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九)

     “又见面了……”


     白虎突然窜回图景让鬼灯从睡梦中惊的坐起来,拉开窗帘太阳还未出来,想必是白泽快回来了,鬼灯赶紧穿好衣服下了楼。


     这样看来白泽的向导能力级别应该比切西亚要高,塔内还没接到消息白泽要回来,白虎已经通过连接率先跑回来了,这距离……还仅仅是精神结合,估计石藤和葳蕤两位领袖也不可能保持连接。


     昨晚回的太晚,哨塔人寥寥无几,今早才发现,到处是急急穿梭的人,“呦……竹沥,白泽长官等会回来了,你的体能考核又不及格怎么办?”一个十五六的男孩嘴里叼着一块面包,飞快的从一边跑过来,一掌拍在那个被叫做竹沥的孩子的背上,又哈哈笑着跑远了。


     那个叫竹沥的孩子鬼灯有印象,向导技能训练排名很靠前,但是每次的体能训练都垫底。


     “哼~”竹沥委屈的撇撇嘴,“就差一分就能及格了,明年!”那孩子握紧了拳头,朝前面的孩子喊到,“明年一定及格让白泽长官带我去做精神梳理实习。”


     “好好加油,你可以的,赶紧走吧,快迟到了……”一群孩子嘻嘻哈哈闹着跑远了。鬼灯突然就觉得心底一暖,白泽……对这群孩子总是溺爱着,顺着小道缓缓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南门,坐在一旁花园的石凳上,半小时后,茄子穿着病号服鬼鬼祟祟的在灌木丛里露出脑袋。


     鬼灯摇摇头想去抓着他送回病房,身后引擎的声音传来,鬼灯扭头朝着门口看去,几分钟后一辆车缓缓停在面前,茄子蹭的窜出去急急的打开后座的门,又停下了动作。


     鬼灯好奇的走上前,白泽仰面躺在后座睡得正熟,右边胳膊上枕着圆圆的脑袋,外套也在旁边搭着,一双小脚丫从衣服下伸出来贴在白泽的肚皮上,开门的声音没有吵醒白泽,但是一旁的衣服却怪异的动起来来,‘哈’~钻出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小脸也不知是憋的了还是睡的了,红嘟嘟的。


     茄子呆愣愣的看着这情景,结结巴巴的拽着鬼灯的衣服,“白泽……长官,什么……什么时候结合有了孩子的!?”


     “!?”鬼灯想这孩子什么脑回路,伸出手摸了摸茄子的额头,还是有点烫。许是茄子的声音有点大,白泽‘哼哼’的想要翻身继续睡,空间太小翻到一半本能的停住了。


     鬼灯认命的低下腰钻进去想把孩子抱出来,白泽好巧不巧的伸腿一脚踢到鬼灯的伤口上,‘嘶……’下意识的捂住了腰,白泽瞬间就清醒了,脑袋里突然出现的紧绷感让他直直坐起身子,入眼是弯着腰的鬼灯。


     白泽急急从车里钻出来,掀起鬼灯的衣角,白色的绷带又渗出血迹,“我……你……”脑袋里又出现鬼灯放大的脸,白泽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干什么。


     茄子在一旁看着白泽,好奇怪,白泽长官是医学院毕业的,这点小伤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紧张的样子。


     “茄子还说这丫头是你的女儿呢……”鬼灯笑笑直起身子,捏了捏白泽的手示意自己没关系。白泽不自在的轻咳两声,“等会再重新帮你包扎……欸!?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


     呃……白泽长官你不觉得你的反射弧有点长吗?


