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七)

     寂静的空气中,越来越清楚心跳声和呼吸声传入耳中,前方黑色的影子也渐渐显影,鬼灯小心翼翼的接近,确定这个人不是刚刚那个人,鬼魅般的出现在其身后,抬起掌刀向他的脖颈处劈去。


     白泽嘴角咧着笑,还没从‘终于打开了,我真是太厉害了’的兴奋中清醒过来,突然被周遭强烈的杀意惊的透心凉,只得迅速弯下腰堪堪避过这一重击。


     随后抬起右手肘朝对方的心脏袭去,鬼灯自信自己的气息隐匿的很好,没想到对方能够反映过来避开,只来得及伸手抓住对方挥过来的手腕,白泽借着鬼灯的力,飞起身子左腿扫过去,鬼灯赶紧用右臂挡住,往外一推,白泽整个人挣脱了束缚。


     白泽挣脱鬼灯左手时,鬼灯不自觉双手紧紧扣着白泽的手腕,当手中失去了皮肤的触感时,却留下一圈圆润的珠子。


     仔细揉搓了一下,鬼灯把珠子放在自己眼前,蓦地笑了。果然……这种讨厌又熟悉的感觉……
白泽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对方的能力应该与自己不相上下,这个任务绝对不能失败,咬了咬牙,准备将已经蓄势待发的麒麟叫出来。


     “喂,白猪。”熟悉的声音却让白泽愣在原地,空气中的杀意消失殆尽。


     “你才白猪!你全家都白猪!”白泽愤愤的冲到对方面前,一把夺过手链,这家伙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大厅吗?


     “是谁?”白泽面前的房间传来声音让好不容易缓下来的鬼灯再次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这是我的任务。别插手。”白泽听出是普利的声音,叹了口气,拍了拍鬼灯的胸口,“等会见。”


     鬼灯撇撇嘴,掏出门卡进了撒斯姆房间赶紧将门关上。白泽一愣一愣的看着自己破坏掉的门锁,我怎么没想到!


     “白泽……先生”普利已经打开了备用电灯,见有人闯进来立马朝着桌子跑过去,白泽抓住他的手,看了一眼桌上的通讯器。低声道:“是我。”


     “为什么要这么做?”见是白泽普利也明白了大概,放松了下来坐在床头,不敢看白泽的眼睛。


     “白泽先生……”“我……”支支吾吾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些事出去再说吧,顶楼已经准备好了直升机,你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不不……白泽先生,我不能走!”听到白泽要带自己离开,普利摇头露出惊恐的表情,“我不能走的……”


     “为什么?”白泽压住自己的怒气,难道真的要走到那一步吗?


     “我……这跟白泽先生没有关系。会连累您的,白泽先生还请早点离开。”还有两分钟……“有什么难处你可以跟我说。”


     “我的妹妹在他的手里,我也不想助纣为虐,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七尺男儿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白泽不禁感到一阵悲戚。撒斯姆!真是为人所不耻。


     “你跟我走!你的妹妹我会想办法给你带出来。”白泽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多了。


     白泽带着普利和文件出来看到鬼灯靠在对面墙上,“等我的?”


     “不然呢?”鬼灯挑眉,举起自己手中的微型摄像机晃了晃……“我只是来偷拍,你竟然来偷人。啧啧啧……”


     白泽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你的文件是从撒斯姆的保险箱拿出来的吗?”


     “不是……就在他床上,竟然什么障碍都没有设置,真是心宽。”鬼灯瞥了一眼白泽前边的人,探究的目光一览无余,把手中的机械往普利怀里一塞,“走吧。”说着准备打开楼道间的门。


     不,不对,不可能会这么简单,“小心!”白泽一把将鬼灯拉到身边,警戒的盯着门后,‘吱呀~’一声门缓缓打开,“既然来了……怎么不多待会……儿,诶?撒旦领袖这下失策了,没想到还有帮手呢?白泽桑?桃源乡这是和D塔联盟了吗?”


