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三)

      “我没有迟到吧。鬼灯队长。”白泽伸手接过茄子手里统计的负重跑最后十名的名单,果然不出所料,八名向导——比预想的好。


      “这个名单上的人负责今天基地的卫生哦。”白泽摇了摇手上的文件,看向茄子身后有点颓丧的向导。


      白泽悄悄塞给茄子一张纸条,打开一看,茄子乐了,白泽长官简直太护犊子了。


      “白泽长官说了,体力不如他们这是天生的,有能耐别禁止我们使用精神暗示,不然分分钟让他们神游天外。所以大家不要气馁,白泽长官说夜晚请我们吃火锅。”


      八名向导,打扫基地的时候顺便帮忙做个晚饭吧……


      白泽早就告诉茄子,要建立一个共同的图景方便信息交流,有些事情不方便明面上说,就可以运用这种方式传达。


      “接下来是格斗,哨兵就不要跟向导一起了。”别西卜带着自己的队去了一号格斗场,鬼灯看着刚刚还充满阴郁气息的向导突然就充满了活力,虽然疑惑,但也不知道他们偷偷交流了什么,带着自己的队也跟了上去。


      “我们去二号场,白泽大人等会见。”茄子挥手告别。


      白泽也慢悠悠的带着一队人往一号走去,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这两波来自不同哨塔的人早就按耐不住想要交手了,队伍之间严禁斗殴,只有自己这队有机会,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白泽弯腰伸伸胳膊腿儿,做做伸展运动,做好了准备。


      哨兵之间的格斗就是真正的打架,大家谁都不服谁,别的两队已经开始两两训练了,白泽这一队还在纠结怎么搭配。


      “你们随意。不要太过分都行。”白泽好笑的看着这群故作矜持的哨兵,耸耸肩,所有的哨兵都在等着试自己的深浅。


      白泽话音刚落,面前的人便两两扭打在一起。白泽手撑在一旁的桌上,一用力坐在上面晃荡着双腿。


      自己这半边训练场瞬间就变成了动物园,各种犬类鸟类撕咬在一起,至于吗?只是个训练而已,连精神体都放出来了。


      看了许久,白泽都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旁边的二队和四队都停下来看着自己这一队,有渐渐分成两拨准备做拉拉队的趋势。


      鬼灯看着混乱的场景皱了皱眉头,场中其他人都停了下来,剩下两个A级哨兵还在较量,鬼灯认识,一个是W塔的玛门一个是自己这里的桃太郎……也是这群哨兵中唯二的两个A级哨兵,桃太郎的狗和玛门的袋鼠正怒目圆瞪互相看着对方。

     桃太郎右脚上前一步,握紧右拳朝着玛门的面部袭去……

     啧啧啧,白泽摇摇头,面露嘲讽的看了鬼灯一眼:你们哨兵都不学近身格斗的吗?



     玛门镇定的看着桃太郎的拳头,堪堪要碰到自己脸的时候向左侧身,桃太郎来不及收回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玛门抬起双手一上一下抓住自己的手腕,右手旋转拧着自己的的肘尖向上,左手向下一压……


     桃太郎瞬间失了力气被玛门按在地上。


     “点到为止啊……”白泽适时的从桌上跳下来,拉开了玛门,又伸出手将桃太郎拉起来。


     “啪啪啪”场里响起稀稀疏疏的掌声。


     “白泽长官,听说您是S级哨兵,能否请您不吝赐教。”玛门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在塔内曾多次挑衅别西卜,还是莉莉丝看不下去让他神游了一天,才消停下来。


     鬼灯可是个拥有稀有精神体的超S级向导,他的各项指标大家都有目共睹,自己可不想找死。
剩下的就是白泽了,虽然是个S级哨兵,可是却生的柔柔弱弱怎么看也不像,跟S级哨兵较量一下看看自己输在哪里都快成了他的夙愿,不过看白泽,怎么看怎么像徒有虚名。


     鬼灯向前一步刚准备说禁止向组长提出挑战。


     “难道……白泽长官怕输给我吗?毕竟你只有一个称号摆在那里呢。”


     是了。齐刷刷的目光刺过来……白泽感觉到场内所有人的情绪瞬间被煽动了。看来自己也是太久没出塔缺少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技能啊。


