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四)

       前晚鬼灯守的夜,白天又绷紧神经寻找货轮的位置,精力消耗太大,洗漱完就陷在被窝里,白泽一边叹气一边跪坐着拿着毛巾将人的头发稍稍擦干,“明天头疼看你怎么办!”总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


       鬼灯皱皱眉,长臂一伸扣住白泽的腰将人顺势带倒在身边,又伸出腿压在白泽的双腿上,“诶……头发还是湿的……”


       “不管它了,睡觉。”鬼灯趴在床上,瓮声瓮气的声音从枕头间溢出来,白泽突然就噤声了,难得看到他这么疲惫的样子,心疼的揉揉鬼灯的眉间,乖乖的躺在鬼灯怀里,闭上眼出现在鬼灯的精神图景里,鬼灯一个人在沙滩上睡得正熟,白泽轻手轻脚走过去,轻轻按着鬼灯的四肢关节,熟睡的人不自觉的露出放松的表情。


       哨声响起来的时候,鬼灯瞬间睁开眼睛,疑惑的伸展着四肢,身旁的人哼哼两声又往下缩了缩,被子蒙住半张脸,脑袋里突然出现昨晚的场景,“原来不是梦……精神图景发生的事情竟然能真实的传到身体上……”


       鬼灯揉了揉白泽的卷毛,替人掖好被角起身去看发生了什么事,透过窗户能看到不远处N塔的地标,再过半个小时估计就可以靠岸了。哨声应该是提醒护卫做好准备。


       “二十分钟后货仓集合!”各个房间的通讯器响起,白泽一惊从梦中坐起,头疼的厉害,强打起精神和鬼灯混在一群护卫里,“找到基地你打算怎么办?”


       白泽并不知道怎么回答鬼灯的问题,因为他也没有具体的答案,但是按切西亚的话来看,基地里还藏着除向导素之外的秘密。


       看白泽低头不说话,鬼灯轻轻拍了拍白泽的肩,“别想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吧。”白泽微微点了一下头。船靠停在码头,旁边停着早已准备多时的卡车,两人一起帮忙搬着木箱,这些装备确实跟圣塔批准的公文上的信息一致,并没有深究的必要。


       装车完毕白泽鬼灯一行人继续跟车护卫,N塔两面临海,其南、东两方向是陆地,从码头到N塔还得半个小时的旅程,远远能看见N塔的塔防设施的时候,一辆医疗车从身边一闪而过。
白泽不自觉握紧手指探出了身子。


       “怎么了?”这种带走些许恐惧的心情从未在白泽身上出现过。


       白泽摇摇头,收回了身子,视线却依旧跟着那辆车直到消失在视野里。“那辆车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N塔的接车队已经等在了门口,运送装备的车也交由他们接管,白泽和鬼灯他们这护卫队一字排开站在两侧。看来,撒斯姆很信任亚伯罕啊,桃源乡从S塔购买武器的时候全程都是桃源乡的人运输,差别对待。


       “D塔也是自己负责。”鬼灯悠悠一句话,让白泽忍不住想笑。


这次从船上下来的昔拉终于是两人所熟悉的样子。“嘛……如果是昔拉亲自押送的话,我也放心交由S塔运输。”昔拉缓缓经过两人,鬼灯微微垂下头眼色一暗……


       ‘白泽,那个人是昔拉!’


       ‘什么!’白泽蓦地瞪大了双眼,‘确定吗?’


       ‘确定!只是他为何会帮助我们?’


       ‘嘁,先不管他们,墙头草而已。’


       “您一路辛苦了……”接待的是N塔的首席哨兵Guilty啊,原来各个塔的首席哨兵都这么空闲,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装车完毕,一行人复又上车去N塔为众人准备的酒店下榻休息。


       “我们在此地休息一晚,明天这个时候返程,接下来的时间你们自己安排。”昔拉交代完跟着Guilty往塔内会议区走去。白泽在昔拉离开后换上常服在塔内四处晃悠刺探情报,导致鬼灯去房间找他的时候只发现乱糟糟的一堆衣服。


       好在白虎一直跟在白泽身边,有什么事鬼灯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四处都是高谈阔论的人,很难从其中筛选出有用的信息,白泽这才后悔没有带鬼灯出来,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一条死胡同,白泽挫败的准备回去。


       却在移动步子的一瞬间在空气中闻到一股血腥味,还有一股濒死的绝望感,白泽看着巷子里阴暗的角落,小心翼翼摸过去,前方依旧是死胡同,那这股气息是……


       “砰!”从左侧打开的缝隙中明晃晃闪出一道光,白泽瞬间扭动身子避开子弹,子弹从发间穿过,几缕头发飘落在眼前。白泽赶紧上前贴在一侧的墙边,里侧传出沉重的呼吸音,大意了,没有想到旁边竟然有暗门。


       鬼灯一惊,慌忙从房间跑出来,顺着白虎的指引去找白泽。


       “你是谁?”白泽压低声音冷冷的开口,刚刚感受到的气息确实来自这个暗处的人,白泽说话的时间,隐藏的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松开手枪,强打起最后的精力也在一刹那消失殆尽,身子瘫软在地上。