     ‘叭’的一声,灯全亮了起来,三人皆是抬手挡在眼前,白泽眨巴眨巴眼里的液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切西亚小姐……”


     切西亚算得上是个美人儿……一双眸子满眼柔情,生生看到了人的心底,大红色的晚礼服完美的展现出她的身材,怪不得撒旦和撒斯姆这么放心,原来在这等着呢,白泽叹了口气,不无可惜的道“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倒真的很想请你喝一杯。”


     “哦?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介意哦~”切西亚扭动着腰肢,宛若无骨般靠近三人,粘腻的声音让鬼灯很是抗拒。


     身后的门缝间传来‘嘶嘶’的声音,“看,它很喜欢你们呢……”拳头大的蛇头突然从门后闪出来,露着獠牙奔着白泽而去。鬼灯飞起一脚踹在下颚处,稍稍偏离了方向擦着白泽的衣角摔在切西亚脚边。


     “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人家可是女士~”切西亚扭了扭脖颈,发出‘咔咔’的声音。


     “我可不觉得它是女士。”鬼灯冷冷道,随即低吼了一声,一道快速的白影从东边走廊冲过来。“先送他走!这里我拖着。”


     鬼灯的白虎闪电般的叼起白泽,白泽愣了一下,只来得及抓住普利的手臂,一虎两人瞬间消失在楼道里。“这样没关系么?”切西亚眯起眼睛看着东边的房间。


     白泽消失在拐角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压抑感席卷全身,一股来自高级哨兵精神体的威压,白泽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但是现在如果回去,那一切都白费了。白泽咬了咬牙,双手环住了白虎的脖颈。


     “你还是太年轻了……”切西亚看着鬼灯,戏虐的笑道,本来对抗一个同级向导,鬼灯还有点自信,但是现如今,自己被切西亚影响了行动能力,能力大打折扣,撒旦的湾鳄四肢快速爬动,张开大嘴想要生吞了鬼灯,鬼灯本来可以躲开的,可是自己开放的屏障突然被扰乱,脑袋一疼的功夫,湾鳄的牙齿已经出现在眼前,鬼灯不得不抬起双手,撑住它的嘴。


     “看来……撒旦是真的很信任你。”鬼灯一边要跟扰乱自己精神图景的切西亚抗争,倒是不怎么担心她能够直接控制自己的意识,毕竟双方都是同级,真正难办的还属面前的这只爬行动物。
湾鳄见僵持不下也不是个办法,扭动身子甩起坚硬的尾巴抽向鬼灯的腰间,鬼灯赶紧放手想要倒退避开,可脑袋里又泛起一阵刺疼,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湾鳄的尾巴尖顺势将他的腰划开一道伤痕,瞬间就染红了衣襟。


     “普利,好好待在桃源乡,明天我们将你妹妹带回来,我保证。”白泽的衣服被气流卷的呼呼作响,还好早就将鬼灯的器械一起装进了普利的箱子里,不然这么大的风,还不吹得满天飞。


     白泽朝着飞行员挥了挥手,看着直升机走远才发现身边的白虎的喘息声有些重,尾巴急躁的甩动着。


     “走吧。”白泽心下觉得不好,率先顺着楼梯护栏滑下去,还不忘招呼白虎。


     “真不愧是超S级哨兵呢~对抗同级的哨兵外加向导还能坚持下来。”切西亚看着行动明显受到影响的鬼灯只能尽力的避开湾鳄的袭击,一下一下的攻击将墙壁砸出大大小小的坑。


     蟒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鬼灯,对于切西亚而言,比起撒旦的任务,窥探鬼灯的精神图景更让她有兴趣。


     鬼灯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湾鳄的眼中露出十足的把握,吼了一声朝着鬼灯撞过来,谁知鬼灯抓着旁边的窗帘跳起身,湾鳄一头又撞进了墙里,鬼灯趁这空一脚劈下来,‘咔嚓’……湾鳄的嘴并了起来,嘴角被刚刚咬着的石头穿过,疼得不停的抽打着尾巴。


     “湾鳄受伤了,撒旦等会就会上来了。”


     鬼灯没理会她的话,轻轻跳下落在另一边,切西亚的蟒已经久候多时了,身子刚刚站稳,便被紧紧的缠住,鬼灯双手不停绞动着,竟然越来越紧。


     “要不咱俩结合吧~”切西亚伸出手划过鬼灯的脸颊,手指停在鬼灯的嘴角处,顿了顿身子,脸色微变。


     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白虎眸子凌厉的闪着凶光,一口咬在了蟒的七寸处,切西亚后退了一步,鬼灯感觉束缚松了许多,双臂使力,挣脱了禁锢着自己的精神体。


