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一)

     “嘁~”见调戏不成,白泽掐了一把鬼灯的腰,“出去,我要洗漱。”鬼灯就差‘哈哈哈’的被赶出去了。


     “啊~白泽君你好,”阎魔第一次见到白泽。“鬼灯君啊,昨晚忘了跟你说了,白泽君暂时安排在公寓落脚,白泽君昨晚在哪里休息的?”阎魔为这事担心了一宿。


     “咳,”白泽不自然的轻咳一声,伸手握住了阎魔的手,“阎魔领袖你好,昨晚……休息的很好,您不用担心。”


     “对了,鬼灯君,基地的位置研究出来了吗?”


     阎魔领袖的思想跨度也太大了吧,白泽握着阎魔的手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这算是他们哨塔的机密,自己在这里到底有些不合适吧,“那个……要不我先去见切西亚?”白泽尴尬的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


     “没事……阎魔领袖没想瞒你。”鬼灯通过连接安慰着白泽,白虎呲溜又钻进白泽的图景去骚扰麒麟去了。“……”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D塔这就算是跟桃源乡坦白了自己的阵营,接下来就等桃源乡的回应了。


     “可是我不能代表桃源乡给你们一个答复。”白泽抱歉的跟鬼灯说道,这件事,百分之七十不会发展到八座哨塔开战的地步,只要不开战,桃源乡明面上就不会跟任何一个哨塔结盟。


     “我都知道,你不用有顾虑,领袖不是在逼你和我们合作,只是想为你们提供有用的信息。”鬼灯理解白泽和桃源乡的处境。


     阎魔尴尬的看着这静谧的场景,刚想再次询问,白泽静静的开口了,“基地的位置暂时可以放到一边了,他们的主要研发人员普利已经不在了,不用担心他们会继续制造向导素,但是撒旦的王牌肯定不会是这个。”


     阎魔一愣,看来白泽掌握的信息远远比自己要多。“我也有问题想要问问切西亚。”


     “鬼灯君……白泽……是什么立场?”白泽一个人进去见切西亚,阎魔和鬼灯等在走廊聊天。


     “桃源乡的立场很明确,但是却不能明明确确表现出来。那家伙最多能做的就是以白泽的身份和我们合作。”


     “那也好。”


     “白泽桑,你来啦?”切西亚坐在屋子的角落里,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眸,抬眼见是白泽,嗤嗤的笑起来。


     白泽见她这副样子,不由得心酸,蹲下身坐在她旁边,“你说你也是领袖,怎么会被撒旦三言两语蛊惑了去,不然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


     “呵呵,蛊惑?”切西亚悲戚的笑起来,抬眼冷冷的看着白泽,“白泽,你真是天真……又善良,我们只是一拍即合而已,算不上蛊惑,只是没想到,还没开始我就输了……呵呵……”


     “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伪装成哨兵吗?”


     “……”


     切西亚摆摆手,铁链发出“哐当”的声音,白泽听得心焦,“猜也能猜到应该是跟三十年前的事情有关吧。”白泽身子一僵,那片血色仿若还在眼前,切西亚很好的察觉了白泽的异样,“你说撒旦若是建立了他的王国,我身为向导会落得何种下场呢?”


     “他应该会许诺你相应的政权吧?”白泽托着下巴,“你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人。”


     “你说的没错啊。可是……”切西亚嘲讽的咧开嘴角,“他没告诉我他秘密研发向导素的事!”切西亚恨得牙痒痒,紧握着的手指甲深深嵌进掌心,这事还是阎魔在问自己时得到的消息。“我才是那个用之可弃的棋子!”


     “我只是不想成为三十年前的猎物,我有什么错!”


     “想要活下去的你没有错,但你却用了最不可能的方式,向导是一个群体不是一个人,你不可能脱离群体选择独善其身。”白泽伸手握住了切西亚满是伤痕的手。


     “撒旦的王牌跟三十年前有关系,真正跟他一条船上的只有撒斯姆,亚伯罕那家伙城府太深,你的桃源乡现在是最危险的……”切西亚想要跟白泽说的只是这个,从她知道自己被撒旦欺骗开始,她就不在期许撒旦能来救自己了。


     “谁也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就算是为了桃源乡你也得好好保护自己……还有……鬼灯先生和你真的很合适……”


     “你看,这世界还和三十年前没有两样。”


     “白泽……你能抱抱我吗?我好冷……”切西亚眼神开始涣散,祈求的看着白泽。


     白泽伸手将切西亚揽进怀里,她浑身冰冷止不住的颤抖。大片的森林慢慢覆盖寒冰,切西亚就站在那里,笑意吟吟的任自己慢慢被冰封起来,“白泽君……若是有缘再见……”


     白泽笑看着切西亚,“那就……有缘再见……”


     鬼灯背对着阎魔不自觉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仿佛被人捏在手里,胀闷的难以呼吸。“白泽……”


     门打开的时候,白泽已经打开了切西亚的手链,将人好好的放在床上,“抱歉,阎魔领袖,切西亚小姐陷入了混沌。”


     阎魔看着浑身散发出冰冷气息的白泽,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吩咐人好生照顾切西亚。


     “你说……向导被代替是必然的吗?”鬼灯走在白泽旁边,白泽的情绪还是不太稳定,蓦然一句话打破了沉寂。


     “……”白泽停下步子,侧身看向鬼灯,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我只确定一件事,你是不可被替代的。”鬼灯握住白泽带着凉意的手,他不知道白泽的坚守和伤口,他只需要等,适当的时机白泽会告诉他的。


