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六)

     可是依现在看来,桃源乡并无意参与,那么对于这么一个对格局影响举足轻重的存在,一旦得不到,还不如毁掉!


     短短十年的和平,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白泽翻看着小狐狸送来的信件,恨不得咬碎一口牙。
小狐狸是和茄子同期毕业的向导,结束后在S塔任职,明里是S塔的向导指导兼医生,暗地里却是情报收集者。


     “近期S塔领袖亚伯罕和W塔领袖撒旦多次进行秘密接触,不知道具体签署了什么文件,撒旦离开后,亚伯罕计划于会议结束后对‘桃源乡’领袖进行会面,现已加强了对‘桃源乡’的监视。”


     信里的内容加上别西卜的种种试探,看来这一系列的事情跟W塔脱不了关系。战争的火苗已经出现,现在能做的就是寻找能彻底熄灭它的水。


     “鬼灯,据可靠消息,已经确定缴获的向导素是N塔秘密研发的,但是研发地点暂未可知,一切矛头指向撒旦,情报显示N塔领袖撒斯姆晚宴期间会和撒旦接头传交相关事宜,到时必须窃取他们文件的信息,弄清楚研究室的位置和规模,不能让我们处于被动的境地。”出发前两天,阎魔终于收到了线人的信件,为了不引起他们的察觉,只能交由鬼灯去办。


     “白泽大人,亚伯罕从撒斯姆那里订购了大批向导素,晚宴期间他们二人会抽时间避开众人签订合作协议。并且亚伯罕承诺会向N塔运输武器。另外……撒斯姆会额外带一名叫普利的普通人过来,到时会秘密安排在隔壁房间带着研究文件一起随撒旦离开。”信件的落款是只小狐狸的简笔画。


     “普利是什么人?”石藤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趟这趟浑水的人还不少。


     “应该是N塔向导素的研发者。”白泽对这个人有印象,自己五年前曾去过大学做向导素的专题讲座,这个学生对此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也有很高的天赋,当时白泽说他毕业之后可以去桃源乡工作,他也接受了,但是后来便失去了联系。


     看来C塔缴获走私船的事情使得各塔加强了对港口货物的排查,需要这批货人等不了,想要自己下手了。


     “那这么说,撒斯姆并没有得到生产方法?”


     “应该是,如果得到了,普利不会活到现在,也不会将他交给撒旦。”


     “如果撒斯姆是想要将他交给撒旦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撒旦的势力范围太广,如果随便找个地方继续研发,我们就很难发现基地的位置。”


     “所以要找机会找到此人,看看有没有办法……”葳蕤顿了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白泽知道,葳蕤想说的是灭口,但是,记忆中的他算是个不可多得人才,品质也不错,不像是会助纣为虐的人。


     “这个任务交给我吧……看有没有机会劝说他加入桃源乡。”


     “小泽……人心太复杂,你又何必……”石藤摆摆手打断了葳蕤的话,目光灼灼的盯着白泽,“交给你也没关系,但是你要分清孰轻孰重,万一……”


     “我知道,请放心,如果真的有万一,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白泽也不知道自己下不下的去手,但是,一旦撒旦得到了新型向导素的研制方法。三十年前的那场惨剧会再一次上演……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泽站在五楼的走廊边,趴在护栏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向导们,心里五味杂陈,暗暗握紧了拳头,绝对,不要再让那种事情发生。


     大家陆陆续续于前一日到达圣塔安排的酒店,这么多举足轻重的人汇聚一堂还是在当初建塔的时候,鬼灯跟在阎魔身后,严肃的氛围将空气都带的紧张起来。


     “嗯?”阎魔突然站定身子,扭脸看向大厅门口的位置。


     “都跟你说了,小泽把咱俩的东西分开装的,你怎么又放在同一个箱子了!”门口一位长发及腰的女性压低声音不满的掐着身边男子的腰。


     “呀呀,你小声点,这里都是哨兵,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东西又不多,两个箱子不麻烦吗?”石藤面部扭曲着,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握着那只拧自己的手。


     “早知道就应该带着小泽~比你可靠多了。”


     “是是是!老婆大人说得对。”石藤点头哈腰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心里却在想着,还好白泽不在,不然自己这张老脸往哪放。


     “那不是‘桃源乡’的领袖吗?他们……怎么也来了。”阎魔好奇的看着这两人,真的是无心偷听他们的讲话,但是经这么一闹,自己紧绷的神经倒是缓和了不少。


     阎魔想了想,还是朝着两人走去,伸出手,“初次见面,你们好,我是D塔阎魔。久仰二位大名。”


     “啊……你好,在下石藤,这位是内人葳蕤。”石藤松开手中的箱子,握了上去。葳蕤温柔的笑笑朝阎魔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位是鬼灯君吗?”葳蕤看到阎魔身后的鬼灯,突然眼睛闪出兴奋的光,撇下丈夫和阎魔,闪到鬼灯面前,拉着鬼灯的手,“啊,年少有为,还生的一表人才,仔细看起来跟我家小泽长的还真像。”


     石藤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脑中突然传来一句话,“你接触看看人怎么样,小泽配不配的上人家?”


