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因为是你

         欢乐向(大概?)
         总觉得有不合理的地方,却不知道怎么修改,大家随便看看吧。🤓🤓

    啊!啊!阿嚏~该死的恶鬼到底有什么好的!”白泽躺在妲己小姐的腿上,一边猛灌着酒,一边揉揉红肿的鼻子顺便愤愤不平的埋怨着。


   “长着一副面瘫脸!动不动就暴力!十足的抖S!真是搞不懂现在女孩子们的喜好啊……”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白泽的脸上泛起红晕,眼角因为醉酒沁着眼泪,迷迷蒙蒙的看不真切面前的人……


   “白泽大人,你醉了吧。”也难怪白泽会这么愤懑,毕竟很多可爱的妹子拒绝他的话都那么千篇一律……


   “白泽大人太轻浮了……还是比较喜欢鬼灯大人那种专一型的。”一刻钟前娇羞着拒绝自己的女孩们仍历历在目。


   “您明明知道问题在哪里……却不尝试改变呢?”妲己叹口气,该说他聪明还是愚笨呢。


   “小妲己~也这么不可爱。还有啊!她们怎么知道那恶鬼专一啊!”


   “欸~白泽大人不知道吗?鬼灯大人前几天接受采访的时候有说过哦~自己一直有个伴侣……但是因为个人原因不方便公开什么的……”


   咳咳咳……白泽手一抖酒水不光撒了一身,还呛的不行。


   “白泽大人?”


   本就嫣红的脸颊又浮上了淡淡的诡异的粉红,白泽坐起身来拍着自己的胸口。


   脑袋却在飞速旋转思考鬼灯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说实话……大家都很好奇是谁呢?您不好奇吗?白泽大人。”妲己看着白泽的反应,觉得有点违和。总觉得不应该是这么镇定的样子。


   “鬼灯大人喜欢的人一定又温柔又美丽……这几天店里的客人都这么说呢。”


   真是对不起,我又不温柔又不美丽。白泽默默腹诽道。


   “哈……哈……阿嚏~”白泽忙不迭的摆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干嘛要好奇他。”


   “呀,天色不早啦,我先走啦,妲己酱~”白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身子一歪,妲己赶紧伸手去扶,险险撞到门边。


   “白泽大人回去记得好好喝药哦~”身为医生自己感冒也不知道吗?


   被搀着走到门口,白泽拍拍自己的衣摆,回头跟妲己挥了挥手。脚步虚浮一蹦一跳的朝着桃源乡的方向走去。


   温柔……美丽吗?


   不行,头有点晕,没控制住喝多了呢。脚底像是踩在棉花上没有着力点。“竟然没有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谢啦,土地神。”看着近在眼前的极乐满月,白泽露出嘲讽的微笑。


   “阿嚏~”越来越严重了呢,感冒。


   “呀!白猪!”黑暗中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白泽没注意到那人一身黑融入了夜色,不禁吓了一跳。


   “干嘛!?辅佐官大人?”白泽挑了挑嘴角,又露出一副笑嘻嘻的欠打的表情。


   鬼灯叹了口气,“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别闹了……”握着狼牙棒的那只手伸了又握,反反复复终于伸向白泽。


   为什么会生气呢?


   昨天是地狱例行的体检,白泽虽然嘴里一万个牢骚,仍是早早将桃太郎叫了起来。


   “白泽大人,许久没见鬼灯大人了呢?”桃太郎嘟囔着,却看到白泽愣在原地,“白泽大人?”


   “嗯……确实是许久未见了。”白泽笑笑,心里有些酸涩。人渐渐少了起来,桃太郎便被白泽赶回桃源乡。


   剩下白泽一个人好不容易忙完的时候,地狱已经一个人都看不到了,恶鬼参加友好交流访谈会已经出差两个月了,近来应该会回来了吧……


   白泽捶捶自己酸的不行的胳膊腿,起身准备回去,但却突然被一子二子一边一个抓住了衣摆。


   白泽看着她俩捂着肚子,不禁扶额叹息。“该死的恶鬼,座敷童子还饿着,都不知道走前给她俩安排好吗!”吐槽完还是认命的走向厨房。


   后来看着两孩子吃着晚饭,自己反倒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子:“老中医睡着了”


   二子:“给我们做了很好吃的红豆饭。”


   鬼灯突然提前回来的时候,座敷童子就跑上前去,拉着他走向了白泽。


   “啧。蠢猪,今天完成不了可以等明天啊。又不在乎这一时!”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仍轻轻的将人抱起放到自己房间。


   “啊~什么时候了,你回来啦。那我先回去了。”白泽躺下的时候明显觉得不是熟悉的感觉,揉着眼睛坐起身来准备下床回去,期间还打了个呵欠……


   “算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鬼灯按住了白泽的肩膀,揉了揉他发卷的头发。


   一子二子飞快飞过来压在了白泽的身上,白泽许是困的不行了,闭上眼睛就放松了身体。


   鬼灯难得笑了笑,收拾妥当睡在了里面。


   这本来是多么美好而又和谐的事情对吧。但是!