     鬼灯握紧了拳头看向一旁耸肩摊手的别西卜,不禁怒火中烧,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


     『就是不想看到白泽孤孤单单一个人面对疏离还能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


     自己带来的哨兵偶尔窃窃私语说白泽队长整天笑眯眯平易近人,不像自己整天板着一张脸,鬼灯好奇他们是怎么在那副笑脸上看出平!易!近!人!的。那副笑脸明明像是对着另外一个世界笑的。


     “吼~”一只白虎出现在鬼灯面前,脖子上的一圈鬃毛全倒立起来,嘴里发着低吼,前爪轻轻拍击着地面。


     玛门吓得待在原地不敢动弹,袋鼠瑟缩在他身后,发出呜咽的声音。整个一号格斗场气氛变得一触即发。


     这就是……超S级哨兵精神体所带来的压力吗?


     “茄子队长……”二号场的向导不安的叫着茄子的名字。太压抑了……这来自哨兵的支配感太强烈了。


     茄子担心的看了一眼一号场的方向,给向导们再施加了一层屏障,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一号场的人全被这异变惊的不敢上前劝说,就连别西卜都愣在原地,大部分B级哨兵已经瘫软坐在地上了。


     白泽向前走两步,轻轻握住了鬼灯的手,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那只大型猫科动物的脖子,精神哨兵发出“哼哼”舒服的声音,四周压抑的空气突然就消消散了。


     鬼灯神奇的看着自己的精神体,这……一副撒娇的情况是什么鬼!?他可是个哨兵啊!你怎么能这么亲近他!


     “不要介意。”白泽轻声说道,“玛门是吧?W塔A级哨兵。赐教什么的当然可以,明天格斗训练前吧。有兴趣的其他人可以观战。今天没时间了。”白泽瞅了一眼表,已经中午了。



     下午全部是室内军事理论与谋略,还有枪械类训练。


     白泽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玛门,顺着视线看到他身后的别西卜,W塔?记得自己没有得罪他们吧?


     “白泽长官,刚刚怎么了?”白泽刚出一号场的门,茄子就小跑过来拉住白泽的手,看到随后出来的鬼灯,不由得一紧张,移到白泽正前方挡住鬼灯的身影。



     “某个超S级哨兵放出了自己精神体,那群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被吓着了而已。”白泽看到鬼灯阴郁的脸色,不知怎么的,心情特别好,还能开口揶揄他。



     “哼”听也知道白泽是在调笑他,鬼灯不以为意,“明天别输了才丢人。”看着躲在白泽身后抵不住好奇偷偷露出半边脸看着自己的茄子,鬼灯脚步一顿,朝着向导的反方向离开了。



     背对着众人的鬼灯,嘴角一勾,露出浅浅的笑。



     “鬼灯队长意外的很温柔呢。”茄子拍拍自己的胸口,长舒一口气,“白泽大人,下午他们的训练和我们的不一样,你还要去吗?”


     “嗯,得切实的负起责任来啊。”白泽轻轻握了下拳,看着渐行渐远黑色的背影,同样弯了嘴角,跟着向导队伍往餐厅走去。


     向导们在隔壁用餐,有的向导口味比较重怕影响到哨兵所以将他们分隔开来。


     四人一张桌子,面对面端坐着,饭菜已经准备好,别西卜站起来说了声“开始吧,”大家才有序的拿起筷子开动。
    

这群哨兵只学会了如何建立屏障减轻外界对自己五感的影响,其余就跟正常入伍的新兵没什么两样。


     何况刚刚结束近身格斗之后,鬼灯队长又让他们快速冲刺两公里,现在一个个累的只剩下吃饭的力气了。


     白泽看着自己面前四份一模一样的水煮豆腐、生菜、西兰花另外加上一杯纯牛奶的午餐,悲从中来。


     羡慕的盯着那群笑话自己的向导。

     “白泽长官我们这里有麻婆豆腐~”

     “还有辣子鸡~”

     “我还是想念桃源乡的饮食。”同桌的另外三人都细嚼慢咽的吃的很开心,白泽嘴角抽了抽,挑起一块豆腐扔进了鬼灯的盘里,西兰花全送进了茄子的碗里。


     随后把筷子一放,“我吃饱了。”扭头就闪。


     “喂!白泽大人!”茄子放下筷子赶紧伸手一抓,只来得及感受到白泽离开衣角带起的风。“啊呀~真是的。明明胃不好还喜欢吃重口味的食物!”


