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四)

     “?”鬼灯转过身看着白泽的动作,不自觉向前走了一步将阳光阻隔在身后,“你想怎么谢你?”

     明明是无理取闹提出的要求,鬼灯仍纵容的接受了。面对眼前这个人,鬼灯讨厌自己的本能。

     “明天……如果我赢了的话,让茄子切断你和白虎的意识连接,把你的精神体借我一小时吧……”

     这个要求哪是无理取闹!简直称的上过分。
精神体的存在和主人是休戚相关的。切断意识链连接,鬼灯不会知道在此期间它经历了什么,虽然之后鬼灯可以询问它发生了什么,但是选择告知或者隐瞒也是全凭它自己。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鬼灯看着阴影下的白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仔细想想,昨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总共交流十句左右……应该算不上熟识……

     “可以。”气氛只沉寂了两秒,传来鬼灯清冷的声音,白泽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为什么?白泽完全没有报任何希望。

     “虽然切断了连接,我也相信我的精神体……”鬼灯露出不宜察觉的微笑,突然……很想拍拍眼前人的头,傻掉的样子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

     白泽只来得及看着鬼灯潇洒离开的背影,“什么嘛……”脸颊的热度突然升高,白泽感受着又睡着的麒麟,喃喃道,“怎么办,被全心全意的信任了啊……”

     别西卜队长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随后出来的鬼灯队长仍旧是往常的样子看不出情绪的变化,最后出来的白泽队长脸上浮现怪异的粉色,心情……好的太明显……

     “还有十分钟,结束之后进室内,四十个定向靶,按顺序排好队,不许乱。”别西卜瞄了一眼身后的两个人,一股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

     讲解指导全权交给了别西卜,鬼灯负责在一旁看着纠正不正规的姿势。白泽看着没自己什么事,偷偷溜去了茄子那里。

     给茄子交代了刚刚和鬼灯达成的协议,惹来茄子的惊呼,“欸!?切断意识链接,不就是让鬼灯队长陷入神游吗?他同意了吗!?”

     “白泽大人你别是和鬼灯队长进行了什么奇怪的交易吧?”

     白泽对着茄子翻了个白眼,抬手就是一巴掌,“跟恶鬼能有什么交易啊,明晚就拜托你了。”

     向导们刚刚在密闭的空间里集中精神训练自己的控制力,比哨兵早了两小时,现在已经结束了。

     “走吧,我们去整理‘内务’”白泽招呼着那八名向导,让其他人先行解散休息,茄子回宿舍洗漱顺便拿食材。

     “白泽队长为什么要跟着来呢?本来是没有安排的吧。”说话的是个身体比较弱的向导叫竹沥,觉醒前一直有严重的全身系统性疾病。

     进去桃源乡才知道白泽的副业是医生,身体经过中药调理已经好很多了,但还是和身边的人差了一截。

     “竹沥感觉训练强度还行吗?会不会很累?”白泽接过竹沥手中的器械,发现小小人的衣服被汗水浸湿,留下大片黄色的污渍。

     “没有关系……白泽队长”竹沥笑嘻嘻的站在白泽旁边,帮着使一份力,上午倒数第一的阴霾多亏白泽已经消散了,白泽感叹,就是喜欢这些孩子的笑容啊……

     “是担心我们吗?”

     “……”白泽身子一顿,很好的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部分吧,哨兵和向导的关系你怎么看?”

