惚间白泽好像又见到了昨日那双沾满血迹的手。



“前些日子…倒还好,听说向导素提纯到极致,倒没人丧命,可近来…不知怎么回事,采血越来越频繁,又不能做无谓的浪费,只选了五个人长时间采血实验……前几天逃出去一个……剩下的三人在右前方的医疗室里……”



“其余的人呢?”白泽握住他的手,你们梦想的地方却未能给予你们庇护。



“剩下的人被关押在负二层,那里守护更加森严,您若是想取证据,这里足矣。”



白泽看他再次昏厥过去,将他放在地上,带着麒麟撤出,眸色凛冽的目视前方。将左手伸出栏杆,指尖之间的摄像机扣在侧面,清清楚楚的将发生的事拍摄下来。



撒斯姆!我白泽今日在此立誓,赌上桃源乡的声誉,定要让你血债血偿!鲜血染上薄唇,白泽生生咬破了舌尖。下肢像灌了铅似的,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



麒麟周遭卷起狂风,桃树枝丫狂舞着,直叫人睁不开双眼。



“白泽……”鬼灯尝试着平息白泽的怒气,同时在和办公室门前的红外线斗争,撒斯姆虽然没有特别派人防守,但是设备却安装的很到位,若是触发警报,四周会一瞬间封闭起来,任鬼灯插翅也难飞。



不过……鬼灯轻笑,D塔作为最强兵种输出地,这点考验还不是手到擒来。鬼灯停在门口给角落的摄像头手势示意,外面的人点点头“收到”直接打开房门,鬼灯现在一心想着赶紧将资料带走,好尽可能去白泽那边。



匆忙之中,鬼灯并未留意墙角红光一闪而过。



“鬼灯大人。请速速离开!!”撤退时,耳机突然传来慌乱的指示,随后便被嘈杂的信号音淹没。



“喂!发生什么事了?”没有回音,尽头处出现浓浓的烟雾,怎么办?鬼灯瞥了一眼旁边窗户和脚下的楼梯,如果去找白泽只能往下走,但是下面的气体暂未可知,撤退的话可以从旁边窗户走,但这样一来就直接出了基地。



“你先出去。”白泽知道鬼灯在想什么,二楼交班的人已经过来,看到楼下向导被推进医疗室,万一出现意外,不能把鬼灯也拖累在这里。



“……”鬼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你不是说过我和你不相上下吗?所以,你要相信我!另外我和他们的联系也中断了,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白泽清楚鬼灯的个性,但是接下来的情况不太乐观,两个人不能同时困在这里。



“你……”白泽轻轻张口,却又说不出什么劝诫的话。这于鬼灯而言确实过于残忍了。



“好。”落地有声,鬼灯低沉的声线传入脑中,白泽交班结束往下走的步子一顿,稍稍愣神。



“是不是觉得我太容易沟通了?”对白泽的反映也是意料之中,鬼灯弯起嘴角躬身跨过窗户,高处不胜寒,大风吹得眼睛都难以睁开。



“嗯。”白泽同样勾起嘴角,本来……还以为要更费一番功夫呢,已经走到伤者的旁边,白泽努力控制着自己别去碰他。



“看在我这么识大体的份上,有没有奖励?”鬼灯固定住安全绳索,纵身一跳,耳边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白泽不由得好笑,这恶鬼,竟然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你想要什么奖励?”白泽放下手中的武器,坐在通道口休息,视线盯着不远处的医疗室。



“听我的吗?”



“听你的。”



“你。”



过分了,恶鬼,白泽突然垂下眼帘,心率加快,不论什么时候,对鬼灯的直球都毫无抵抗力啊。



“所以,白猪,你要平安出来!”鬼灯轻巧落地,收起绳索转身朝着支援那里赶。白泽现在一个人孤军奋战,必须要为他策划好离开的路线。
按刚刚那人说的话来看,里面的三人情况想必不会乐观,白泽本打算尽量将人救出去,现在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快到中午了……下午的实验一旦开始,自己又分身乏术。一时之间找不到好的对策,白泽只能强装镇定看着医疗室。



“喂,你过来,收拾一下这里的餐具。”出神的白泽好巧不巧和打开房门的研究人员对上眼。没来的及避开,便被下加了命令。



不过,求之不得。



白泽嘴角露出不宜察觉的微笑,一步步朝着真相走去。和那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白泽生怕对方发现什么。



“你先看守一会,我有事离开。”那人突然拍了拍白泽的肩,白泽眼里不自觉闪出杀意,“哎?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白泽停下步子,考虑在这里下手不引起外面的人的注意的概率有多大。



“什么时候调过来的?”



