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字短情长(短小)

混个更吧~




Agname

   白泽天天‘恶鬼、恶鬼’的称呼鬼灯,无论是气急败坏的与对方争执,并发誓再也不理他的时候,还是喝醉酒红着眼沁着泪眼波流转注视着对方的时候。

   鬼灯只称呼白泽‘白猪’,带着嫌弃的表情,小心思藏在那双挑起的眉眼里。

Blind

   白泽去见鬼灯在三生河岸被恶灵侵袭了眼睛,虽然身体没什么大碍,却要忍受好几天的黑暗。

   鬼灯看着坐在原地不敢乱动白泽,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心脏疼的要裂开。一棒拍散了恶灵。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啊!”却在对着他带笑的眼埋怨的话悉数咽下,赶紧握住那人像孩子般无助伸出的手。

Contradiction

   “金鱼草和我,哪个重要!”也会有这种时候呢,白泽涨红了脸气冲冲的质问鬼灯。

   “我和你遇到的女孩们,哪个重要!”少见的鬼灯也会回击。

   “当然你重要!”白泽这一点可爱的紧,气昏头的时候失去了思考能力,真心话无所遁形。

   “……”鬼灯毫不掩饰的挑起嘴角,一把拽住扭头想逃跑的人,按在自己怀里,“您还真是…蠢…”

Destiny

   “喂,恶鬼,如果当时你或者我不是代表,我们是不是就不会相遇了?”

   “极乐满月不是一直在那里吗。花街不是你的常去之地吗?我又不是永远不会生病。”

   所以,根本无需担心啊,总会遇到彼此的。

Embrace

   仔细算起来,两人面对面拥抱的次数并不多——还都是在夜晚。

   白泽喜欢鬼灯身上特有的烟草气息,喜欢对方抱着自己入睡,交织的安全感尤为安心。

Family

   白泽超级嫌弃鬼灯的房间,乌漆嘛黑总觉得要凉进骨子里。

   ‘那您别隔三差五丢下桃源乡的工作夜不归宿啊!’——来自桃源乡某一不愿透漏姓名员工的控诉。

Grope

  眼睛 不方便的白泽张着双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那么熟悉的极乐满月,却仍免不了磕磕跘跘。

   “受伤了就不要乱动了!”只一个请假的功夫,鬼灯就看到白泽坐在地上咧着嘴捂着膝盖。

   是该心疼还是生气呢?

Herb

   鬼灯爱惨了白泽一身的药草的香气,无论是累极昏睡在办公桌上,那双沾着清冽味道轻柔摁压在自己太阳穴的指尖,亦或是那人光着脚风风火火扑进自己怀里,扬起在空气中的味道。

Inevitable

   “噗…恶鬼你也有今天,噗…哈哈…”鬼灯晕乎乎的抱着被子,不小心感受了风寒,头昏脑胀。

   难得见到这么虚弱的鬼灯,白泽心情大好的为人煎药,末了,额头抵着对方汗湿的额头。

   “恶鬼,你这个样子超级衰,你再不好起来我就去花街喝酒不管你了。”

   Jewelery

   白泽拿着麒麟送的玉石,手磨破皮做了一枚平安扣送给鬼灯,那人却怏怏兴致不高。

   “不好看吗?”白泽不敢问鬼灯,就算觉得不好看也不会告诉他。

   “过来!”蕴着怒意的声音拉回白泽的思绪,鬼灯拿着膏药涂抹在白泽手伤的手指,悠悠叹了口气。

   你就是我这一辈子已经得到的珍宝,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你。

Lottery

  白泽比鬼灯庆幸遇到自己还要庆幸遇到对方,遇到那个不善表达处处与自己做对的地狱辅佐官,可能是身为神明唯一给自己带来的福泽——当然,他才不会告诉那只恶鬼。

Marriage

   鬼灯与白泽有幸在现世度过一次七夕,白泽埋怨鬼灯不仅没有送自己礼物也从来没跟自己求过婚,鬼灯拉着白泽奔跑在午夜的街道,直到白泽喘不上气来一把将人揽到怀里。‘扑通、’‘扑通、’白泽紧紧攥住鬼灯的衣服,隆隆作响,“啊……我听到了……”

Neck

   白泽喜欢将头埋进鬼灯的脖颈,面对面拥抱额头靠着对方的锁窝,或是从背后下颌压着对方的肩膀。

   “万一是别人怎么办?”白泽不止一次在他工作时从背后突袭鬼灯,那人只侧过头在他额角落下一吻。

   鬼灯才不会告诉白泽,你卡的位置,你压的重量,身体有好好的记得。

Orchard

   鬼灯有金鱼草花圃,白泽有桃花林,白泽理解不了鬼灯的审美,那群嗷嗷乱叫像拍恐怖片的生物有什么好的。

   “你这审美畸形的恶鬼!”

