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三)

       “乐意之至。”鬼灯抿起嘴,突然想起训练时别西卜三番五次的试探,到底最后也没能白泽对上。“去竞技场吧,那里现在应该没人。”


       两人并排走着,时不时碰到急匆匆跟鬼灯打完招呼就逃跑的学生,“你应该多笑笑,天天板个脸都没有可爱的妹子靠近。啊!”


       白泽突然惊叫出声,海浪霎时间溢满桃林,麒麟唰的奔上了树,疑惑的看着树下漫过来的水。


       “你这恶鬼!!”白泽恨恨的赶上去。


       “喂喂……听说了吗?好像有人正在和鬼灯长官在训练场对打呢……”


       “欸?不会吧。难道是阎魔领袖?不然整座哨塔哪里还找得出能和鬼灯长官过上招的人?不不不……阎魔领袖那身子骨也是被欺负的份儿……”


       “不是阎魔领袖,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花园抱着小孙子玩呢……要不要去看看是谁……”
“可是……被发现,会不会又被罚绕跑哨塔20圈……”


       “那也值得!”说完一溜烟人就跑远了,远远传来声音,“反正那么多人陪着一起呢,怕什么!”


       “那你等等我啊……”说话间,竞技场栅栏外已经围了上百人。白泽额角已经开始出汗,气息也略有些不稳,“你们哨塔的人好奇心还挺大。”双手撑地后空翻躲过鬼灯的扫堂腿。
鬼灯皱皱眉头,身子一闪出现在刚好落地的白泽面前,瞬间伸出右手抓住白泽的肩膀向后用力,右腿卡在白泽的脚后跟想要将人绊倒,白泽咧嘴一笑,就势顺着力道身子下滑,身子将平时一个鲤鱼打挺反扭住鬼灯的手按在鬼灯背上。


       “这是谁啊?从来没见过啊……竟然能跟上鬼灯长官的速度,还能堪堪避过鬼灯长官的攻击。好厉害,咱们哨塔的吗?”


       “啊!那是白泽长官啊!”栅栏上挂着的人群中有参加过集训和那晚见过白泽的人,这身醒目的白色衣装,不是白泽长官是谁?


       “啊!!!他怎么会来D塔!你们说……会不会是为桃源乡的向导们物色另一半的?”


       鬼灯在场内听着他们的话不禁觉得汗颜,你们,真的想多了。白泽能感受到他们变换着的情绪,却听不到他们在窃窃私语什么,保持着擒拿的姿势凑到鬼灯耳边,“他们在说什么?”从眉间落下的汗滴刚刚好砸在鬼灯耳边。


       “说你很厉害,要不要休息会?”鬼灯偏过脸,白泽脸上的汗珠滴滴可见。


       “你肯定放水了。”白泽使劲将鬼灯的胳膊往前一抵,听出这略带不满的语气,鬼灯收了笑容,快速转身,胳膊发出‘咔’的声音,抓着白泽伸出的胳膊一拧,瞬间角色互换,“我可没有放水。”


       白泽哑然失笑,“那我这还算不错?”


       鬼灯点点头,又想起白泽背对着自己看不到,“嗯。”又加上一个字。“你的向导能力没用,不然结果就两说了。”


       “就是说嘛。鬼灯长官怎么可能被打败,虽然……确实想看一次啊……”这位学生,你的想法很危险啊。


       看到铁网的缝隙间露出一个又一个的身影,白泽忍不住出声“恶鬼,你该放开我了吧。”鬼灯闻言松开了双手,白泽立刻退闪到一边,平复了一下呼吸。


       “再来”跳起身抬腿朝鬼灯肩胛扫去,鬼灯脑袋还在想是挡是躲,身体已经做出了后仰闪躲的动作,白泽一击不成,赶紧收手向鬼灯的下盘攻去,鬼灯单手撑地抬腿屈膝又躲过一招,白泽想趁他暂未起身加紧攻势,谁知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冲出来将鬼灯压在地上……


       “……”人群中静谧了几秒,“那是……白泽长官的精神体吗?”


