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七)

       “鬼灯!你要和谁举办仪式!?”阎魔也不管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丝毫顾不住自己的形象,风风火火的喘着粗气。“啊、心都要碎了、”


       ‘啊啊…阎魔领袖超生气的啊、’


       ‘……还不是因为你。’白泽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等着看笑话。


       “那只是…白泽为了鼓励他们说出来的。”鬼灯无语的看着阎魔,领袖,你好歹有点大人的样子吧。


       好说歹说终于平息了阎魔的疑惑,白泽心里隐隐觉得不安,晚宴结束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间,浸在温水里昏昏欲睡。

       空气、突然消失,白泽觉得自己像是溺水了一般,鼻子被堵住无法呼吸,下意识的张开嘴,但情况好像更糟,仅有的一点氧气也被莫名汲取走。

       “唔…”难受的发出声音,醒过来的白泽抓着浴缸沿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鬼灯穿着衣服泡在水里,眼睛嗜着笑意。


       “你…趁人之危。”想也知道刚刚的‘梦境’是什么回事,白泽耳尖红的堪堪滴出血来。


       “哦~”鬼灯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握住白泽的手腕往自己身边一带,水是个好东西,白泽跪坐着被拉到鬼灯怀里。


       轻轻对着白泽的耳朵吹口气,白泽身子一颤双腿软下来坐在鬼灯腿上。


       “基地的时候许给我的奖励还记得吧,又把我推到领袖的枪口上~你说要怎么补偿我呢?”鬼灯一只手捏着白泽的颈椎,另一只手从白泽的脚踝滑到大腿根处。


       白泽加重的呼吸声对鬼灯而言是致命的诱惑,渐渐升高的温度、愈来愈香甜的味道一股脑的钻进来。


       “这里、不会被他们知道吗?”白泽依旧低着头不敢看鬼灯眼睛,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哪里了,就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能感觉到端倪。


       “不会、我来的时候跟他们说过,白泽身体还没恢复好、需要‘静养’。”鬼灯伸手拧开一旁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完美的隔绝了两个世界。


       “哦~”白泽嘴角勾起,重新恢复了跪着的样子,手轻轻一推,鬼灯僵直着身体靠在缸壁上。白泽滴着水的指尖揉搓着鬼灯的耳尖,“那岂不是任我‘为所欲为’了?”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啧、”鬼灯扭了扭手腕,全身被无形之中的绳索束缚,难以动弹。


       白泽抬起鬼灯的下巴,像只小奶狗一样凑过去吻在鬼灯的唇角,舌尖探索着陌生的领地,浅尝辄止。


       鬼灯从未对白泽说过,他的眼睛是顶魅惑人心的,少有男子生了这样一对桃花眼,微微下垂的眼角让人多了几分的慵懒,从不会认真看你的他,若是真的赐你一个眼神,便兀自沉沦。


       就是这样的人,或许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与他人结合,现在这样半边身子隐在水里,带着使坏的心情亲吻着喜欢的人。


——真真可爱的让人无法拒绝。


       ‘明眸剪水玉为肌’几个字炸裂在脑海时,白泽脸腾的又红了,泄愤似的一口咬伤鬼灯的唇,惹得鬼灯眉眼都染上了笑意。


       赌气似的解开鬼灯的衣服,学着鬼灯的样子轻咬着鬼灯的喉结,手指划过胸前的皮肤,有微微凸起的瘢痕,白泽温润的唇贴上去,能听到鬼灯隆隆作响的心跳声。


       鬼灯全身血液抑制不住的沸腾,随着白泽手指抵上尾骨的瞬间,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呀!”伴着白泽的惊呼,鬼灯抓住在自己身后作祟的手,一个翻身又将白泽压在身下,浴缸的水溢出砸在地板上。


       “咳、”白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顺着光滑的浴缸不停的下滑,呛了几口水,慌不择乱的攀住鬼灯的脖子双脚死死的缠住鬼灯的腰,紧紧的贴在鬼灯胸口。


       鬼灯拍着白泽的背,仍然咳的停不下来,“你看受到惩罚了吧。”


       “咳、还不是因为你!”白泽长出一口气,双眼憋的通红,八爪章鱼似的抱着鬼灯,死活不放手。


       鬼灯偏过头含住白泽的耳垂,舌尖灵活的卷过耳道,漉漉水声传到大脑,“哈~”清晰的呻吟从白泽喉间散落。


       “水凉了,去卧室吧。”鬼灯就像是胜劵在握的猎人,迫不及待的要将白泽拆吞入肚。
白泽面上的绯色一路扩散到肩颈,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


       “阿嚏、”白泽瞪大眼睛茫然的感受着堵塞的鼻腔,窗帘缝隙透出丝丝光亮,浴室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啊啊…白泽抬手盖住双眼,丢盔弃甲,话说,鬼灯一直能解开束缚的吗,自己被他看了那么久的笑话吗!