     “?”竹沥属于那种不知道白泽的过去的那类人,所以也没什么好顾及的,“感觉……”咬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他们……只将我们当做附属品而已……”

     对了,就是这样,越来越觉得仅仅保护他们是不够的,桃源乡不允许向导离开,就算和哨兵结合也必须在册。

     其实最开始不是这样的,曾经有五名向导‘毕业’之后不受限制,后来与哨兵结合,接受不了自己没有人权的生活和结合的哨兵鱼死网破酿生了悲剧,自那以后,桃源乡就针对向导制作了一系列的规定。

     “白泽队长……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呢?”白泽身为桃源乡现有的领袖,大部分新向导都对他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不明白也不理解为何会选择哨兵成为领袖。

     “我们都是一样的。”白泽看着身边的这群开始对未来充满迷茫的孩子,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放心,不是所有哨兵都是这么想的。”不知为何,白泽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前浮现的是那张恶鬼的脸。为什么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呢……白泽看着远方,大漠的夕阳让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温柔起来。

     “什么情况!!”解散的哨兵刚进食堂门口便捂着鼻子被呛出门去,不小心冲的太快的直接出现了心跳加速,汗腺分泌旺盛的症状。

     白泽一脸无辜的站在门口对着鬼灯耸肩,“晚饭是火锅,你们不吃吗?”不吃不吃不吃啊!哨兵一个个委屈的盯着白泽,不敢靠近他身后的食堂。呜呜……白泽大人是恶魔吧。

     “算了,不逗你们了,二楼是你们的晚饭,去吧。”白泽看着这群孩子,眼里的笑又深了几分,没准一个月前他们都还是普通人,一起上着中学,命运给予了他们不同的道路,却没有赠予他们正确的人生观。

     估计以后……也不会让他们向导负责饮食了吧……

     吃饱喝足,白泽满意的去冲凉,一天的相处,再怎么愚笨也能感觉到W塔的不对劲,现在看来,他们对自己的好奇甚于向导啊……

     “嗯~”白泽听着敲门声,皱着眉头翻身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只留下鼻孔呼吸。

     鬼灯一脸黑线的站在门口,这家伙,难道还想迟到吗?没人开门,鬼灯只能另想法子。

     白泽迷迷糊糊间感觉脸上传来粘腻的感觉,一下一下极其有规律,像被鬼压床了一般,强迫自己眼睛睁开一条缝,白虎坐在自己的被子上不停的舔着自己的脸。

     “!”白泽一惊,从床上掉下来,门口传来鬼灯的声音“赶紧收拾,别迟到!”

     白泽一脸懵逼还在回神,不知道门口的鬼灯的耳尖浮现诡异的粉色,“让你拍他脸上就好了,舔他脸做什么,他可是个哨兵,又不是向导!”
鬼灯无语的盯着白虎一副偷腥的猫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白泽脸颊的触感通过白虎的接触无比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

     啊!真是!鬼灯捋了一把白虎的毛,听到房里传来水声,赶紧闪人。

     常规训练还和昨天一样,不同的就是早饭结束后大家都整齐列队等着白泽的到来。

     茄子听说这事,带着向导在另一边站好,中间留出十米的场地,玛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白泽都怀疑他是不是结束负重跑之后就在那里了。

     “坐着吧。”白泽朝着这群按耐不住的孩子说道。哗哗啦啦的声音传来,两边人盘起腿坐在地上。

     白泽站到玛门面前,准备先握手表示一下友好,谁知还没站定,玛门左脚向前一步,右拳上勾着朝着白泽的下颌袭来,白泽一愣,赶紧身子向后一仰,拳风擦着脸而过。

     啧,真是不留情面。白泽左手抓住对方来不及收回的手腕,右手向上托着玛门的肘部,轻轻向后一推,玛门便卸了力道向后踉跄了两步。

     玛门面色不悦的看着白泽,一击不成便抬起右腿侧踢向白泽的胸肋部,真是招招奔着人身体的弱点。白泽向左微微侧身曲起左臂挡下玛门的进攻,右手抱住袭向自己的腿,右腿上前抵住玛门的左腿脚后跟,身体大幅度向左一转,右肩发力,卡住玛门的膝关节让他无法动弹,右脚顺势往后绊扫,玛门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还来吗?”白泽冷冷道,整个过程不到五秒时间。“再来!”玛门咬咬牙,恨恨的站起身来。白泽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次,玛门规规矩矩的像白泽弯腰示敬,却在白泽还没抬头的瞬间,猛地握紧右手再次向白泽下颌袭去。

     MMP!白泽绷紧了神经瞬间起身,但左脸颊还是被蹭到传来火辣辣的疼。

     “白泽队长……”人群中传来几声低呼……茄子眯起眼看着两人,鬼灯身子一动,晃了一下又站在原地。

     我呸!白泽眼神一暗,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腕,抬起右腿拦下对方的横踢,双手反扭到身后,“等我准备好不行吗?”抬腿往玛门膝窝猛地一踹,再次将他按在地上!