       “你……是哪里的向导?”在知道了自己的意识被入侵后,那人反倒轻松了许多。最起码遇到的……是个向导。


       白泽移开石墙,才看清楚里面的景象,满地的血液已经凝结成了黑色的样子,伤者面色苍白嘴唇干裂,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右手旁是掉落的手枪,捂着腹部的左手指缝间仍有少量的血液渗出,不知在这里躲藏了多久……


       “你是何人?”白泽撕开自己的衣服,缠在对方同样受伤的小腿上,白泽观察着他的伤势,如若再不救治的话,恐有性命之忧。


       “我……我是向导,暂未入塔。”那人气息低微,声音艰难的从嗓间溢出。


       “你先别说话,我现在带你出去疗伤。”白泽握住他的手,垫着他的头靠在自己怀里,想着通知鬼灯给自己捎点急救器具,夜晚再将人带到房间仔细检查。


       “别……”那人反握住白泽的手,手背青筋暴起,努力的想要坐起身子,“在我临死之际……能遇到你也算是幸运至极,求求你……求你帮我一件事……”


       “咳……”那人呕出一口血,顺着嘴角留到白泽手上,温热的……“求你通知圣塔,撒斯姆秘密提纯向导素……地点在N塔北偏东17度……八百米外的山中,他们……咳……”“他们的目的是唤醒一位神游的哨兵……那里……向导的命……就拜托给您了……”那人用尽最后的力气,颤抖的握着白泽放在眼前,又在话音刚落之时猝然落在胸口,白泽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大脑一片混乱……


       “白泽……”鬼灯赶到时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白泽跪坐在地上,眼神涣散,怀里躺着一个不认识的人,鬼灯抽出白泽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满手鲜红的液体,寒凉的。


       “北偏东17度的山,基地的位置,里面……还有向导。”白泽被鬼灯暖着的手终于恢复了知觉,连带着意识都清明起来。


       “?”鬼灯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人,随后将白泽拉起来,看到他被包扎过的腿和白泽的衣服,心里也知晓了大概。“我们先回去拟订计划,然后……去救他们。”


       白泽借着鬼灯的力站了起来,下肢一阵刺疼传来身子踉跄一下栽倒在鬼灯怀里,坐的太久,骨头都酸涩了,白泽准备离开时悲戚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在自己眼前逝去的生命,“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领袖……撒斯姆的基地位置已经获悉,里面……可能有囚禁受到迫害的向导,此事能向圣塔反映吗?”白泽握着电话的手一直在颤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却还无法做到镇定。


       “哐、”的一声,石藤狠狠一拳砸上面前的防弹落地窗,“丧尽天良!不可饶恕!”有些事,你知道是一回事,确认又是另一回事。就像他们这些知情者心知肚明撒斯姆在干什么,可真正确定的时候又是另一番心境了。


       “圣塔方面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上次会议结束后,圣塔和青丘先生已经派人调查向导素的情况了,一旦有了铁证,圣塔不会没有作为的,我现在去圣塔一趟,与领袖商讨下一步的行动,你万事小心,另外还有……算了,你回来再说吧。”


       石藤挂了电话看着拉住自己摇摇头的葳蕤,“暂时……还是别告诉白泽吧。”葳蕤视线落在桌子上,上面打开的档案袋里露出照片的一角——一辆医疗车。


       白泽愣了一下,看着手里的电话,眉头颦起,石藤领袖欲言又止憋回去的话……但愿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才好……


       “怎么了?”短短不足半个月的时间,鬼灯却感觉像是跟白泽一起生活许久一样,见到了他所有的喜怒哀乐。


       “……”白泽定定的看着鬼灯,忽的上前一步握紧鬼灯的手,手心满是冰凉的汗珠,“我要去取证,一旦证据确凿,桃源乡就相当于宣战了,你们D塔……”


       “你不用在意……”鬼灯用力捏了白泽的手心,“阎魔领袖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D塔不是会独善其身的组织。”


       “怎么办?总觉得自己把你牵扯进来了……”


       “你都已经付了代价了,我就勉为其难陪你走一遭吧。”鬼灯挑眉看着白泽,这家伙究竟知不知道结合意味着什么!