       “恶鬼!!”“砰砰砰…”白泽的仰天长啸淹没在敲门声里。


       白泽裹着睡衣唰的溜进了被窝,‘恶鬼去开门。’鬼灯从洗手间露出半边身子,挑挑眉毛,“你确定?”


       “白泽哥哥、有从S塔寄过来的包裹,我有事要跟你说。”白泽复又抖开被子,整个人钻了进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白…鬼灯长官一早就来照顾白泽哥哥了吗?”流子看着眼前站着的人,不确定的后退了一步,瞅了眼旁边的房间,没走错吧?


       “……”鬼灯轻咳一声,如果昨晚那样也算‘照顾’的话,那就“嗯,白猪还没起床,进来吧。”


       进来吧……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走错了房间一样。


       “白泽哥哥,你要救我啊!”侧身放行,流子哀嚎着冲到白泽床边,“爷爷又要给我说亲了。”


       “你也该考虑考虑了吧。”白泽从侧面露出乱糟糟的头发,眼皮还没完全睁开。


       “可是、爷爷和阎魔领袖已经聊了整个早茶时间。”


       “!”“!”鬼灯扭头正巧将瞬间清醒的白泽印在眼底,“我觉得你年纪还小,不应该这么早讨论这个事情。”白泽抓着被子盘腿坐起,义正言辞的样子让流子以为刚刚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鬼灯面不改色退出了房间,心里却在欢呼雀跃,人下意识的反应那么真实,白泽的反应毫无疑问愉悦到了他。


       失策!白泽感受着鬼灯莫名其妙的开心,冲动是魔鬼,“你去拜托葳蕤姨,她会帮你的…”这事若是让葳蕤知道,她肯定会想办法拒绝的。


       “嗯……”流子倒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那我去拜托葳蕤姨了,你在S塔买了什么好东西,还得大老远寄过来。”


       “吃的,等会给你送点过去?”


       “不要,”流子翻了翻白眼,嫌弃的摆摆手,“我先走了。”


       脚步声走远,白泽腾的跑过去将门反锁,拆开包裹的内层,掏出封粉色的信——熟悉的小狐狸标志。


       “白泽长官,两天前撒旦别西卜带着另外一人到达S塔,由昔拉接待,但S塔似乎并无意收留他们,一行三人已于昨夜离开,我在他们车上装的有定位仪,方便您追踪。不过他们手上仍有军队,请您行事务必小心。”


       一张照片从信封里掉落,白泽弯腰捡起来,估计是妲己趁着夜色偷偷抓拍的,后车窗的缝隙露出一双眼睛——只一眼,白泽全身像被抽干了血液,只觉得刺骨。


       “呕!”白泽连滚带爬冲到门口将门反锁,抱着马桶抠着自己的喉咙,呕哕反射性的逼仄出眼泪,白泽停不下自己的动作。


       二十四年来,白泽的父母从未入梦来,白泽总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是不是没能按母亲的希冀做一个普通人——惹得他们生气了,所以不愿来见自己。


       阎魔被鬼灯的目光注视着,如坐针毡,“鬼灯啊…你看你现在…”


       “哎呀,阎魔领袖,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咱们瞎操什么心啊~”葳蕤笑着抿了口茶水,劝慰眼前的两人。


       白泽哥哥说的没错,葳蕤姨真的会帮忙。
阎魔瞟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鬼灯,忽的见他变了脸色,赶紧摆摆手,“鬼灯实在不想考虑的话,我们也不会逼你的…哈哈…”


       ‘白猪?’这又是什么感觉,抑制不住的反胃,强压着喝了口水才稍稍压了下去。


       啊,又让恶鬼体会到了不好的感情,白泽颓丧的坐在地上,仰脸捂住眼睛,指缝间溢出温润的液体。


       ‘白泽?’久久未能得到回应,鬼灯朝众人抱歉的点点头,脚底生风赶着找到白泽,这才分开不到一刻钟,难道…跟那个包裹有关系?