       “不是……吧,看着……倒像是鬼灯长官的白虎。”


       “蛤!?”什么情况?一群人面面相觑。
鬼灯被白虎压住了身子,仰面倒在地上,白泽一愣,下踢的脚停在鬼灯腹部五公分处,白虎一脸乖巧的样子回头看着白泽,“你看我把他压住了,你赶紧下手吧……”


       白泽看这情况,也是一脸的哭笑不得,八成是麒麟怂恿的……还好自己将它挡的严严实实的,这副样子若被别人看了去,‘偶像包袱’可不是说拾就能拾回来的。收回脚将鬼灯从地上拉起来,白虎蹭的躲在白泽身后,偷偷露出脑袋看着鬼灯。“你这家伙,现在怕了?”鬼灯都两天没见到这家伙了,现在真把白泽精神图景当家了。


       “鬼……鬼灯长官的精神体叛变啦!?”
白泽深吸一口气,看着鬼灯湿透了的后背沾满灰尘,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全都贴在身上,心跳呼吸都加快了许多,反观鬼灯除了面色红润了一些心跳呼吸都没自己严重,果真有差距啊……


       “回去洗洗吧。”看到白泽通红的脸,鬼灯想伸手擦擦他额角的汗,想想还是算了吧。白泽点点头,调侃道“看来大家对和你切磋的人很感兴趣。”


       两人并肩出去的时候,围观的人早已消失的不见踪影。看完戏还不跑等着挨罚啊……只是这鬼灯大人的精神体……怕不是要被讨论很久了。


       这入秋的天气太阳一下山就莫名的有些凉,“你赶紧进去洗洗吧。”鬼灯脱掉外套,光着上身翻找着干净的衣服,“呃”白泽看着他背上的抓痕,脸颊一热。低头钻进了洗手间,鬼灯瞅了一眼玻璃后的光影绰绰,嘴角一咧,推开门也钻了进去。


       “呀!恶鬼,你干嘛?”白泽一惊,满头泡沫闭着眼睛‘盯’着不速之客。


       “洗澡啊。”鬼灯一脸理所当然,拿着花洒对准白泽的头。白泽洗净睁开双眼想推人出去,却在见到鬼灯已经‘一丝不挂’时伸出的手又堪堪停住。


       洗完白泽一溜烟钻进了被窝,好久没有这样训练过了,虽然骨头酸疼,但今夜能睡个舒服的觉了。鬼灯出来白泽连被子都没盖就已经睡着了,一边感叹他是怎么活这么大的,一边小心的替人盖上被子顺便也钻了进去,白泽畏寒,鬼灯身子倒是挺热,睡着睡着就滚进鬼灯怀里,一夜至天明。


       从港口出发的货船实际上也算是两用的游轮,总共三层,货仓里面是撒斯姆要的东西,第一层是餐厅和娱乐场所,第二层是住宿,最上面一层是控制室。


       舟车劳顿两人在货船出港口前便等在航线上,远远见着货轮靠近,白泽控制着自己的小船缓缓靠近船身,和货轮保持着相同的速度,白天不好动手,午夜鬼灯将绳索固定在栏杆上,两人顺着绳子爬上去,听到有人来,两人抓着绳索晃在空中。


       “我早晨就想问你了,你那包里装的是什么?”旅行包装的满满的,现在又不带在身上。


       “不一定用得上……两侧一边一个巡逻正向我们走过来,暂时还没有察觉到异常,这个位置游客比较少,等守卫走了,咱们就上去。”这块区域只有两个人看守,未免有点太安逸了吧,白泽抬头看着上面闪烁的灯光,朝着鬼灯一挑嘴角,“等着我去拿礼服参加酒会怎么样?”


       鬼灯一愣,不是说好混进保镖里的吗?这又是闹得哪出?所以说……包里装的是礼服!?


       “上次听你说潜入撒斯姆房间那次,不是有个奇怪的第三者吗?我们上去,没准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白泽借着船身的力蹬脚像只猴子一样窜了上去,鬼灯摇摇头,后退两步看了看周遭的情况,也跟着白泽上了甲板。


       “你呆在这里,我去拿衣服……”鬼灯站在船尾,看白泽闪身就不见了踪影,这个位置背风,出来的游客多半在船头吹海风,极少会到这里来。


       “不好意思。”鬼灯正四处观察着,一位喝的醉醺醺的向导突然撞上他的肩,又急急忙忙的退开道歉,鬼灯皱了皱眉,后退一步拉开了距离,“没关系。”不远处几个人正向这边过来,大概跟面前的这个人有关,为了不引起注意鬼灯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


       “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白泽抱着两身衣服回来的时候,甲板上空无一人,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的时候才意识到某个事实……“喂!你跑哪里去了!?”