     鬼灯看着自己盘子里多出来的豆腐筷子不知道往哪夹。


     茄子鼓着嘴不满的看着白泽冲进向导那边。


     “妈呀……不行。茄子队长好可爱。”专心吃饭的哨兵抬起头就看到茄子叉着腰说教的样子。一个个内心突然生出如此的感慨。


     生气的向导也比身边这群糙的不行的哨兵有趣多了啊!


     白泽端着一份虎皮辣椒坐在向导旁边满意的享受着自己的午餐,面对一群哨兵羡慕的眼光毫不在意,眼里只有好不容易得到的辣椒。


     “白泽长官为什么你口味这么重啊,你看他们就不行。”一个孩子不喜欢吃辣,把自己的一盒辣子鸡推到白泽面前。


     白泽大人眼里有小星星!


     “我屏障高啊。哈哈”白泽想想自己昨天只喝了一碗粥,早晨喝了一杯水,心里惨惨戚戚……忙不迭的往嘴里塞着。


     哨兵也不知道白泽在吃什么,只是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饮食被嫌弃……了?


     “白猪他……口味……怎么那么重,没有影响吗?”鬼灯看了一眼白泽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午餐,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这跟屏障没有关系的吧。


     因为一旦屏障升的过高,就相当于降低自己的味觉,白泽喜欢的食物也会变成寡淡,可是看他的样子,明显是很享受。


     白猪!?……您可千万别这么叫他,茄子赌气的坐下,喝着手边的牛奶。“不知道啊,我以为会有像他一样的哨兵存在呢,还经常喝醉酒调戏漂亮的女孩子。都不知道每次出任务我们收了多少的投诉!领袖回来我一定要去告状!哼!”


     喝酒!?调戏小姑娘!?鬼灯觉得自己额头有点疼。


     茄子话虽这么说,还是在吃完饭后带走了白泽的牛奶。


     中午休息两小时,2:30在靶场集合,白泽吃的时间比较久,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宿舍赶。


     “超S级哨兵的精神体怎么样?”白泽看着麒麟甩着尾巴、弓着前肢躲在桃花树上注视着落在树梢休息的小鸟,不由得对自己精神体无所事事的现状充满了羡慕。


     麒麟听到这话,扭过头看着白泽,鼻尖碰到花瓣忍不住打个喷嚏从树上掉落下来,鸟被惊的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麒麟抬头遗憾的看了一眼猎物,转身朝着白泽跑过来,围着白泽上窜下跳,表示它很满意那只保护白泽的白虎。


     “什么嘛~”白泽双手揉着它的脸,“我还以为你比较喜欢它呢,原来是因为它护着我啊。”
白泽笑笑,不论原因是什么,最起码,对麒麟来说,有了一个想要去交流的同伴了,但是……白泽挠挠麒麟的耳后,麒麟舒服的趴在地上享受着服务,他能把这家伙暴露出来吗?


     鬼灯到达靶场的时候白泽已经在那里了,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身体站的笔直,双手握着一把手枪,30米外的靶子正在移动。


     白泽站着的地方散落一堆弹壳,不知道待了多久了。‘砰~砰~砰~’白泽又连续扣下扳机,一旁的电子显示器上面显示着“9.8    9.7  10”的字样。


      白泽像是没有发现鬼灯一样,甩甩胳膊又举起了手中的枪支,瞄准射击……鬼灯身子一动,拿起另一只手枪同时朝着白泽射出的子弹方向射去。


     “叮~”的一声,一颗子弹在靶前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一旁的显示屏仍旧亮着‘10’。
一股柠檬的酸甜味道从鼻尖一晃而过,白泽一愣,侧过头看着身边的鬼灯,“来这么早?”


     “没有您早。”鬼灯绕过障碍捡起地上那枚偏离轨道的子弹,仔细查看完扔给白泽。白泽仔细嗅嗅空中的味道,什么都没有,刚刚难道是错觉?


     白泽双手接过,“我知道是谁的。”顺便放进了口袋里。


     “您能跟我说说,为什么会答应这次训练吗?”鬼灯平时是那种天塌下来只要不砸到自己都跟自己没关系的人。可唯有对面前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啊!?”没想到鬼灯有此一问,白泽反应了两秒才开口回到,“因为你们领袖出的资金全进了桃源乡啊。”


     “……”所以说,看到这张脸很想扁过去啊!真是脑子抽了,问他这种问题!