     “撒旦领袖?”别西卜一直陪着撒旦站在角落里,扫视着众人,撒旦突然闷哼了一声,抬手捂住了嘴。撒旦摇摇头交代他呆在这里,电梯那里有人在,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只能走安全通道了。


     一旁的湾鳄已经缓了过来,和切西亚对视一眼,加快了速度一改目标往白泽咬去,“啧,太过分了吧。”白泽撇撇嘴,朝门后退去,鬼灯反射性一抓,只碰到白泽的衣角,白泽引着身后的湾鳄往高层跑去,几次都险被咬住。这来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来……又剩下咱们两个了呢~”切西亚先发制人合着自己的精神体将鬼灯紧紧的逼在中间,鬼灯一心在担心白泽的安全,躲闪过程中眼睛一直瞟着楼梯的位置,“虽然人家只是个向导,鬼灯君也不能这么不放在眼里啊~”鬼灯意识一晃半跪坐在地上,不敢相信腿上传来的虚弱感。


     “撒旦领袖的湾鳄可是有毒的呢~”切西亚曳步生花蹲在鬼灯面前,“人家跟你说这么多,你也不回一句话。”撒旦打的是什么主意呢,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被切西亚玩弄的哨兵不在少数,因为级别差的太大,再加上她刻意的封闭对方的精神图景,根本就无法建立连接。但是鬼灯不一样……和他建立链接的可能性太大,撒旦是想利用这一点将鬼灯拉到自己的阵营。


     切西亚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这件事恰好中了她的下怀而已。


     白泽一路将湾鳄引到了楼顶,现在柱子的后面,双方对峙着,湾鳄知道白泽只是个S哨兵,但白泽清冷的目光让湾鳄忍不住急躁的发起攻击,白泽的速度没有它快,几个回合下来,已经开始有点喘息,湾鳄却颇有越战越勇的趋势,麒麟在图景里不停的冲撞着。


     白泽被湾鳄尾巴扫到又撞到了墙上,“咳咳……”白泽捂着胸口口腔全是血腥的味道,“算了,不陪你玩了。”汗水浸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白泽的眼角,邪魅的勾起嘴角,白泽一把撤掉自己的手链,湾鳄还没看清是什么,一道白影冲过来,额头传来刺骨的疼,麒麟一改以往的样子,后爪狠狠摁住湾鳄的尾巴,前爪还不忘往湾鳄的上颚使劲拍下去,瞬间几道抓痕出现在湾鳄脸上。


     白泽审视的看着湾鳄,心里“切”了一声,撒旦不在,欺负他的精神体实在不怎么好看,湾鳄看着白泽缓缓伸出手,心里突然生出的惊恐让它急急想要往后退,可是身子却被麒麟压住,空气中弥漫着陌生的味道,只消一会儿……湾鳄的视野里只剩下黑暗,再次清醒过来只能看到自己正在往下坠落,天台上的两道白色身影越来越远。


     白泽转身就瘫软在麒麟的身上,浑身虚脱。毕竟是哨塔的领袖,果真不好对付,白泽强撑着身子扶着扶手慢慢下去找鬼灯,心想那家伙应该没有关系吧。


     “撒旦领袖!”二楼的人听到外面的声响,全都围了过来,只见湾鳄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砸出的坑里,众人皆是心头一凉,究竟是谁将撒旦领袖的精神体伤成这样。“撒旦领袖人呢?”这才发现撒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这里了。


     葳蕤听到外面的动静就知道是白泽干的好事,赶紧趁人不注意去了配电室剪断了电梯的控制线,撒旦难以置信的抓着扶手,靠着墙缓缓坐在地上,究竟是谁?和精神体的链接一瞬间就断了,再见它已经虚弱的回到了图景里。


     “领袖,鬼灯已经成功潜入了……”混乱的大厅里,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子默默坐在角落,手指捏着高脚杯晃着红酒,仿若置身事外一般,可是现如今这种情况,有谁能置身事外呢……


     “鬼灯……一个人有能力同时对付撒旦和切西亚吗?”


     “这……”


     “喂,鬼……灯?”白泽以为鬼灯会在这里等自己,可下来一个人都没有,麒麟往切西亚的房间偏了偏头,白泽才发现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一直蔓延到房里,一时之间也顾不了那么多,白泽抬脚猛踹,一脚上去门锁断在墙里。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白泽看着脸蒙在被窝里里的鬼灯,切西亚正在脱礼服是什么情况!?


