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归来仍是少年(秘密与你番外)

       “领袖,白泽竟然是个向导,还好您当时拒绝了撒旦的建议。”隐在月光下的阴影,一动不动。


       “…”亚伯罕叹口气,“昔拉,你还是太年轻。”


       “领袖是从哪里得知白泽的身份的?”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白泽是向导,”亚伯罕晃晃手中的红酒杯,“只是觉得奇怪,白泽被隐藏的太好了,若是无心之人便不会在意,只可惜我不是。”


       亚伯罕捏紧了手中妲己的辞呈,她给的忠告还历历在目,“领袖,听我一句劝,桃源乡不是您能轻易撼动的存在。”


       鬼灯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已经和白泽躺在桃源乡的病房。微微侧头能看到阳光温柔的落在白泽的脸上,明明和以往一样,却感受不到他活着的存在。


       鬼灯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转了一圈落在自己眼上。


       图景里的白虎在海滩挖了一个坑,将自己埋进去,只留下脑袋在外面,悠悠看着海面。
鬼灯知道它在难过,可是,自己的心也疼的要裂开,要怎么去安慰它。


       “鬼灯君,你醒啦?”流子推开门就看到鬼灯偏头盯着白泽,鼻子一酸放下手中的食物,强撑着对一脸呆滞的人咧开嘴角。


       鬼灯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白泽他又成功做到了。不是吗?自己醒来就是他新科研的最佳的例子。


       鬼灯就此留在了桃源乡,阎魔在知晓了两人结合后,难得没有跳起来,只在离开时默默留了一句,“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最好带着白泽君,超S向导呢~让塔里的那群娃娃们羡慕死。”


       “小泽,你真是过分啊!”葳蕤趁着鬼灯工作的期间偷偷溜到病房,轻轻掐了一把白泽苍白的脸,又担心被鬼灯发现蛛丝马迹的揉了揉。


       “你知道吗?向导和哨兵的结合,并不是生理上的绑定,鬼灯君爱你,擅自做主将他一人留下的你…是不是有些自私呢?”


       “你这孩子,一直以来啊,心思都是那么重,从不肯,跟我们谈谈你要做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会拒绝呢?”


       “你都不知道,石藤他呀,这一年来都会在睡梦中惊醒,生怕你被圣塔带走了…”葳蕤小声的控诉着,半头的白发好像在说着漠不关心的事。


       可是一年前,白泽被确定为神游时,圣塔派人想要带走白泽时,葳蕤按下了石藤,一人只身冲进圣塔。


       “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带走白泽的,那是我桃源乡的孩子,不归你们圣塔支配!你若是敢动他,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与你争上一争!”


       那位女士,眼里沁着血泪,势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让圣塔最为得意的谈判专家也望而却步。


       能怎么办呢?面对整个桃源乡,各个塔政府正在重建,真正难以对付的还要加上那位冷面鬼灯。


       圣塔思量一番,孰轻孰重,还是放弃了。


       “鬼灯队长,新的合作训练,请您批示。”竹沥穿着制服,腰杆挺得笔直。
鬼灯接过文件,嘴角不自觉挑起细微的弧度。


       “鬼灯长官,怎么了吗?”竹沥心尖一颤,这位大人可是密切的监护对象。


       “…”鬼灯摇摇头,“只是突然想起来…当年就是因为这遇上白泽的吧。”


       “…”竹沥垂下眼眸,低低深吸了口气,抬眼亮闪闪的笑道,“对啊,第一次见您的时候,白泽长官超级丢脸的。”


       “对啊…”鬼灯放松让自己陷进椅子里,腰椎咔咔作响。那家伙在烈日下白的发光的脸庞好似跨过悠悠岁月,再一次将尘土扬在他面前。


       “一切都交给你吧。对了,普利那边怎么样了?”


       这次就让鬼灯自作主张一次吧。提纯哨兵体内的信息素,这种事…也只有他这种病急乱投医的人才会想出来吧。


       “茄子长官监测着呢,请不要…担心。”
鬼灯见到那个一直和白泽单线联系的妲己时,蔓延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我真的很抱歉。”妲己看着昏迷不醒的白泽,突然对着鬼灯说出这么一句话。


       “……”“不…这跟你没有关系,这是这家伙一意孤行选择的路,擅自做主将我排除在外。”


       “喂,白猪。”鬼灯擦着白泽的手心,“白虎那家伙天天兴致怏怏的,长胖了许多,后来葳蕤姨说小心麒麟回来嫌弃它,它才开始慢慢活动,在塔内当教练。”每周投诉报告要将自己逼疯。


       葳蕤领袖为老不尊的逼着鬼灯叫她姨的时候,鬼灯耳尖微微发热。


       “对了,圣塔在各地设立了分塔学院,大家都可以入学,优秀者可以进入哨塔,桃源乡现在哨兵也多了起来。他们天天吵嚷着要来见你,不过被我拒绝了。”


       万一那群孩子对你另有企图怎么办?
这世界终于如你所愿,你不醒来看看吗?


       “竹沥那孩子,身体好多了,前段时间评估第一名,一直等你回来带他去实习呢——明明都已经独当一面了。”


       对新入学的向导哨兵都严厉的不行。


       “流子那丫头啊,任教的时候和一位普通人结婚了,前段时间生了个孩子,取名叫什么索沼……不知道怎么想的。”


       你都不知道,青丘领袖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过看到我们两个便释然了。


       “对了,他老人家还要找我们算账呢,瞒了他那么久。”


       鬼灯看着安静的白泽,三年还是四年?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躺着,“你醒来看看,桃源乡现在特别好…你说的话,我都有好好的记着。”


       “小泽…”


       “……”谁?意识在虚无缥缈的空间游荡,白泽找不到回去的办法。


       所有的事情像是走马灯一般在眼前播放,白泽觉得幸运又遗憾的就是遇见鬼灯。


可慢慢的,记忆又像碎片般开始消散,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存在多久。


       “小泽…回去吧…”熟悉的声音将白泽拉回幼儿时期的记忆。“父亲?母亲?”


       “回去吧…那里有人在等你啊…”两人的样子渐渐出现,这是白泽自那之后第一次再‘见到’两人。


       “抱歉…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不…”轻轻抚着白泽的头,“我们小泽是最棒的。要努力…回去啊。”


       眼睁睁看着两人消失,白泽心又一次空落落的疼。手里握着那串耳坠,鬼灯的脸出现在脑海里。


       “白猪,你再不醒来,难道想白发苍苍和孙子辈一起参加仪式吗?”


       鬼灯伏在白泽床边,握着白泽的手指。指尖绕着指尖,柔柔情思互相缠绕。


       掌心突然传来微弱的摩擦,一下一下…鬼灯蓦地瞪大了双眼,不敢抬头。


       白虎脚下踩着一只狼,睥睨着对面的哨兵,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下一秒却被凭空出现的白色精神体一脚踩在头上。


       微愣的白虎发疯了似的跳起来,扑向走远了的麒麟。


       鬼灯缓缓抬头,入目是白泽一如初见的面容,笑意从黑色的瞳孔溢出。


       “W塔鬼灯的结合向导白泽…好久不见…”


       “桃源乡白泽的结合哨兵鬼灯,好久不见。”


       起风了…白色窗帘下摆被微风轻轻撩起恰好的弧度…







嗯哼(「・ω・)「嘿补一个happy  ending 么么哒,短小精悍(并不~)我爱你们啊,江湖路远,我们,后会有期。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