     石藤嘴角抽了抽,松开阎魔的手,一把将葳蕤拽了回来。“诶诶诶……”


     “鬼灯君,真是冒犯了……”


     “没有关系,前辈。”鬼灯礼貌的弯了弯腰,“您说的小泽是白泽长官吗?”


     “呀~鬼灯君认识我们小泽吗~”葳蕤一听这话,又唰的冲过去,“我们小泽就是有点不着调,人还是很好的……呀!你掐我干嘛!”葳蕤扭头不满的吼了一声石藤,自己的白狐休息的好好的,被石藤的花豹一口咬在了脖颈处。


     鬼灯心想,原来白猪还有这样的昵称呢。


     “哈哈……鬼灯君不要在意,阎魔领袖,我们明天再见,我们先走了。”石藤打着哈哈将葳蕤拉走,赶紧上了电梯,扶额叹息,“你是想给小泽说媒呀……”


     “不然呢……”葳蕤偏着头摊开手,“这就是我理想的女……婿……”突然觉得自己的措辞不对,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如何改口,只得就着说下去。


     “那也得看小泽的意思啊,你操什么心,对了,小泽什么时候到啊?”


     “明天会议之前吧,他还是放不下,想回去看看。”葳蕤悠悠叹口气,这阴影,笼罩了白泽十多年,不管怎么样,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能让这孩子再经历一次。


     “他们看来没有带上向导。”鬼灯看着电梯停在8楼然后开始下降,按了向上的按钮。


     “考虑到我们这一群哨兵在吧,竟然在同一楼层,私下里还得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他们的阵营。”


     “话说,葳蕤向导还蛮有意思的……像是在给鬼灯君说媒呢,诶呀,明天去拜访的时候还得请她多多费费心,哈哈。”如果不是两个哨兵,阎魔一度以为葳蕤想要将白泽和鬼灯牵到一起去。


     “咔咔……”电梯里,鬼灯伸手将阎魔提起来,老胳膊老腿儿的阎魔脊柱发出闷涩的声音。“您有时间还是多加锻炼一下,这种事还是不要操心了。”“叮~”电梯门打开,鬼灯空着手去找房间,留下阎魔一手捂腰一边拉着巨大的行李箱。


     “鬼灯君真是一点都不尊老爱幼……唉。”


     鬼灯一早起床就发现自己的精神体处于一种异常亢奋的状态,想着可能是因为处在一群高级哨兵中间激发了它的血性,也没多想,叫醒仍在呼噜震天响的阎魔,收拾收拾准备去一楼会议室。


     关门的时候听到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不自觉的扭头一看,就看到葳蕤半个身子藏在门后,一把将石藤从门内推了出去。“我才不要参加这么无聊的会议。”


     “可是上面说了要再带一个人的啊!”石藤双手抵着门不让葳蕤关上,趁她不注意抓住了扣在门沿的手,门突然打开,葳蕤整个人踉跄着被拽出来。


     “啊……鬼灯君早啊。阎魔领袖早。”葳蕤打招呼前朝着房内不满的瞪了一眼。


     那一瞬间,鬼灯突然觉得葳蕤也是被什么人推出来的。


     “前辈早。”


     “两位领袖早,两位的感情真好,不介意的话,还请为我们鬼灯君也牵线搭桥……啊!疼!疼!疼!”阎魔领袖啊……活着不好吗?一句话还没说完,头顶突然砸下一只不知从哪来的狼牙棒,阎魔生无可恋的靠着墙,强撑着站立着。


     “!!!”石藤葳蕤愣愣的看着扔下阎魔不管的鬼灯身影消失在拐角,才伸出手扶着阎魔往电梯走。


     “现在的孩子,一个个儿的太不把长辈放在眼里了!”边说边回头看了一眼房间,白泽在门缝间露出狭促的笑容朝着她挥挥手。


     会议的中心就是针对C塔发现的走私向导素事件征求大家的看法。明明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却不能拿到台面上公之于众。圣塔领袖的内心也是很憋屈的。


     “大家对此事有什么想说的?”


     石藤眯着眼睛环视一圈的人,自他和葳蕤踏进会议室,这平静的表象之下已经变得风起云涌了。对‘桃源乡’最终选择的阵营的好奇,使得他们已经丧失了身为高级哨兵最引以为傲的镇静。


     “这趟浑水你想清楚了?”葳蕤朝着石藤一挑眉,石藤笑笑,双手合起握住撑着下巴,“没办法了,都已经坐在这里了。”


     “撒斯姆领袖,针对向导素是从你处出来的,可有什么解释?”