“前天。”刚才的时间,已经足够白泽搜罗关于卫兵安排的情况。



“那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白泽在身后立正注视着他走远,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才慢慢转动手中的把手。他告诉自己,没什么,你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不会再有什么比那个在自己怀里逝去的生命更让自己难过的了。



可是在看到那三个口唇苍白瑟缩在角落的孩子时,白泽仍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们,能走吗?”白泽动了动唇,没能发出声音,对面的孩子蓦地被直接传达的声音惊的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这个身穿军装的人。



“您是?”



“我想带你们去圣塔法庭,用你们的指证让撒斯姆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你们愿意配合我一起离开吗?”白泽弯下腰伸出手,他期待他们可以握住,却又害怕他们握住。



“……”长久的沉默,久到白泽的背有些许的发酸,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突然摇摇头,“我们这个样子……出不去的。”他抬起头环顾了这个狭小的空间,只有三张床。没有网络可以连接。



“您一个人带着三个伤员不可能出的去的。”



“所以……”他握住白泽的指尖,“您如果在我们这里留下可以监测的设备也可以。我们会在即将枯竭的生命里让更多的人免于这种迫害。”



白泽忍不住红了眼眶,这个样子,真是太丢人了。



“我们不一定还能活着出去,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情况,我以为我们都会不声不响的消失,没想到,我们还是被牵挂着的,您可以告诉我们您的名字吗?”



“那如果你们答应我会努力好好的活下去,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只有两个人知道的重大秘密。”白泽跪坐在地上,安慰着这些做好了献身准备的向导。



“……我们会尽力的。”



“拉勾,答应过的话是要实现的,不然是要吞针的……”“……出去后,邀请你们参加鬼灯长官的仪式”



“欸!?”真好,白泽如愿以偿的在他们的眼中发现了一丝光亮。



“是……是那个D塔的鬼灯大人吗?”他们也才被抓进来三个月不到,鬼灯大人已经和别人结合了吗?虽说明明知道以自己的等级是没办法的,但是鬼灯于他们而言,相当于是理想型的存在吧。



“是的哦。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现在多了你们,你们要替我保密哦。”白泽手往旁边一挥,白虎凭空出现在三人面前,慵懒着蹭着白泽的手心。“你们要努力,相信我,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三人羡慕的看着白泽,胆子大的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摸摸白虎,白泽一把揪住白虎的脖子,不让它后退躲闪,白虎委屈的呜咽了一声,任三只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头。



白泽将监听器和微型摄像机交给三人,“如果情况不允许,千万不要冒险,我会再想别的办法,我只要你们活着。”千叮咛万嘱咐,白泽忧心仲仲的收拾好餐具出了房间。



“终于承认是我的向导了啊……”鬼灯揶揄白泽刚刚的表现,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



“鬼灯长官刚刚是笑了吧……”旁边敲击着键盘的人手一抖,刚刚恢复画面的电脑又成了密密麻麻的雪花点。扭头不确定的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同伴。



“大概……是吧。”另一个人轻咳一声掩盖自己的不自然。



“嘁,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还是我的哨兵呢!”白泽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可话一出口,不还是先前的意思吗!可恶!



鬼灯的欢愉丝毫不掩饰的从链接那头传来,麒麟一巴掌将在树上小憩的白虎拍下去,挑衅的站在枝头,两只刚睡醒的精神体一脸懵逼,这是……怎么了?



麒麟: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以出来了吗?”鬼灯盯着恢复的画面,“等等,把左上角那张调大!”鬼灯语气突然紧张起来,两位助手手忙脚乱的放大画面。



“不好,白泽队长,那位昏迷的卫兵被发现了!赶紧想办法出来!”