     玛门看着制服着自己的白泽,想起别西卜队长的话,咧嘴一笑,精神体袋鼠出现在白泽背后,抬起拳头砸向白泽的后颈。

     白泽不以为意的朝着他摇摇头,俯下身在玛门耳边低声说着“怎么就是不学好……”

     话音刚落,精神体维持着挥拳的姿势仰倒在地上,玛门也瘫软下来,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
白泽松开了自己的手,“我的精神体颜值太低,没我好看,你们就不要太过好奇了……”话里有话,只说给某些人听。

     麒麟听着白泽的话,不乐意了,跑到瀑布前看着自己的倒影好一会,急急朝着白泽跑过来,想要冲破图景证明自己颜值在线、明明英姿飒爽!

     鬼灯和别西卜同时看了一眼茄子,一人欢喜一人愁……鬼灯喜着茄子出手及时,别西卜愁的是A级向导护着白泽,超S哨兵鬼灯也护着白泽——撒旦领袖的任务完成之日遥遥无期……

     入夜,白泽开着灯,紧张的坐在床上,茄子在一边的椅子上坐着拿着棉球给白泽擦着脸,不停的动来动去,“我今天应该让他神游去的!”茄子恨恨的不满道。从来没有见过白泽大人受伤的样子。那个家伙!

     “咚咚咚……”传来敲门的声音,白泽惊的跳起站在床上,示意茄子去开门。
    

     茄子没法,打开门看到鬼灯已经洗漱好湿着头发站在门口。

     白泽蹦下来将鬼灯拉进房间,把门反锁上,“把你的精神体叫出来。”

     鬼灯坐到白泽的床脚,白虎突然凭空出现,将白泽扑倒在地上。“你的脸……”鬼灯看着白泽还微微红肿的脸,心里蓦地一疼……在这个地方,他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一样……虽然天天笑着,却与一切都格格不入……

     “好好……别闹。”

     “你别抗拒啊!恶鬼!”茄子小心的跟鬼灯建立精神连接,想要对他进行暗示,可是每次意识都被他的屏障弹开。

     白泽急的不行。

     “白泽大人……可能是因为等级差距太大,适配度的问题……”

     “呀!恶鬼,你放松,屏障打开一点,茄子不会进入你的精神图景的。”

     就在白泽说话的一瞬,鬼灯突然感觉自己的意识不属于自己了,像是进去到了一个广袤的空间,什么都没有,只能感觉到……有风?隐隐有桃花的气味和淡淡的清香……还有一片模糊的粉色……

     白泽将茄子送回房间,又把鬼灯扶到自己床上靠着床头坐好。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打开,跪到鬼灯旁边胡乱的拨弄着鬼灯的头发,果然靠茄子一个人有些……难,虽然自己插了一脚,希望恶鬼不要有所察觉才好……

     一旁的白虎一脸懵逼的看着白泽,某人这才想起来正事。

     “你好……还没自我介绍,我是白泽,切断你们的连接是因为我有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白泽蹲在白虎面前,握着它的前爪,说话间扭头看了一眼鬼灯。

     “我想给你介绍一个朋友,我觉得你会喜欢它的,但是……”“你可能会因此知晓我一直以来守护的秘密,你……可以答应我,不要告诉你的主人吗?就当是我们三个的秘密……”

     白虎歪着头看了一眼鬼灯,又看了一眼眼前神色有些落寞的白泽,缓缓点了点头……

     从白泽身后优雅的走出一只麒麟,白虎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蹭的窜到麒麟身边绕了一圈,从喉间发出兴奋的低吼,麒麟疑惑的看着白泽。