       “什么代价?”白泽仔细回想着,不记得自己给过什么代价。


       鬼灯从怀里拿出那条熟悉的吉祥结的耳坠,放在白泽眼前晃了晃,意味不言而喻。


       竟然好好的收留着……白泽一瞬间不知做何感想,“真是、服了你了。”


       “白泽哥哥在N塔吗?”圣塔会议室里,一位姑娘撑着桌子激动的站起身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流子,在圣塔领袖面前不得无理。”青丘领袖的白胡子颤了颤,对这个孙女的性格他也是头疼的不行,在与石藤商量此事的时候,不小心被她听了去,死缠烂打非得跟过来,还说有事要见白泽……


       “……”流子对着青丘吐了吐舌头,本打算问问白泽的感情状况,谁知见了葳蕤阿姨这才知道白泽不在这里,听说了向导素的事情,流子浑身的血液从头凉到脚,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申请去N塔解救受害者。又阴差阳错的得知白泽此刻就在N塔。


       “流子,你现在不用赶去N塔,那里有人接应他们,我们现在有另外的任务交给你。”葳蕤并不赞同让这些孩子参与这件事,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他们能做的就是想办法保全他们。


       “啊?”流子失望的撇开嘴,怏怏坐下。


       “等白泽将证据传输回来,桃源乡必定会对N塔宣战,青丘领袖答应了为我们提供一定的军队支持,到时还希望能够由你来领导。”这样也算是对她最好的保护办法了。


       “乐意为您效劳。”流子一听石藤的话,阴郁一扫而空,腾的站起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那其他的塔呢……”


       石藤看了一眼圣塔领袖,摇摇头拍了拍流子的肩膀,“剩下的塔能不牵涉进来,就不牵涉进来吧……”


       “这怎么行!”流子一拍桌子,“这是所有人的事,又不是桃源乡的家事!”


       “这是……改革”葳蕤对着流子苦笑着叹了口气,好似一直以来强撑的那口气散了一般,突然间就苍老了许多。


       “喂,恶鬼,伪装成上级领导也亏的你想的出来。”基地入口处,穿着N塔官方军装左侧口袋还有徽章正接受检查的两人不是白泽和鬼灯还能有谁。昨晚收到外援的基地安防布置,现在清清楚楚的印在两人的脑海里。


       白虎迈着优雅的步子在前方带路,石藤领袖派遣过来的人中有一位是黑客,已经完全进入了塔内的监控系统,现在正在落脚地指导白泽与鬼灯,两人才能顺利的避开防守,避免过多的冲突。



       “白泽长官请从消防通道去往负一层,那里是实验室,鬼灯大人请从楼梯去往三楼,最左边是撒斯姆的临时办公场所,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民众并不知情,所以和撒旦往来的线索一定在这里。”


       鬼灯不放心的看了白泽一眼,白泽已知晓他的意思,“恶鬼,别等我拿到证据安全出去了,你仍在跟密码较劲就尴尬了。”


       “前方左侧有六人正过来,两位长官请速速离开。”


       “……随时保持联系”鬼灯不禁感叹自己现在的样子,摇摇头赶走对白泽的不放心,好歹也是有S级哨兵的能力,何况他真正的身份是个向导,若是真的和他对抗,孰胜孰负可就两说了。
白泽点头答应着,“万事小心。”


       一人消失在黑暗里,另一人跳起抓着天花板上的装饰,稳住身形,静心的等待这一队巡逻离开。


       “时间。”白泽小心的听着周围的动静,通往地下实验室的楼梯漆黑一片,不了解是否会有陷阱,只能扶着墙一步一步往下挪,楼梯消失的尽头是扇虚掩着的铁门,不时有脚步声传来,白泽将身子隐在黑暗里,控制着自己的气息。


       “此处出去是位于实验室十米高处的通道,通道依墙而建,便于监视中间的景象,每层上面都有一名哨兵负责,五分钟巡视一圈,白泽长官可以在听到人离开后一分钟时从门内出来。白泽大人,我们会尽力入侵能够监测到您的摄像头,所以还请您顺着我们的引导来走。”


       “收到。”白泽贴近门口,嘈杂的声音传过来,暂时还不知道向导的位置,应该在最下层的某处关押着,这些领袖派来的帮手虽然在知道基地后迅速拿到了内部安防图,却仍然对他们所从事的科研一头雾水一无所获。


       白泽听到声音渐渐远去,掐着点闪出去迅速的关上门,刚好看见守卫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保持蹲着的姿势面前高出的护栏正好能挡住白泽,但是如何避开守卫混到一层是个问题。


       看来撒斯姆真的很在乎这个地方,白泽仔细探查了一圈,所有守卫都是A级哨兵。


       白泽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往反方向走了几步躲在拐角处,静静等着哨兵的到来,“对不起了!”白泽心神一动,伸腿袭向来人的小腿,那名哨兵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白泽绊倒一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扶住腰间以防人摔倒,手指在颈部使劲一压,人抽搐了两下便不再挣扎。


       白泽扒下那人衣服,又将人扔到门后,整整衣冠端着枪靠近另一侧。真是被鬼灯带坏了……


       “?白泽?怎么了?”鬼灯躲在三楼的某处空房间,突然生出的紧张让他很不适,不由得担心白泽出了什么事。


      “没事……”白泽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顺便安慰鬼灯的情绪,果然,链接的存在也会影响到鬼灯,可……那被捆绑在实验台上胳膊插满管子面目苍白晕厥过去的人……让白泽忍不住弯下腰捂住胸口,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呕吐出来。







emmm…估计快完结了吧(挠头…)第一次写这个比较长一点的故事,写着写着自己都蒙了,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鞠躬…)仓促的迎来结局,真的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可能连原本想写什么都忘记了。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