     撒斯姆双手一摊耸耸肩,“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我们哨塔的向导素都是从‘桃源乡’购买的……再说只是船是我们的,那批向导素究竟是从哪里上船的也还不知道吧?”


     哼,鬼灯内心冷笑,谁不知道每个哨塔的军事塔防,有人随随便便在你的地界建立这么明显的研究所或是基地,你会不知道才奇了怪了。


     葳蕤不经意的瞟了撒旦一眼,他低着头嘴角勾着笑,看来没打算发言。


     “那还希望各位仔细调查一下,走私船所有的停靠码头,这件事关系到各地区的和平,还请大家费心了。”


     会议只是个幌子,没有证据说来说去也都是些场面话,哨塔真正的目的只是想震慑那些心怀鬼胎的人。


     “石藤……”会议结束大家陆陆续续离开,只有白发苍苍的老人青丘领袖还坐在原处,鬼灯随手关门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那孩子……”


     “长成了极好极好的孩子。”


     葳蕤坐在老人对面,“看到您身子这么硬朗,那孩子也会很放心的。”


     “白泽君,抱歉,单独给你叫出来。”会议进行的时候,圣塔的首席哨兵将白泽带到自己的房间,白泽随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打开了桌上的保险箱。


     “你看一下这个向导素的纯度。”白泽接过他手中鲜红的玻璃管,眉头一皱,“百分百的纯度。”


     “怎么做到的?”据他所知,桃源乡生产的向导素纯度也仅仅在百分之九十左右。


     白泽打开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冷笑道:“浓浓的血腥味。桃源乡的向导素都是通过生物合成的,我若没猜错的话,这些应该是直接从向导体内提取出来的。”


     “……”圣塔塔主也猜过,但是不敢相信有人为达目的竟然采取如此残忍的方式,这已经触及了塔间禁令。


     白泽从房间出来后,全身的血液发凉,这批向导素足够一个哨塔所有的高级哨兵用一辈子而不会产生副作用,关键是,这么多的向导素……有多少向导遭到了迫害。


     “你这么兴奋做什么!”鬼灯不满的抓着白虎的脖颈,白虎化成普通小狗的体型,在主人的魔爪下蹬着小腿嗷嗷的叫着。


     夜色渐近,二楼大厅亮起各色灯光,各种点心酒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整个会场。大家都穿着礼服从楼梯过来,接待的人一个个引到厅内。


     鬼灯从窗户外可以看到从二楼发出的灯光和晃动的影子,算了算时间,想必酒会已经开始了。一恍神的功夫,隔壁房间闪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往西边的安全通道奔去。鬼灯轻轻打开房门,往东边的步梯走过去。


     普利的房间在十一楼从西到东第二间,左边最西边是切西亚,撒斯姆在另一边,现在不确定的就是切西亚到底是敌是友,不过,总要‘乐观点’不是……白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麒麟也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葳蕤已经跟白泽说好了,晚宴开始后半小时也就是九点整,她去关掉八楼以上的电闸,石藤负责在有人意识到后将大家的注意力引到八楼,混乱加上赶往八楼的时间加在一起也只能为白泽争取5分钟的时间。


     楼梯间倒是没有什么障碍,白泽鬼灯冲上去只用了半分钟。白泽长呼一口气,躲在门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看了一眼手腕的表,离九点还剩下二十秒。


     鬼灯站在东边门口,白虎盯着空荡荡的走廊,眼里发出凌厉的光,鬼灯叹口气,撒旦大概是将精神体留在了房间……


     “领袖,有人上来了……”


     “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葳蕤在大厅里急的不行,个个领袖不停的过来请她替自己家哨兵物色向导,真当自己是红娘啊!眼看着九点就要到了,还是没有办法脱身。


     白泽愣愣的看着表跨过九点的刻度,莫不是出了意外?正想着,黑暗袭来,晚了十秒。白泽打开门,找到普利的房间弯腰研究怎么打开锁。


     鬼灯在那厢已经做好了等会突出重围的准备,突然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传来细小的声音,“别动,跟着我走。”


     鬼灯绷紧了肌肉,生生抑制住自己反手一拳的冲动,被毛茸茸的动物公主抱在怀里,“精神体留在这里。”黑暗中又传来一句话。


     不管这人是谁,但最起码就现在看来不是敌人,鬼灯放弃了抗争,安抚的拍了拍白虎的头,“前面没有障碍了,你自己走吧,但是等会他们就会发现,所以你得抓紧时间了。”


     话音刚落,身边的精神体就消失了,鬼灯开放了自己五感的屏障,确定人已经离开了,疑惑又渐渐漫上心头。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鬼灯摇摇头放轻步子朝着西边走去。


     寂静的空气中,越来越清楚心跳声和呼吸声传入耳中,前方房前弯着腰的黑色影子也渐渐显影,鬼灯小心翼翼的接近,确定这个人不是刚刚那个人,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身后,抬起掌刀向他的脖颈处劈去。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