     “它答应我了,不会告诉别人我们的事——包括它的主人。”白泽一直很愧疚,麒麟很少踏出自己的精神图景,也极少出现在战斗里。

     其实可能白泽并没有达到S级哨兵的标准,他的向导能力给予了太逆天的辅助。白泽知道麒麟帮了他很多,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它有兴趣的伙伴,白泽不想它继续孤单下去……

     麒麟走到白泽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一把扑倒白泽,压抑不住自己的开心蹭着白泽的脸。

     一旁的白虎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突然反应过来,想要凑近麒麟却被麒麟一巴掌拍到了脸上,委屈的不行。

     麒麟抬了抬下巴,带着白虎进了白泽的精神图景,两只异兽在树下较量着,闹得不可开交。
白泽坐在树上晃着退,那个睡着的家伙意识现在在哪呢?

     鬼灯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有阳光的地方,四周烟雾弥漫,看不真切周围的事物,鬼灯努力集中自己的精神,有几片桃花悠悠飘过来落在鬼灯张开的手心……

     白泽意识靠着枝丫小憩,身体缩在床尾……两只异兽玩闹没控制自己的情绪,精神图景里充满了酸甜清新的薄荷柠檬的味道……原来是柠檬啊……白泽抿了抿嘴角。

     一个小时过得很快,白泽还是被麒麟叫醒的,揉揉朦胧的眼睛,看到麒麟散发出不一样的活力,不禁觉得欠鬼灯一个大人情。

     白泽带着它俩出来,白虎依依不舍的看着麒麟又转身消失在眼前,不满的拍着床,白泽手指轻轻点在了鬼灯的额头。

     鬼灯睁眼便看到白泽抱着自己的精神体,关键是这两个家伙的互动为什么有一种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呢……

     “回去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从面部表情也知道白泽现在很开心。

     “喂,恶鬼,谢谢你。”白泽站在门口真挚的看着鬼灯,从来没有如此真心过。“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只要你说,我就去。就当我欠你的。”

     鬼灯脚步一顿回过身恰好对上白泽的眼睛……突然,很想吻上去。

     鬼灯被自己突然的想法惊着了,朝着白泽仓促的点点头,揪着白虎的耳朵回了房间。


     空气里传来一句“你的脸,记得冰敷一下,不然明天真的成白猪了。”

     白泽感受到空气里的情绪波动,心脏的一角开始变得柔软,心脏“突突”的叫嚣着。

     “你不要那么开心,你现在可是个‘哨兵!哨兵!’”白泽能感受到麒麟的情绪,异常开心,但是为了维持自己哨兵的身份……暂时不允许自己和任何人结合。

     哨兵不行。向导不行。普通人也不行。


     鬼灯回房后坐在椅子上,努力平复自己的思绪,白虎趴在一旁闭着眼睛,无聊的甩着尾巴。

     鬼灯不知道这期间白虎去做什么了,但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它的心情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我警告你,那家伙是个哨兵。你离他远一点。”

     又不是我把我借出去的,白虎扭过头去不理鬼灯。

     奇了怪了,白虎这种明目张胆的讽刺是从哪里学来的!?

     鬼灯平常不会限制白虎进出自己的精神图景,所以白虎很自由,白泽跟他不同,麒麟跟白虎也不同,如果不是白泽下命令或者白泽生命受到威胁,麒麟不会轻易踏出白泽的精神图景。

     这就导致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时不时的就看到白泽身后跟着一只大型猫科动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白泽的精神动物。

     鬼灯看着天天粘着白泽的白虎,都要奇怪自己的属性了……难道?我其实是个向导?

     鬼灯赶紧摇摇头,扔掉自己不合理的想法,真是,近来被白虎影响的太厉害。

     『唯独没有想到另一个人会是向导。』





●格斗什么的……我真的尽力了。

评论(1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