     “你呀……”白泽垂下头,抓住鬼灯的手,“我相信万物的形成都是有道理的,桃源乡在一天,就保他们一天,我在一天,就保桃源乡一天。”


     “我在一天,就保你一天。”


     鬼灯拉着白泽往住所走,轻飘飘传来的一句话彻底让白泽乱了心神。心跳隆隆作响,垂下的眼眸刚刚好让白泽错过了那人发红的耳尖。白泽一扫阴霾,又仰起脸露出纯粹的笑。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基地一趟,切西亚说那里有撒旦的秘密王牌。”两人头抵着头跪坐在地上,鬼灯拿着笔标出基地的大概范围。


     “具体位置暂时还不清楚,只知道是在N塔周围可监视范围内。”


     “那就应该在一公里以内,不能太远,一旦遭到入侵,N塔必须有时间快速赶到增援,既然这样的话,调查地点就交给我吧。”


     “等等,”鬼灯抽回地图,“等位置确定了,我必须跟你一起去。”


     “好。”白泽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没有用。
两人在房间闷了几天,白泽期间跟桃源乡进行了联系,终于确定了基地的位置,接下来就是寻找机会潜入了。


     “啊……饿了”白泽捂着肚子,终于知道饿了,天色不早,正巧餐厅开饭了,鬼灯带着白泽慢慢往食堂走。


     “啊~阿香小姐,好久不见~”食堂大厅里,哨兵们正好奇跟着鬼灯的白衣人是谁,就看到他冲着坐在角落里的阿香小姐奔过去!那可是咱们哨塔唯一的向导了,别仗着你有着和鬼灯大人一样帅气的脸,就可以勾搭我们的向导小姐姐!


     蠢蠢欲动的哨兵们交换眼神,色欲熏心的白泽丝毫没有发现从桌子边伸出来的一条条腿,仍不迭的朝着阿香跑过去。


     “呀~白泽长官好久不见~”阿香抬起头见是白泽,又惊又喜,不过好像也习惯了白泽这副样子。


     “!!!”刷刷刷,一排的脚全部收了回去,哨兵们正了正脸色,仿佛刚刚伸脚想要阻拦白泽的不是自己一样。据前段日子集训的哨兵们说,得罪白泽就等于得罪一半的向导!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可都在他手里。


     鬼灯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倒是丝毫没有显现出来,几个眼神扫过去,一众儿哨兵的心肝都颤了又颤。


     “白泽长官怎么来了D塔,妲己酱还好吗?”阿香是是妲己的前辈,因为D塔是她的故乡,虽然档案仍然归桃源乡管理,但她人相当于完全脱离桃源乡了。不过,经过后期观察,也准予她此项权利罢了。


     鬼灯坐在白泽旁边,朝阿香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小妲己嘛……毕业之后便下落不明了~桃源乡现在还在寻找她的踪迹呢。”


     “啊?什么时候的事?那现在有消息了吗?”阿香现在还记得那个机灵的小姑娘,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跟茄子一起跟在自己身后。“茄子还好吗?”


     “那孩子现在也成长了许多。”


     鬼灯看着两人交谈甚欢,自己丝毫插不上嘴,撑着下巴视线时不时的扫过白泽,可白泽完全没有注意到,仍一脸花痴的盯着阿香,鬼灯放下碗筷淡淡开口,“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泽摆摆手,“拜拜……”鬼灯大人啊,拜托你把这家伙也带走啊!阿香突然觉得周遭一凉,打了个寒颤,鬼灯大人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鬼灯前脚刚迈出餐厅,白泽后脚就偷笑开了。“白泽长官,当年走的时候您教我的桃花酿,今年酿了一些,等会我做些点心拿给您尝尝。”


     “有酒!”白泽眼睛又开始发光,都怪恶鬼,自己半个月滴酒未沾了。


     “啊……您的酒量还是这么差呢……”阿香点心还没做好,白泽自己一个人在亭子里已经喝了半瓶酒了,整张脸埋在桌子上,带着傻傻的笑,一看就是醉的差不多了。


     阿香正纠结怎么安置白泽,白虎突然从一旁窜出来,舔舔白泽的脸,“别闹……”白泽揉了揉白虎的头,翘起的尾音长长的拖起……显出几分撒娇的味道,阿香愣在原地,总感觉……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


     不到一分钟,鬼灯从阴影里走出来,白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椅子上滑下来,双手抱着白虎的脖子,脸一个劲的蹭来蹭去。


     “我先带他回去了。”鬼灯拉起白泽背在背上,想了想又转身朝阿香叮嘱,“你也早些回去。”


     阿香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淡淡一笑,白虎在一旁警惕的看着她。“不要担心~两个人意外的合拍呢~”听到阿香的话,白虎扭头拔腿追上鬼灯,讨赏的看着鬼灯。


     鬼灯现在腾不出手来,看它这副傻样子真想一巴掌拍飞出去。


     白泽双手紧紧箍着鬼灯的脖子,灼热的鼻息喷洒在鬼灯的耳后,“白猪,你松开点,不会掉下去的。”白泽哼哼两声,震颤顺着颈动脉传到心脏,完蛋,要出事。




(๑°3°๑)嗯哼~我也觉得要出事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