耳机里传来熟悉的指令,刺耳的警报声也一并响起,白泽环看了一下四周,蹬着墙边的缝隙,爬上了二层,不能坐以待毙,若被围堵在一层,任他插翅也难飞。



但这样一来也同时暴露了白泽的目标,大家省了揪出混进来的人的时间,“他在二楼!”



白泽勾了勾嘴角,率先冲到楼梯口的位置,正好跟三楼的卫兵撞了个面对面,趁那人发愣的瞬间,白泽的精神瞬间侵入撕开对方的屏障,在他恢复的空隙率先卸下了他的枪支。



虽说A级哨兵对白泽来说并不成问题,但也架不住人多力量大,看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人,白泽的精神攻击四散开来,控制着他们射击的方向,这里警报一响,基地的增援很快便会赶来。



白泽不自觉加快了步子,此地不宜久留!



“你们赶紧撤离监控系统,记得清除掉入侵痕迹,我去协助白泽。”鬼灯听着那边传来的枪声,担心自己会让白泽分心并未开口询问那里的情况。



“可是,从入口到地下的路像迷宫一样,没有指引鬼灯长官你很难正确和白泽长官汇合的。”他们当然知道后果,但若是被N塔反侦察查出来他们的信息,那就无疑相当于宣战了,这也不是他们能承担的后果。



“我自有办法,白泽已经将监听设备植入了向导体内,你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赶紧回圣塔监测。”鬼灯将带出来的文件往两人怀里一塞,来着车直奔基地。远远看到N塔的要塞正在打开——不好,时间不多了。



“鬼灯长官怎么知道白泽长官将监听设备交给了向导?”



“……”



啊,没完没了。踢翻了两人之后,面前仍涌出来数十人,白泽打起精神躲开四散的子弹,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这吵闹的环境对白泽来说并不明显,但从那群哨兵的表情来看,他们对白泽还是心存敬畏的。



“离入口还有多久?”鬼灯实在等不了了,手里握着狼牙棒感受着白泽的方位。



“大概不到百米,但是路线太过复杂……唔…”白泽堪堪避开袭击者手中的铁棍,抽空回了鬼灯一句。



“怎么了?”鬼灯的白虎早就回了自己的精神图景,白泽现在的情况自己也无法知晓。



“没事……”



“你小心点,十五秒后带你出去。”鬼灯加快步子,精心修建的迷宫似的通道于他而言像是不存在一般。



“嘁~”白泽撇了撇嘴,不由得也加快了脚步,十秒钟后就看到眼前的哨兵在没反应过来,便被身后的人击晕。



“你也不知道温柔点。”



“……赶紧走。”鬼灯没理会白泽的揶揄,准备抓着白泽的手往外走,却被白泽不经意间错开了身体,将另一只手放到鬼灯手里。



爬到车子的后排乖乖坐好,鬼灯分毫没有耽搁,开到小路避开赶来增援的人绝尘而去。



“我休息一会儿,你到了叫我……”鬼灯一心想着赶紧离开并未察觉到白泽的异样。



“你这家伙!”从后视镜里看到追过来的车辆,鬼灯才后知后觉自己的五感暂时被削弱了,能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到这件事的只有白泽。



鬼灯啧了一声,向着林区驶去,白泽想是已经睡着了,施加的效果鬼灯轻易就能解开——一瞬间满车的血腥的味道,差点将他熏吐出来。



匆忙之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静悄悄蜷缩在椅子上,麒麟化成小小的一只窝在白泽的胸口。
该死!鬼灯重重的锤向方向盘,在见他之前就已经被下了暗示了!



封闭全开,鬼灯听着追赶车的声音,也不在乎路的好坏,一心想着赶紧甩掉好中途调车。



再有不到十分钟就能开出密林,外面有公路,运气好的能在他们追上来之前拦截到合适的车辆。



鬼灯打开车门,前方是悬崖,右侧有条小路可以通向对面的公路,将麒麟捧起放到胸口的口袋里,白虎在一边担心的不行,仰着脸看着虚弱的麒麟。



将白泽抱出来,右胳膊和右肩已经被血液浸透,指尖‘嘀嗒、嘀嗒、’渗着血滴,可鬼灯仍感觉不到疼,白泽在昏迷之前不光对鬼灯也对自己做了手脚。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