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十)

     被消遣了?


     “嗯?白泽长官……”感觉到有人进来,被子下面鼓动着,茄子露出红扑扑的脸,白泽端着一杯水摸了摸茄子的额头“好在退烧了。”


     “我的礼物呢?”茄子对自己躺在白泽的床上也不在意,估计也是习惯了,脑袋稍稍清醒就想起白泽许诺的礼物。


     白泽尴尬的笑了两声,“帮我把向导素拿过来。”鬼灯还没来得及跨进房门,白泽的话突的在脑袋中响起来……得,成跑腿的了。


     看清鬼灯拿进来的东西,茄子很抗拒的缩在被子里,但又忍不住想要伸手接过来,“没关系,那是缴获的物资。”白泽轻声安慰道。


     一听这,茄子立马掀开被子抢过鬼灯手中的向导素,举起来对着阳光,“这么多的话,可以合成相似度更高的向导素了。”


     “阎魔领袖,我有话要跟白泽说……”阎魔并没有将切西亚真的关到监狱里,特地为她安排了一间房,只不过上了手铐脚拷而已。不论阎魔怎么询问她和撒旦之间的合作,她就是一言不发,来来回回就是要见白泽,白泽……哪是那么好见的?阎魔没法,只得试试给石藤打了个电话。


     普利确实有所隐瞒,但是人生处事,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何况他也不是为了自己,所以在白泽问他的时候,面对他的愧疚与自责,白泽摆摆手并未在意。倒是茄子,似乎是不怎么喜欢他。


     两个领袖加上代理领袖白泽,加上普利,四个人私下里见了面,关于这批向导素背后还有很多秘密,真正的提纯方法在这里是没有机会再使用了,但是,知道详情会帮助白泽估计受害者。


     “普利啊,如果想在桃源乡好好待下去的话,就得忘掉你之前的做法,我们这里只有笨办法,生物合成,有兴趣的话欢迎你留下。”石藤接受了白泽的提议,普利太危险,如果再次落到撒旦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若他不知悔改,桃源乡也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地。


     “领袖。”普利站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我之前做的事情真的是情非得已,我也大概猜到了撒斯姆领袖的目的。我不会再碰那些技术了,我会留在桃源乡好好工作的。”


     白泽了却一桩心事,疲惫的靠在椅子上,“鬼灯君知道你是向导了?”葳蕤不怀好意的看着白泽。


     “啊?啊。”白泽吞吞吐吐不去看葳蕤的眼睛。


     “你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问问。”葳蕤好笑,走过去拍拍白泽的肩膀,“好好休息吧,接下来你又要出外勤了。”


     白泽看着鬼灯做的一日三餐气不打一出来,关键他自己又不会,三番五次在鬼灯面前犯胃病,导致现在自己吃什么都得经过鬼灯允许,啊……生无可恋,酒也不许沾……


     “恶鬼,我跟你说,你这是藐视人权!”在连续一周这样之后,白泽终于对着一桌子的清粥小菜怒了,鬼灯抬起头悠悠看了白泽一眼,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白泽在鬼灯抬手之前瞬间将面前温热的粥一饮而尽。


     麒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竟然有人能治得住白泽了,可喜可贺。


     白泽心里现在有个梗,两人这也算确定关系了,但是精神链接毕竟不稳定,你让他去跟鬼灯谈结合的事……不太可能。


     夜晚眼见石藤将鬼灯叫了出去,白泽在二楼露出头确定鬼灯走远了,蹑手蹑脚跑回房间把门上了锁,悄悄拨响了手机,“流子……我白泽……”


     “呀!白泽哥哥,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啦~”电话那头传来俏皮的声音。


     “那个,我跟你咨询一个情感问题啊。”白泽躲在窗帘后面从窗户那里可以看到石藤和鬼灯仍坐在椅子上聊天,脸颊渐渐升温。


     “怎么啦?白泽哥哥~你遇到喜欢的向导啦?什么时候带过来我们看看吧,爷爷可想你啦……”流子就是青丘领袖的孙女,和白泽也算熟识的朋友,可惜完全不像青丘领袖想得那般佳偶天成。


     “啊……不是我,是塔里的向导。”白泽拍了拍自己发热的脸,深吸一口气,“那个……我问你啊,如果向导和哨兵在差点结合的时候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没有结合,后来……该怎么……呃,要怎么建立完全连接呢?”


     “……那两人是相互喜欢吗?”


     “嗯,大概是……的……”


     “那就不要怂,就是上啊!”对面瞬间提高了音量,流子激动的从床上跳起来,怀里的零食刷啦啦落了一床……“我跟你讲,白泽哥哥,告诉那位向导,如果没有勇气,酒壮怂人胆知不知道啊!”