     一瞬间白泽的思绪百转千回,才意识到,嗯,好歹还是个代理领袖,这个样子真是太丢脸了。


     “东西应该已经送到我办公室了,你等会去取吧。”白泽面上恢复以往的样子,心里是什么情况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茄子!又从病房逃出来了是不是!”看到藏在鬼灯身后茄子,白泽脸一黑,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他的鼻音有些重,还叮嘱他要听医生的话,茄子每次生病,小孩子心性一览无遗,立刻成团宠。


     白泽凑过去牵着茄子,“你抱着那孩子。”鬼灯脑袋轻飘飘传来一句话,有链接真方便,鬼灯嘴角抽了抽,和小姑娘大眼瞪小眼,还好小姑娘给他面子不哭不闹。


     走在路上一家四口即视感,“白泽长官,我昨天夜晚又做噩梦了……”茄子拽了拽白泽的手,小脸一红怯懦糯开口,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


     “嗯?又看到那个讨厌的人了吗?”


     “嗯……”


     “那茄子有没有努力打倒他?”


     “嗯呐~”茄子重重的点点头,终于笑起来。
“茄子是我们哨塔最优秀的向导了。”从茄子开口说自己做噩梦开始,鬼灯就察觉到链接那头传来的感情,心疼、担忧、鼓励、又有些愧疚。


     茄子从昨天见面就有些不对劲,这个样子就跟七八岁的爱撒娇的孩子一样……白泽飘过来一个了然的眼神。


     “茄子小时候被拐卖过,桃源乡执行任务救下来的,遇到他的时候已经剩半条命了,因为被囚禁的太久,心智发育的不太好,来了哨塔夜晚天天做噩梦,饭也不吃,天天输着营养液吊命,过了两年分化成向导,石藤领袖让葳蕤领袖给他那段日子的记忆‘锁’起来了……还好实行的早,不然等这孩子到了现在这级别,也没办法了。生病的时候他就失了自控屏障,就像是……潜意识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样,痛苦也变成了梦,可能是因为那段日子是我照顾的吧,所以每次生病就很粘我……这样……也挺好的……”


     每一个人都有秘密,白泽想起那天切西亚为鬼灯造的幻境,轻轻皱了下眉头,那段记忆肯定是真实的,不然怎么会困住他,这些存在血肉里的记忆,很可能会将自己送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普利远远看到鬼灯抱着的孩子,激动的冲过来,孩子也在看到普利的瞬间扭动身子想逃离鬼灯的怀抱。


     “哥哥……”“豆豆……白泽长官,真是太谢谢你了。”普利声音有些哽咽,双手紧紧抱着怀里的人,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见不到了。


     白泽摆摆手,“没事,接下来你如果没什么安排的话,可以暂时留在桃源乡工作,这位是茄子长官,现在身体有些不适,等他身体好一点了你可以跟着他做科研工作。”一句话说完,白泽已经稀稀疏疏打了两三个哈欠,眼泪哗哗从眼眶落下来。


     好不容易安排好普利的事情,茄子被风一吹,又烧了起来,整个人晕乎乎脚步虚浮,得,俩儿病号,白泽认命的强撑着睡意把茄子哄睡着,发现鬼灯盘腿坐在落地窗前,别扭的解着绷带。


     “你怎么这么笨!”白泽忍不住出声,‘噔噔噔’下楼弯着腰在玄关壁柜找出一个医疗箱,走过去拍开鬼灯的手,“让开!”嫌弃的冷着脸,把人拉起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小心翼翼的解开被他弄得一团糟的绷带。


     鬼灯听话的展开胳膊任白泽包扎,最里层的纱布全被浸湿了,好在不至于沾到伤口上,白泽舒了口气,又拿着碘伏消消毒,盖好敷料拿着绷带开始固定,缠外圈还好,整圈的话白泽不得不环住鬼灯的腰,整个人埋进鬼灯怀里,鬼灯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的人,轻笑出声。


    “说你笨你还笑,你是傻……”白泽仰起脸不满的盯着鬼灯,却被鬼灯眼底的笑意扰乱了心神,急急将缠好的绷带打结,起身合上箱子转身准备走,这么好的机会鬼灯怎么可能放过,伸手拉住白泽的手,“呐……白泽……”白泽心头一悸,停住了步子。