     看着鬼灯明显不悦的神色,白泽向后倚靠在墙上,“不跟你开玩笑,最关键的就是能赚钱,另外……也不想太过于保护他们。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知道,这世界可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好……”


     白泽从门口看过去,三队人正往这里赶,“鬼灯队长,现在还早,先暴晒两小时怎么样?”


     谁知道长官们怎么想的啊!一个个哨兵充满了好奇想要赶紧进行实弹射击训练,现在顶着2:30的沙漠太阳在场外听着教官‘砰砰砰……’‘叮叮叮……’的声音是什么鬼啊!


     “啊啊……外面哨兵的情绪很不稳定呢……”白泽从阴影里伸出半个身子看着外面的孩子,空气中传来躁动的气味。各种哨兵散发出来的气味混作一团,堪称鼻子的灾难。


     麒麟嫌弃的将自己埋在花瓣里,前爪捂着自己的鼻子,满眼哀怨的看着白泽。鬼灯靠在白泽旁边闭着眼安抚着自己的精神体。


     “白泽队长,你的精神体是什么?”别西卜已经完成了一轮射击,将抢放在台上转身朝着白泽和鬼灯走过来。


     一只懒散的黑熊静静的趴在他身后,别西卜伸手握了握黑熊的掌垫,精神体的眼神唰的变得凌厉起来,大吼一声朝着白泽奔过来。


     双方都是S级哨兵,能力应该是不相上下的,别西卜自认为白泽不会轻易逼退自己的精神体,相反,自己也不会伤了他下不来台。


     白泽精神图景里小憩的麒麟懒洋洋的挑起眼角看了一眼袭向自己主人的精神体,不甚在意的将头扭向另一边,又闭上了眼睛。


      丝毫不将白泽的死活放在心上……


     鬼灯微微睁开眼角,感受到自己的精神体突然急急的想要冲出自己的精神图景。


      人家自己的精神体都不担心,你在这里担心个什么劲!?


     白泽眼里嗜着笑,眼看着黑熊扑过来的一瞬,闪身躲在一旁鬼灯的背后。


     黑熊停下庞大的身躯,看着只从鬼灯肩膀露出一个头的白泽,一边审视着鬼灯一边回头看向别西卜寻求着下一步指示。


     鬼灯和别西卜俱是一愣,别西卜想着好歹能逼出白泽的精神体,唯独没想到白泽会直接避开正面接触。


     “别西卜队长,你的精神体对白泽队长好像很有兴趣呢。”鬼灯的声音散发着凉凉的怒气。


     看来,W塔这次集训也是带着目的性的,目标不仅仅在向导,更多的是身后的这个人,只是不知道阎魔领袖知不知道……桃源乡知道吗?


     “哈哈……”别西卜尴尬的笑笑,“白泽队长受惊了,这家伙没有见过您,太冲动了,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别人都这么诚恳的解释了,不说些什么就有些过分了“别西卜队长说的哪的话,希望我没吓着它才好。”


     感到鬼灯施加的压力,黑熊强装镇定的站在原地,眼神避开和鬼灯接触。别西卜面上难看,将精神体收了回去。


     “真是不友好啊,哨塔的人……”白泽看着走出去的别西卜,小声的在鬼灯的身后嘟囔着。


     “真是好奇您是如何成为哨兵的……精神体的高傲也不允许您刚刚的举动……”


     白泽垮着脸看着精神图景里打滚嘲笑自己的麒麟,“哈哈,被哨兵嘲讽了……”白泽无比肯定,麒麟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看他吃瘪的样子也很有趣……”早晨桃太郎输给玛门,别西卜趾高气昂的样子仍萦绕在心头,队伍里禁止有冲突,那些家伙总能踩着安全带犯事——让人心生不爽。


     “那你可得好好谢谢我。”白泽抬起手挡住耀眼的阳光,指缝间泻下的的光斑生生逼仄出生理性的眼泪。


     “?”鬼灯转过身看着白泽的动作,不自觉向前走了一步将阳光阻隔在身后,“你想怎么谢你?”




      ●原谅我真的不会写什么格斗😩😩虽然问了度娘,还是不会……🤔🤔日常加深了解……才好碰撞出火花🤓🤓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