     “别别别……流子,你冷静,”白泽将手机拿开揉了揉震的发麻的耳朵,这丫头,脾气还是这么火爆,探头看见鬼灯已经起身准备回来,白泽急急想要挂电话,“流子,我先不跟你说了,有机会再聊。”


     挂掉手机的一瞬间还听到里面传来“加油……别怂……”的声音,呼,白泽重重叹口气,摇摇头,这丫头倒是一点没变。


     “你刚刚怎么了,心跳那么快?”鬼灯靠在门上看着满脸通红的白泽,‘咚咚咚’的还以为白泽出了什么事,差点在石藤领袖面前露出马脚。“发烧了?不会是被茄子传染了吧?”走过来想摸摸白泽的额头。


     “没事,”白泽把被子一拉,盖住半张脸,声音闷闷的,“石藤领袖找你什么事?”
鬼灯坐在床沿看着明显不正常的白泽,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热,想起石藤的话心里不禁一疼,“说是切西亚要见你,让你明天和我一起回D塔。”


     “哈!?”白泽把被子一掀坐正了身子,“我还在想是什么外勤,原来是这啊!”


     “怎么了?你不想去?”鬼灯也把身子往前一伸,堪堪要碰到白泽的鼻尖,“也……不是。”白泽刚消下去的红晕又爬上脸颊。


     “明天一早就走,车尽量开慢点,夜晚之前也能到了。”鬼灯记得这家伙晕车晕的厉害,就算有药开慢点也好受些,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白泽这副模样,鬼灯都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吻上去。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轻啄了白泽的唇,揉揉他些许凌乱的头发。鬼灯转身回了客卧,“什么嘛……”


     鬼灯替白泽关好门,背靠在门上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结合对于白泽而言意味着风险,自己就成了打开他秘密的缺口,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白泽的想法,不过没关系,白虎吐着舌头乖乖趴在地上瞅鬼灯,鬼灯揉揉白虎的脸,“我们可以等……”


     “长官,桃源乡的排查太严格,我们无法潜入得到您想要的情报,不过鬼灯刚刚和白泽一起出门了,看样子是往D塔方向走了,还需要继续跟踪吗?”


     “算了,撤销吧,继续这样下去也没有收获。”D塔的排查有过之而无不及,说话的人放下电话,勾起嘴角,领袖的抉择很明智。


     D塔周遭的环境没有桃源乡舒适,建在沙漠的外围,刚开始还好,白泽靠着药片还能生龙活虎,愈靠近路越难走,后半截路程,白泽直接裹着毯子躺在后座睡觉。看白泽脸色苍白,鬼灯尽量挑些平稳的路,这就导致了两人到的时候都后半夜了。


     阎魔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他倒不是担心鬼灯,就怕白泽路上出点什么事,眼瞅着都快凌晨了,才谢天谢地接到通知说两人到了。


     阎魔走到门口的时候鬼灯刚好停下车,“鬼灯君,怎么这么晚,白泽君呢?”副驾驶没见到人,后座也没人,别是出了什么事吧。


     鬼灯朝阎魔敬了个礼,又绕一圈拉开后座的门,白泽蜷着身子睡得正香,白虎这次化成巴掌大的样子趴在白泽脖颈处,尾巴时不时抖动一下。


     阎魔一脸懵逼,白虎这家伙平时谁都不亲近,见到自己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看来桃太郎他们说的没错,白泽与向导接触的多,白虎这小子莫不是看走眼将白泽认成向导了,那就惨了。


     “白泽君这是?”阎魔也没见过白泽,按理说他现在是代理领袖,应当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


     “这家伙有点晕车,所以路上才耽搁了,阎魔领袖早点休息吧,明早我带他去见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看人睡得那么熟,阎魔也没好意思把人叫起来。


     鬼灯一路把车开到自己楼下,“喂,白猪,我们到了。”白泽哼哼两声,把头埋进了毯子里,鬼灯摇摇头,身子钻进后座把人抱出来,还好现在没人,若是被人看到了,整个哨塔明天都得炸。


     迷蒙着睁眼,白泽意识一片混沌,什么时候到的?这是谁的房间怎么这么暗?听到头顶传来浅慢的呼吸,白泽全身紧绷起来,自己的腰上还搭着别人的手,白泽紧张的呼吸都忘了。


鬼灯微微睁开眼,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勾了勾嘴角,头往下一低,下巴压在白泽头发上,手臂稍稍收紧,将人紧紧箍在怀里。


     白泽笑了笑,脸贴着鬼灯的胸口又沉沉的睡去了。


     白泽再次醒来是被水声吵醒的,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脚上穿着想也知道是鬼灯的拖鞋,晃晃悠悠往洗手间走。


     “起来了?”正巧碰到鬼灯洗漱完毕,“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收拾好我带你去见阎魔领袖。”


     “这是你房间吗?”白泽刚刚大致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就只有一间卧室,感觉连他自己都很少回来住。


     “因为我委托比较多的原因,确实很少回来。”也对,像他们这些首席哨兵,遇到国际犯罪之类的总会被派遣出去,桃源乡只是不参与调控而已。


     白泽挑起嘴角一只手搭上鬼灯的肩膀,另一只手指尖挑起鬼灯的下巴,“考虑一下跟我回桃源乡怎么样~小爷保你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鬼灯满嘴泡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泽,缓了一会才开口“你来D塔我也能保你‘荣华富贵’”。


     “嘁~”见调戏不成,白泽掐了一把鬼灯的腰,“出去,我要洗漱。”鬼灯就差憋不住笑的被赶出去了。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