       鬼灯躲在通往二楼的楼梯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门口闸机那里竟然设置有专门的检测系统,看那上面时不时闪着的绿光,这些人身上应该有什么已经得到认证的物品。想不通正想回去找白泽,脑中突然响起白泽略带生气的声音。


       “在楼梯下,你过来还是我过去?”倒是没想到白泽这么快回来。


       “我过去。”白泽右边响起人交谈的声音,还是先走为上。“有什么发现吗?”


       “估计我们有衣服也没办法进去,门口的机器好像会自动筛选识别,刚刚有人进去的时候亮了红灯被请了出来。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鬼灯眼看那人被拖了出来禁止进入,急切在身上找着些什么。


       只是简单的货游轮,不至于严密成这个样子吧。


       “大厅外有低于S的向导或者哨兵吗?”鬼灯视线定在刚刚那个撞了自己的人身上,正被人扶着醒酒,两人都只是B级。“有,但是距离较远。”


       “小事情。”白泽突然出现在鬼灯旁边,顺便拍了下他的肩膀,“只要是低级别的就算在里面我也能让他出来……”鬼灯接过白泽手中的衣服,白泽拍拍手露出狡黠的笑,鬼灯露出头就看到刚刚还趴在栏杆上的人,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过来。


       “……”一动不动跟着自己躲在黑暗里,白泽蹲在旁边看鬼灯检查两人的随身物品,“有什么收获吗?”


       鬼灯取下两人的袖扣,扔了一对儿给白泽,然后将人搬到小船上绑了起来,“里面装的有讯号接收器。”


       “啧,真麻烦。”白泽已经换上了寸衫,卷起袖口将袖口安了上去。又拿出手机拍了两人的照片,“发给茄子,让他调查一下他俩的身份。”


       “你带来的衣服还挺合身。”鬼灯看着自己一身黑色的西装,剪裁刚刚合适。


       “咱俩衣服是一样的。”白泽一脸的你当我傻的表情,难得白泽穿的也是一身黑,“这副打扮加上墨镜十足的保镖样子,都不用假装。”白泽愤愤的吐槽着,他是真的不喜欢这种太过修身的衣服,太受束缚。


       鬼灯倒还好,平常出任务的原因,所以穿正装的机会也多。看白泽别扭的样子只想幸灾乐祸。


       “嗡嗡~”白泽的手机在口袋里发出亮光,“不愧是茄子,速度真快。”发过来的两人的信息清清楚楚,醉酒的是来自C塔的药品公司老板,另一位是他的秘书,鬼灯看白泽若有所思的表情,偏头凑过来看了一眼,“这样子倒像是在密谋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如果只是简单的商务往来,这检查也太不合常理了,“嘛,不过这都是灰色地带了……只要不闹出事,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鬼灯执行任务时遇到过很多次类似的事件,已经见怪不怪了。


       还可以这样!?白泽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


       “很多走私就是在这种场合进行谈判的,我们走吧。”鬼灯握住白泽的手,起身准备走又被白泽一把拉了回来。


       “你就这样进去!虽然有墨镜,但你的脸还是很有辨识度的好吗!?”白泽一脸白痴的看着鬼灯,这家伙以前的工作难道都是那种别人来不及认出他就被干掉的吗?


       “?”事实上,鬼灯真的没有这种伪装潜入的经历。


       白泽心里默默吐槽,踮起脚伸手用红绳将鬼灯的头发绑起来,又拿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胡须粘在鬼灯的脸上,鬼灯就站在那里配合的随着白泽的动作转来转去。


       白泽倒是没用什么道具,只拿出红色的颜料在右脸画出巨大的伤疤痕迹,好好的一张脸让他自己毁了。“走吧。”白泽和鬼灯现如今的身份是D塔半导体公司的老板和保镖。


       “我来做保镖。”进门时,白泽通过连接通知鬼灯,随即后退半步跟在鬼灯身后,绿色指示灯亮了起来,“欢迎光临……”侍者弯腰请两人进去。


       经过端着盘子的侍者时,鬼灯随手端了一杯红酒,悠哉的找个柱子靠着,这加上随从好歹也超过五十人的会场,寻找有用的信息真的不太容易。


       “这位先生面生?不知是哪的朋友?”鬼灯正背对着众人盯着白泽的脸,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副样子……


       “……”鬼灯转过身来,面前站了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光头,视线却一直盯着身后的白泽,鬼灯往旁边小挪了一步挡住白泽,“在下索骨,只是D塔一介无名之辈,阁下不认识在下也是自然。”