   半夜,白泽坐在地上一脸懵逼揉着呆毛看着坐在床上脸色发黑的鬼灯。心里就像弹幕炸了一样!“什么情况!”缓了好一会,腰上传来的痛感和鬼灯伸出被窝的脚证实了白泽的猜测……


   “你……”白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看到一子二子挂在鬼灯身上仍睡得香甜整个人就不好了,说不清是什么的感觉溢上心口。


   鬼灯也在白泽逐渐恢复清明的眼睛里清醒过来。


   下一秒,就眼睁睁的看着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的白泽消失在眼前。


   啊!委屈!委屈的不行!该死的鬼灯,你以为我为什么非得在今天把工作完成啊!


   忙活一大天,没见你安慰一声,夜晚竟然一脸把自己踹!踹下床。蛤!?


   白泽扶着自己的腰穿梭在空无一人的地狱~出的太急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阴风阵阵,凉意渗入脚底,就连鬼灯门前的金鱼草都摇曳着睡得正香。


  白泽不由得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天刚亮,就冲进了妲己的店……跑进客房抽出被子裹在自己脚上。


   期间鬼灯确实来找过,奈何妲己早已被嘱咐过……


   看着鬼灯阴沉的脸,妲己在心里默默给白泽又加了一笔账!


   果然不暴露在阳光之下的爱不仅得不到祝福还会让当事人患得患失……白泽悠悠叹了口气。自己这是怎么了?


  胸口有点涩,两个人偷偷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该说隐藏的太好还是别人太傻了,反正没有人知道。


   自己仍过着调戏妹子花天酒地的生活,那个恶鬼还是改不了工作狂又暴力的性格。对了,还有那对金鱼草莫名其妙的执着。好像一切都没什么不同?


   但是事实上确实有些东西是改变了的。见到他的时候,心里欢呼雀跃,如果不是这个形态,尾巴都开心的想要摇动起来。


   但是在他心里自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白泽不止一次问过自己。金鱼草比自己重要。工作比自己重要。虽然只有两个对比。但是鬼灯的生活中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嗯。他收养的女儿也很重要。白泽捏捏自己发酸的鼻子,什么嘛,我可是生活了亿万年的神明啊……竟然吃孩子的醋吗?


   真是……不像话啊……


   白泽平躺在地上,伸进被子里的脚终于暖和起来,眯着眼睛小憩起来。


   “桃太郎君……白泽回来了吗?”静悄悄的桃源乡,只有桃太郎一个人在屋里忙活。


   桃太郎愣了一下,没去纠结鬼灯今天对白泽不正常的称呼,“白泽大人……说是今天是重要的节日……要去跟朋友过,应该是去找朋友了吧,”昨天白泽大人开心的样子还在眼前,“很久没有见到白泽大人这么有兴致了。”


   重要的日子?鬼灯努力回想,好像近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


   “鬼灯大人……”桃太郎绞着手指,吞吞吐吐。谁让自己去送药被妹子们围着打赌还输掉了呢,但是还是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全啊!“合众街的小姐们很好奇……您的伴侣?”


   虽然很模糊,但是我有很好的传达自己的意思吧!桃太郎也没指望得到鬼灯的回答,只求他不要拍死自己才好。


   “是个很欠揍的人,在一起这么久也不完全了解他。总的来说,是个令我感到焦急和快乐的人。”


   “欸!?”


   鬼灯常常感到挫败。总是不清楚那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也无法好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说的是真心话,什么时候说的是玩笑话。对着他那张轻浮的脸总让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只想好好的教训他。


   昨晚真的……条件反射。仔细想想昨晚竟然是白泽第一次在自己这里过夜,睡熟的他无意识的使劲蹬着自己的腰,力气大的自己都贴到了墙上无处可逃!两个小鬼许久没见到自己,闹着不愿回自己房间。


   才会条件反射一脚把他踹下去……


   这应该是一件小事吧……大概吧,平常两个人相处也是斗争个不停,更多的是白泽单方面受虐。比起那些,昨晚发生的事好像真的不值一提……


   但是,当白泽坐在地上,满眼的难以置信。眼角的泪堪堪要落下来的时候……自己的心也咯噔一沉……


   “所以说。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啊!?”鬼灯对着对面一脸微笑的人,说不出的焦躁!明明是一如既往的表情。可是总有哪里不一样。