     “想要陪在你身边的心意是真的。”手心里的手往外挣脱了一下,鬼灯紧紧握住了。


     “前晚发生的事,我从来没有那么清醒过。”那只手卸了力道,软软的被鬼灯放在手心里。


     “我知道你的秘密了,你看,你也知道我的了,咱俩扯平了。”手心湿润润的,分不清是谁的汗水。


     “第一次看到你的照片时,我就在想,怎么会有笑的这么难看的人。”那只握着的手不停的颤抖着。


     “在你的图景里,第一次看到你真正的笑容,我想,这才是你这家伙该有的样子罢……”


     小小的抽泣的声音在房间特别明显,屋子外还有谈话声传进来,白泽想着真是太丢脸了,这些年来,白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濒死之际遇到领袖,分化之后遇到麒麟,就连它都选择了自己的选择,鬼灯的白虎第一次挡在自己和玛门面前时,白泽又突然觉得自己是被别人爱着的。


     白泽害怕,自己在遇到鬼灯之前已经用完了所有的运气。


     我们不提哨兵和向导的区别,但是自然法则给予哨兵的是战士的能力,向导则是背后的辅助,白泽他,生生将一个辅助活成了战士,鬼灯他,生生将所有喜怒哀乐隐藏在面具之下——因为很辛苦。所以心疼那个活成被自己放弃的选择的白泽。


     “你……”白泽抬起另一只胳膊手捂住眼睛,可那液体仿若流也流不尽,吧嗒吧嗒砸在地板上。鬼灯移到白泽面前,伸手揽住白泽,“白猪,你考虑清楚告诉我。我不急……”


     鬼灯他这一生也从没这么害怕、亦步亦趋、小心翼翼过——白泽清清楚楚全都知道。


     突然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一辈子啊,如果是眼前这个人的话……也未尝不可,鬼灯还未从白泽的笑声中领会到什么,白泽胡乱抹了一把脸,退开一步,目光灼灼的盯着鬼灯,心一横眼一闭往前轻吻落在鬼灯唇上,又立刻退开了……


     嗯,咸的。鬼灯脑子一热一瞬间只有这个词爆出来,就空儿白泽抽开手拿着箱子往玄关走,许久鬼灯才后知后觉的摸着自己的嘴唇,嗯,确实是咸的。


     玄关突然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鬼灯踢翻坐垫跨过沙发急忙跑去才发现白泽闭着眼坐在地上靠着墙胸膛有规律的起伏着,仔细算算这家伙三天没好好睡觉了,鬼灯蹲下身看着他,睫毛还湿润着一撮一撮的……真糟糕……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鬼灯浅笑着,小心的抱起白泽,手中的重量突然让他产生一种责任感——不同于对D塔的那种忠诚感、也不是对工作的尽职感,推开门发现白泽被子里鼓起小小的凸起,啊……白泽让茄子睡的他自己的床啊。


     鬼灯颦着眉想了想,转身朝客卧走去,果然……就算知道了白泽是向导也不行,不,就是因为知道了白泽是向导,所以才更加不行。


     把白泽放在床上,替他掖好被角,鬼灯坐在窗户边整理带出来的资料,桌旁的打印机发出‘咔咔’的声音,白泽需要的文件箱放在一旁,身后有节律呼吸刚刚好……阳光刚刚好……鬼灯嘴角挑起的弧度刚刚好……一切都刚刚好……


     白泽终于从疲惫中缓解过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是下午了,透过窗帘的阳光已经不似晌午那般刺目,暖暖的无限温柔的洒在桌前的鬼灯肩头,白泽又钻进被子里从侧面露出来头来,鬼灯的脸近在咫尺……