       那人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递过来一张名片,“M塔?卡玛先生您好……”鬼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切西亚遭遇这种事,M塔现在由谁掌权?身后的白泽也是同样的疑问,这件事怎么疏忽了……


       “您好,来这里的人都是想和那位昔拉先生合作,喏,那边那个黄色头发的人,不知二位的目的是什么呢?”光头往中心抬了抬胳膊,鬼灯顺着方向看过去,他说的那个人正和另外一位先生侧着身子聊着些什么。


       鬼灯朝他敬了杯酒没有言语,集中精力想从嘈杂的会场努力听到两人在说什么,可是只能听到窃窃私语的声音,白泽在身后笑了笑,“虽然我们不缺钱,但这批军火也不能白送给你不是?运输也是我们出人……这其中的费用可不全得你们负责……”


       “成,昔拉先生,一切都听您的……”清晰的交谈传入耳中,鬼灯心下了然是白泽加强了自己的五感,但是……“昔拉!?不是S塔首席哨兵吗?怎么变成军火商了?可是这脸……”


       “嗯。”看来每次S塔交易的时候都会选择水路是有原因的,在他的地界寻找机会再促成私下合作,这简直就是大型军火武器走私现场。


       “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呢……”相对于鬼灯来说,白泽对此事的好奇心更甚,堂堂S塔首席哨兵竟然换脸牵扯到了走私,不知道亚伯罕是否知道?八座官方哨塔各有所长,其中S塔就专以先进的武器装备著称,剩下的哨塔包括桃源乡在内,所有的配备都是经过圣塔的审核和S塔进行交易的,只不过没想到,他们签订的私下合约也挺多。


       “接下来怎么办?”知道这件事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并不会造成影响。身边的卡玛早已经端着酒杯和那位昔拉搭上了话,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也是向S塔购买武器。


       “这段日子M塔动荡不安,必须得密切注意它。”不知道为什么,白泽在看到卡玛时有种不安的感觉,希望只是错觉。“我们先上去吧。”
二楼靠近船尾的位置都是护卫的房间,大概是因为这个时间大家都在楼下的原因,来来回回只有两人进行巡逻,鬼灯和白泽两人打开这身衣服本来主人的房间,侧身躲在门后,听到脚步声近了,鬼灯快速扼住两人的脖颈,两人来不及出声就被击昏拖到了房间里,白泽摇摇头,“啧,太不温柔了。”


       却没停下解衣服的手,鬼灯不置可否,“你来会比较好。”


       换好衣服后白泽还不忘将两个倒霉的家伙绑起来,口中塞着毛巾防止万一两人醒过来徒增变故。鬼灯看着白泽熟络的动作忍不住调侃,“你经常做这个?”


       “怎么会!?”白泽瞪大眼睛看着鬼灯,“我可是文明人。”


       “嘁……”鬼灯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揭掉胡子端着装备让白泽在脸上画上迷彩条纹装出一副巡逻的的样子,白泽随便洗了把脸,换成绿色的颜料将帽子整理好不满的跟了上去。


       “你嘁是什么意思,你这恶鬼!”


       “字面意思……”


       真是,有的房间有人,白泽又不能做出过分的动作,突然闻到一楼飘来的食物的味道,白泽坏心的笑了笑,下一秒,鬼灯止住了步子,面部扭曲着,仅仅一瞬就恢复了正常,白泽只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时候吃过的辣椒的感觉,‘顺便’传到鬼灯的脑中,那铺天盖地的红……虽然只是一瞬间就被白泽恢复了正常,但那一瞬间,鬼灯真的有种生不如此的感觉。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么恐怖的食物!


       “你……”鬼灯侧过脸看着白泽带着笑意,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心想罢了……也忍不住弯了嘴角。


       白泽老脸一红,咳咳两声正了正脸色,‘什么嘛……被这样对待还能笑得出来,麒麟,离白虎远一点,小心被传染。’


       麒麟抬起眼皮瞥了一眼白泽,那眼神明显是说‘你都和那家伙的主人结合了,竟然还能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啧啧啧……’白虎扭过头朝着白泽笑,一脸你无可奈何我的样子。


       白泽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失策了,终身大事怎么就如此草率’的想法,鬼灯虽然面无表情但心情不错的样子。十一点聚会结束倒是将巡逻全部撤了下来,白泽鬼灯虽然疑惑但也乐的好好休息一番。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