   “哦?可我觉得您比金鱼草好看。”

   ……那……这审美……

Pronouncement

   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会担心对方变心的人,但鬼灯仍抑制不住在白泽混迹花街的时候第一时间‘偶遇’出现在现场。

   鬼灯艳遇缠身的时候,白泽也会好巧不巧的出现,顺便‘宣示主权’。

   嗯…鬼灯尤喜欢见到这样子的白泽。

Quarrel

   矛盾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只是你们为了桃源乡的实习药剂师是被谁喂胖了这种事情大打出手,有考虑过它们的感受吗?

Rib

   鬼灯黑着脸将喝的烂醉的白泽从花街背回去,还得忍着怒气伺候人洗漱。

   “一、二、三……”理智下线的白泽手指划过鬼灯的胸膛,“一、二……”“诶?你的肋骨比我的多?”

   一脸认真双颊绯红的可爱模样,撩人无形最为致命。

   “啊!”宿醉醒来的白泽难以置信的摸着自己酸疼的腰,看着身旁露出的头顶,气不打一出来,“恶鬼,你倒是告诉我!宿醉头疼正常,为什么会腰疼啊!”

Serein

   桃花源偶尔会有晴空雨,阳光下闪着翠色的水滴,嘀嗒嘀嗒、白泽光着脚踩在草地,彩虹会从尽头升起。

   总想着让某位工作狂也能看到这副景色的白泽,早早打探了消息,和鬼灯约好了时间却被放了鸽子。

   鬼灯处理完紧急事件只来得及看到焕然一新的桃花源,和紧闭的极乐满月。

   “白猪,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都是我遇见的最美的风景。”白泽,你要赶紧开门,鬼灯红了耳尖的模样可不多见。

Tear

   白泽情到深处眼角微红,液体蔓延挂上睫毛,晃悠悠被鬼灯吻去,这个样子的白泽会让鬼灯放下所有,什么工作,什么金鱼草,什么手办——通通消失吧,他只想要眼前这个人。

Weakness

   大多数时间都是鬼灯忙的几天见不到人,但在流感高发的时节,白泽地狱天国两边跑的脚不沾地,偶尔遇到,也只能匆匆打个招呼。

   “啊,鬼灯大……”

   “嘘……”鬼灯示意来人噤声,轻手轻脚走到歪着身子睡着的人身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白泽身上。

   手指轻点在白泽的眉心,“该死的流感,赶紧过去吧……”

Uniform

   最初白泽和鬼灯两人互相嫌弃,每每有人说他俩长得像,两人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

   后来,白泽错穿了鬼灯外套在地狱晃悠,惹来一众的“鬼灯大人好…”惹得某人对着镜子思索良久,“究竟哪里像了…”

Vessel

   鬼灯的脖颈很美形,侧头露出的肌肉弧度让白泽总忍不住用牙咬,再用唇感受皮肤下的搏动。

   “咳,鬼灯大人…”上班时顶着白泽留下的记号,狱卒泛着笑意的招呼最初让他很羞赧,久而久之,就变成厚脸皮的‘炫耀’了。

Vulnerable

   白泽心善又傻,容易被骗,三途川的孩子斗不过鬼灯,便起了心思攻略白泽。

   “白猪,你离他们远点!”又一次被那群孩子抓伤了胳膊,鬼灯一边上药一边埋怨着。

   “只是想着,我多陪陪他们,他们就可以少给你惹麻烦了。”

   “……笨……”

   你受伤了才是麻烦啊。

   Zero

   尘归尘,土归土,我仍觉得此生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你。





碎碎念,(ಡωಡ)   背单词的产物,背到herb时,突然就想起了白泽,我也想闻白泽身上的味道(╯‵□′)╯︵┴─┴🙊🙊怨念~~

评论(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