     “白泽!?你是怎么逃脱湾鳄的!?”不可能,等级的压制在他们群体里是很明显的,就算撒旦不在身边,对抗鬼灯又受了些许伤,白泽也没可能这么快过来。


     “呃!”压抑的喘息声从被子里泻出来,白泽扭头看了一眼鬼灯,白虎……也不在身边,“你对他做了什么?”白泽不自觉的攥紧拳头,突然生出的愤怒难以名状。


     “你还是在一旁呆着吧~别坏了我们的好事。”一股甜腻腻的香味钻进白泽鼻尖,切西亚胜劵在握般不再理会白泽,绕过他直直的朝着鬼灯过去,白泽手一伸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都没注意到……有什么异样吗?”白泽缓缓转身,眉眼带笑。切西亚愣在原地,神识围着白泽的精神图景打转,就连白泽的‘五感’屏障没有触碰到。


     “你!”切西亚突然骇的失了声,浑身颤抖着,又突然崩溃的笑出声,“哈哈哈……你竟然!你!竟然是个……”话还没说完,身子便软了下去。白泽松了手,跑过去掀开鬼灯的被子。
好烫!白泽握着他的手腕,进去鬼灯的图景:


     漫天的大火,飞舞的黑絮,热浪熏的白泽眼睛都难以睁开,没有鬼灯和白虎的身影,不对!这不是鬼灯的图景,这是切西亚为他造的幻境。白泽静静立在一旁看着一众村名架起火把,将一个孩子绑在上面,“真残忍啊……”那孩子全程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村名被他的眼神吓得赶紧点燃了祭台。


     大火刚升起来,一只白虎凭空出现冲散了人群,驮着虚弱的孩子不知道逃去了哪里,原来……是恶鬼啊……白泽心里一疼,叫出麒麟,跟在麒麟后面希望能找到白虎,运气好的话希望鬼灯也在。


     “恶鬼……”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受伤的表情,缩成一团靠在墙角,白虎在一边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呐……恶鬼呀……”


     鬼灯知道自己陷入了神游,但他醒不过来,四周都是火,白虎不在身边,根本就无法走出去,谁来……救救我,“恶鬼……”“恶鬼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安心。“是谁?”鬼灯四处张望着。


     “恶鬼呀……”随着声音的频率越来越高,一张熟悉的笑脸出现在眼前,“白猪……?”


     白泽没有办法,心一横将手链再次取下装在口袋里。将手慢慢的贴在鬼灯的胸口处,扭头朝着麒麟白虎点点头。


     鬼灯能站的地方越来越小,放弃的坐在原地,苦笑一声心里想着这下栽了。薄荷的味道突然出现在四周,鬼灯木然的抬起头,四周的火焰慢慢的在熄灭。一只白色的动物冲进来叼起自己甩到背上冲出火景又将自己扔在一片黑暗中。


     鬼灯还以为那是白虎,可是信息素的味道不对,鬼灯观察自己四周,前方有丝丝光亮传进来,抬脚慢慢朝那方向走去,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花瓣飘进来。


     鬼灯加快了步子,小跑过去,一阵大风吹来,视线豁然开朗,漫天的落英在身边飞舞着,远处桃树下自己的白虎和刚刚那只救自己的精神体打闹着,树上坐着的人背对着自己,倚靠着好像睡熟了,裤腿缩上去有桃花顺着脚脖落进鞋里……垂下的双脚一晃一晃……


     鬼灯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白虎招呼着他过去,陌生的精神体静静的看着他。


     树上的人缓缓回过头,“呦~恶鬼。”鬼灯看着那张笑脸,整个图景突然卷起了狂风,花瓣遮了双眼,隆隆作响的心跳震的耳膜发烫。


     鬼灯唰的坐起,反射性的抓住自己胸前的手,“疼啊!”入眼是白泽扭曲的脸,舒了一口气缓缓松了力道但没放开。


     鬼灯用力一拉,白泽往前扑进他的怀里,鬼灯随后翻身将白泽压在身下,另一只手撑在白泽脸旁,白泽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鬼灯俯下身靠近白泽……吸了吸鼻子。


     “你是向导。”不是疑问的语气,鬼灯现在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白泽的精神图景,感受到白泽紧张、欣喜的情绪——这不是哨兵的能力。


评论(1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