     抿着嘴低着头,投下的影子就在床边,以前没发现,恶鬼这家伙真的跟自己长的很像。白泽窃笑一声,轻手轻脚从被子里挪出来,踮着脚偷偷的靠近鬼灯。


     “……”鬼灯心里偷笑,这家伙看来是真的傻啊。睁眼的一瞬间自己都感知到了好吗?更何况哨兵的听觉。


     “欸?”白泽伸长脖子看着鬼灯写写画画,不是文件,而是自己的精神体,“你画麒麟干什么?”白泽盘腿坐在鬼灯一旁,伸手拿过鬼灯桌上的纸,头刚好靠在鬼灯的腰上。


     “研究你的精神体是什么?”鬼灯侧过脸看着自己暴露目标的白泽,莫不是自己表现的太明显,让他也察觉到了?“果真是麒麟。”鬼灯笑笑,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那个大概的模样也能猜出几分。


     “白虎早就知道了啊。它没告诉你?”白泽仰脸盯着鬼灯,前几天既然自己向导的身份已经被鬼灯知道了,那前些日子的秘密也就不是秘密了,白虎?没有说吗?


     鬼灯一愣,停下了笔,早就知道了……“那次切断连接那次?”看到白泽无辜的点点头,鬼灯一把拧在了白虎的脖颈处,白虎疼得窜了出去,委屈巴巴的看着鬼灯和白泽,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了啊。明明是你家向导跟我做的约定啊,没天理,欺负精神体!


     不过,“那次是真的很开心吧?”还能想起他当时眼里的光。


     “嗯呐。”白泽笑笑,“是真的很开心。”


     “那就好。”鬼灯又转正了身体,右手依旧拿着笔做着笔记,左手腾出来揉着白泽的头发,“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白泽给了鬼灯一个白眼,“文件箱拿给我”接过鬼灯递过来的文件箱,白泽小心的拿出其中的拇指长的玻璃瓶和一堆的文件,整个人趴在地上细细翻动着,鬼灯好奇的凑过来,“这是什么?”


     “你自己打开看看。”白泽爬起身把东西塞到鬼灯手里,“这个东西你肯定用过。”


     鬼灯打开闻了闻,眉头一皱,“向导素?不过这个感觉跟以前的不太一样……”


     “当然了。”白泽叹口气,“毕竟是百分百纯度的。”


     “怎么做到的!?”不是鬼灯大惊小怪,桃源乡初建第三年,研究合成的向导素到达百分之七十,当时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传闻说有另外的一个哨塔利用向导的血液,分离提纯得到了百分之八十的向导素,虽然此事后来被秘密压下去,并且颁布禁令禁止使用这种方法得到向导素,听说后来圣塔出面,明确了以后向导素由桃源乡垄断,但是仍能听到一些风声。


     不过这些事也是听说来的,不知道真假。


     “就像你听说的那样。从向导体内提取的,喏,这些文件里面都是相关方法,但是最重要的步骤……一定是在普利的脑子里,现在既然我给他妹妹带回来了,他也该告诉我了吧。”白泽站起身,扭了扭脖子,长舒一口气,虽说这些东西确实不会有副作用,难道撒旦只想凭这个来发动战争吗?不太现实。


     “阎魔领袖曾说过八座官方哨塔没有不对你感兴趣的,现在看来,你的这个秘密要是被发掘出来,得变天。”鬼灯跟着白泽站起来,伸手捏了捏他的肩膀。


     白泽舒服的眯了眯眼,摇摇头“阎魔领袖说的对也不对,他想的八座跟事实的八座不一样,他忘了加上圣塔……但是多加了青丘爷爷的Q塔……”


     “青丘领袖知道?”鬼灯一直以为只有桃源乡领袖才知道。


     “怎么可能?”白泽打开门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是他和桃源乡很亲近而已,差点……”白泽手握上门把,又戏虐的回头看向鬼灯,“联姻。”看着鬼灯瞬间明了的表情,白泽忍俊不禁。


     鬼灯愣在原地,青丘领袖的孙女是个A+级向导,正常情况来看,她和白泽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不过谁让白泽是个伪哨呢……鬼灯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白泽摆了一道,被消遣了?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