       鬼灯冲开门只看到白泽靠着床沿满是疑惑的抬头看他。


       “怎么了?”


       “呼…你…刚刚怎么了?”


       白泽无辜的鼓起嘴,“胃疼…是不是你昨晚抢了我的被子?”


       不,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你刚刚收的包裹是什么?”


       “零食啊,你要吃吗?”白泽伸长胳膊拿过一旁的包裹,“不过你应该不喜欢。”


       ……鬼灯一把抢过,“胃不好就别吃了。”这种明明知道对方有事瞒着自己却无法开口的挫败感……已经不想再体会了!


       “白猪,有事,你要告诉我。”


       “我真的没事,对了,圣塔那边有回复吗?”撒斯姆已经被圣塔接收,W塔也因为撒旦的出逃由圣塔暂理一切事物。


       “躲藏地点已经确定,领袖们商量好日子一起去,带上首席哨兵,再加上桃源乡D塔Q塔圣塔四支军队,应该无大碍。”


       白泽皱眉,“三个人就算有军队也不用领袖们参加吧。”


       “……”“那谁知道呢。”鬼灯不知道如何向白泽开口,也不知道如何隐瞒。


       “那出发前跟我回一次桃源乡,然后我再带你去个地方。”白泽爬上鬼灯的背,讨好的蹭了蹭他的耳后。


       “白泽长官,好久不见~”久吗?白泽走在桃源乡,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桂花香,回到这里,心境会变得很平静。“鬼灯…长官,您好。”


       总觉得近来鬼灯长官来桃源乡的次数有些频繁,“普利,现在在哪里?”


       “鬼灯,你去办公室找一下茄子,让他准备一下出发去圣塔的事宜。”实验室门口,白泽将钥匙交给鬼灯,希望等会不要吓到茄子。


       “你去找普利有什么事?”鬼灯和茄子下来的时候,白泽已经背着双手等着了。


       “检查一下他们的研究进展。”白泽笑笑,一段时间不见,茄子似又长高了许多。


       “你去开车,我们等会去个地方,”支开鬼灯,白泽压低声音,“茄子,明天出发前,找普利拿我交代的向导素,千万别忘了。”


       “白泽长官不和我们一起走吗?”明明这么久不见了。


       “呐,茄子,等这件事结束,小妲己就调回来了,领袖年纪也不小了,你俩加油将桃源乡管理好,这群孩子先交给你们了。”


       “白泽长官不是也在吗?”茄子忍不住伸手抓住白泽,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我会陪着你们的。”白泽一阵苦涩,自己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


       麒麟指路,白泽依旧在后座躺尸,如若不是自己现在正在开车,鬼灯还以为进去了白泽的图景,一模一样的环境,只是不是桃花烂漫的季节,取而代之是墨绿的枝叶。


       “到了吗?”白泽揉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没有聚焦。


       “这是?”鬼灯拉开车门,不远处的房子,鬼灯见过,藏在白泽记忆深处,谓之家的存在。
“臭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不要紧张。”白泽握住鬼灯的手,鬼灯轻笑。


       究竟,是谁在紧张啊。


       “父亲母亲,我把他带过来了,”白泽盘腿坐在树下,面前凸起的土丘早已被植被覆盖,“这个人…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鬼灯单手撑地坐下,将白泽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你们的儿子很优秀,抱歉我把他抢走了。”


       夕阳缓缓落下,渐渐生出细小的露水,“白猪,我们回去吧。”


       “嗯。”


       准备离开的时候,鬼灯突然又跑下去,站在树下,“我会照顾好他的,请放心。”


       “你做什么?”


       “没事,掉了东西。”鬼灯趁白泽还未躺下之前,长臂一伸,揽着白泽的脖子,咬着白泽的唇,随即又分开。


       “你干……”


       “先休息一会,我们等会坐飞机过去。”这家伙,哪根筋搭错了吗?


       W塔西部的深山,撒旦的藏匿地点,内部已经被掏空,地道错综复杂,信号极差,通讯设备基本上无用武之地。







♡陌生人,你能给我讲个笑话吗?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