   就连白泽都对自己这毫无缘由的心酸没有合理的解释。觉得自己像是在无理取闹一样……


   自己的年龄比对方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好像当初也是自己跟对方说的在一起吧。


   昨晚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而已……过完热恋期的那几年之后,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自己还过着一如既往的生活,鬼灯越来越忙。


   因为工作能力的提升,鬼灯的身影在除了地狱之外的地方也越发活跃起来。不管是来自己店的姑娘还是在路上碰到的女孩子一个个提起他都是一副崇拜的表情。


   果然,还是自己把他困在这所谓的感情里了吧。他……本来有更多的选择。


   白泽的嘴唇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握紧了拳头又强迫自己松开,“你……该有别的选择。”


   “……”鬼灯没来的及消化白泽话里的意思便被打断。


   “妲己酱说的没错,你的伴侣应该是又漂亮又温柔的女子,而不是我……”无理取闹、不可理喻——本来的自己也不是这个样子。


   其实两人并没有特意的选择瞒着别人,只是因为见面次数的限制和工作的原因还有相处模式的关系,并没有让别人产生“哦~鬼灯大人和白泽大人原来是爱人”的感觉。


   两个神经大条的人本来也没有觉得什么,但是白泽却越来越感到无力,越来越自卑。


   “我是做了什么让您产生这种错觉?”鬼灯一把抓过白泽,云层后面的月亮突然露出来,鬼灯看清了白泽发红的眼眶。心蓦地一疼……


   一个人总有弱点,白泽平常再怎么大大咧咧不着边际,可是还是没有自信能紧紧抓着眼前这个带给他另外一种幸福的人。


  没有的时候不知道,有过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


   鬼灯轻轻揽过白泽,“真是对不起。我明明在这里,却仍让您感到孤独寂寞。”


    “昨晚……没有从出差的生活转换过来……下意识的就……”鬼灯想起白泽夜晚睡觉的样子,不禁莞尔,这家伙的双脚怎么也暖不热,睡熟了就一直往自己的背下塞,在一起这么久早就习惯揽着他的腰压着他的腿入睡。


   难得见到鬼灯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再怎么难过,只要知道你是在乎的,心里的阴霾就消散殆尽了……


   “……”白泽轻笑出声。“我知道……”白泽努力改变自己一直以来睡觉的习惯,但偶尔仍会下意识的不停的把自己所碰到的障碍物推开。“呐~鬼灯我们今年见了几次面?”


   “六天半。”六个月了,出差四个月,还有地狱的工作要整理,总共见面不超过五次,加一起还不到一周!


   怪不得……这家伙会那么着急完成自己的工作。


   “白猪,我还做回原来的辅佐官吧……”白泽将下巴放在鬼灯的肩头,感冒加上毫无形象的流泪,鼻涕眼泪蹭了鬼灯一身。


   “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事业,就算是自己也不行。


   “可是……我也特别累。”鬼灯喃喃道,“再有一个月就是地狱的运动会,到时我会挑选适合的接班人的,我觉得还是做回本职的工作比较好,我并没有放弃什么,我是真的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因为没有你的气息。


  鬼灯长叹一口气,白泽突然就觉得心里一阵酸涩。


  回地狱前撒旦送了自己一份礼物,鬼灯怀里传来阵阵扑动。


   打开的一瞬间,两道黑色的影子飞出来,像是有意识般的落在两人左手手腕上,半指节长类似纹身一般的藤蔓随着动脉搏动而微微起伏……


   桃太郎看着鬼灯抱着白泽回来的时候心里是拒绝的。白泽大人难道被鬼灯大人揍得连路都走不了了吗!?可是……鬼灯大人的眼神……


   啊!啊!啊!桃太郎发誓,如果不是在自己看到两人握着的手上的印记想要惊叫出声的时候收到了鬼灯大人的眼刀,他一定会将这声尖叫传到地狱。


   “所……所以说……”桃太郎微不可闻的咽了口水……“鬼灯那个长达七年的伴侣就是……白泽大人吗?”


   鬼灯抱着熟睡的白泽轻车熟路的进了房间,“桃太郎君也早点休息。”


   蛤!?休息,接收了这么刺激又劲爆的消息我能休息的好吗!?


   “其实……这两位大人也很般配的……”阿香听着由桃太郎传播散开的爆炸性新闻,不理会当机卡掉的阎魔大人,竟然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