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五)

     『唯独没有想到另一个人会是向导。』


     一晃眼集训只剩下三天时间,最后一次常规训练是障碍跨越,接下来就该开始准备收拾回去了。


     别西卜感到很心焦,后来多次挑衅白泽都像打在棉花上,鬼灯的精神体像是二十四小时守在白泽身边一样,根本没有机会逼出白泽的精神体。


     让哨兵感到绝望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向导对他们表现出微微的兴趣,回去保不齐得被前辈们狠狠地嘲笑了。


     “鬼灯队长,方便吗?可以聊聊吗?”中午休息,别西卜敲响了鬼灯的门。


     “什么事?”


     应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别西卜在鬼灯房间踱来踱去,一咬牙“集训前,撒旦领袖交给我一项秘密任务,调查白泽队长的精神体,但是现在看来,机会很渺茫,如果可以的话,鬼灯队长能否助我一臂之力?”


     这应该算是机密了吧,白泽的精神体吗?


     “为什么觉得我可以帮你?”


     “看起来……你们关系比较融洽……”


     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鬼灯哑然失笑,“那就容我拒绝吧,你都说了我们相处比较融洽不是吗?”


     别西卜想着鬼灯好歹还要考虑考虑,谁知直接就拒绝了自己。


     “放心吧,刚刚的事情我就当不知道,不会跟任何人提起的。”鬼灯笑笑打开了房间的门。


     “鬼灯。”别西卜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回过头盯着鬼灯,“我觉得有必要给你提个醒,白泽是哨兵——你也是……难道你想后半辈子都依靠向导素活着吗?”


     鬼灯不在意笑道,“有劳别西卜队长费心了,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你该不会是忘了桃源乡的副业了吧。”——垄断了向导素的研制开发与市场销售。


     别西卜愣在原地,鬼灯这句话……算是默认了?终于知道当初的异样感来自哪里了,这两人的相处跟哨兵向导一模一样。


     送走了别西卜,鬼灯静静的坐在床上,思绪满天飞……刚刚别西卜的一番话和自己不加思索的回复,都证实了一件事——自己对白泽,不仅仅是好奇了。


     白虎在精神图景里看着鬼灯,一脸的坏笑,很满意鬼灯刚刚的回答。


     “你这家伙到底帮着谁啊!”


     集训结束前一晚,这群孩子说什么也得小小的放松一下,死乞白赖讨了夜晚的晚会。一个月的相处,这群孩子终于不像刚开始时那般争锋相对,下午休息一会儿一个个开始为夜晚做准备。


     白泽在房间看着报告,心里总有些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这短短几年的和平之下又涌起了风浪。


     “不知道切西亚小姐有没有兴趣呢?”撒旦摇晃着酒杯,鲜红的液体粘上嗜血的唇。W塔领袖撒旦翘着二郎腿盯着对面的女士。


     女子有一副异常美艳的五官,露出邪魅的笑,放下酒杯向后一仰,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野心勃勃的家伙。


     “你现在有多少盟友了?”M塔超S向导切西亚,擅长魅惑,尤擅攻人心,在交涉方便能力突出,也是所有哨塔里唯一一个向导女领袖。


     领袖之间是禁止私下见面的,所以接到撒旦的电话时,她对此很好奇……


     “上天赋予了哨兵如此强大的能力,我们为什么不好好的使用呢?先不提向导,当然……像切西亚小姐这么优秀的就另当别论了,普通人根本没有资格和我们平起平坐……”


     “怎么?对权利的欲望让你又想发动三十年前的惨剧吗?”


     “呵呵……”撒旦眼里闪过狠厉的光,“我只是想改变现状而已。”


     “听着……不赖。”切西亚从来不是安于现状的人,不得不说撒旦看人的眼光很毒,总能看到那副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


     “白泽大人,塔里的人说,领袖明早到家,还说让你明天不用等部队一起,有直升机过来接你。”茄子下午接到的通知,赶紧过来通知了白泽,看到白泽皱着的眉头,生生酿出不好的预感。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关系,”白泽摇摇头,“回去再说。”


     沙漠入夜的温度有点低,几个哨兵帮忙生起一个特别大的篝火堆,这群孩子难得这么和谐的坐在一起吃喝谈笑,鬼灯坐在白泽和别西卜的中间,安静的喝着酒。


     “白泽队长的精神体是什么啊?”几个喝的晕乎乎的哨兵勾肩搭背过来敬酒,酒气熏天,鬼灯嫌弃的别过头。


     “哈哈,凶巴巴的大型犬,叫它也不出来躲着不好意思见人。”白泽因为醉酒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好看的眉眼弯着,可能是因为有点热,白泽解开的两颗盘扣处露出细白的脖颈。


     “……”几个周围的人眼睛唰唰被吸引过来,“白泽队长,你要是个向导,我就追求你了……”


     “哈哈……”“我也是……”


     “别想,白泽队长是我们的……”


     人群中爆发出善意的笑声,鬼灯一愣,扭头瞟了一眼白泽,这家伙……哨向通吃啊!


     白泽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又仰头灌了一口酒,“等你们到S级再说哈。”就他的状态,和S级的适配值都很低,何况A级,一连接就断掉有什么用,直接就是单方面的控制。


     “鬼灯队长……如果白泽队长是向导,你要不要试试?”


     喂喂喂……和我(他)有什么关系呀,这问题一问出口,白泽和鬼灯对视一眼,一口酒呛在喉咙里,气氛……有那么一丝尴尬。


     白泽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传来鬼灯的声音“未尝不可……”


     白泽低着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心脏……要不行了,突突的好像要跳出嗓子,跳到身边人的眼前,麒麟莫名其妙的看着因大风吹落的满天的花瓣,疑惑的看着白泽。


     “你们这群家伙……怎么总是想着我是向导!这里明明这么多向导,喜欢的话去追试试啊!”白泽庆幸这夜色,庆幸这篝火,庆幸自己红的滴血的耳尖没有被发现。


     几个家伙笑过之后又跑到别处去了,白泽眼睛不知道往哪放,不停的一杯一杯的灌着眼前的酒……


     鬼灯心情大好的看着身边局促不安的白泽,小口的抿着酒水,突然肩膀一沉,茶水倒掉了一半,鬼灯侧过脸,放大的毛茸茸的头顶靠在自己肩膀上,醉酒的人手里还拿着酒杯。


     鬼灯也不动,稍稍摆正了白泽的头,让他靠的更舒服一点,“嗯?”鬼灯看了看自己的茶杯,又偏过头嗅了嗅白泽的头发,轻轻笑了出来……原来……是薄荷的味道啊。


     一夜狂欢结束,各自回去休息,明天举行结束仪式,下午……这些人就要各奔东西了。


     鬼灯抱着白泽脚步放的极轻,白泽浑身散发出好闻的味道,只有这个人,分别之后,再见遥遥无期。


     鬼灯突然就对离别产生了别样的情绪,白泽的脸贴着胸口,呼出的热气直直的透过衣服。鬼灯生怕自己‘隆隆’的心跳声吵醒怀里的人,茄子提前打开白泽的房门,鬼灯小心的将白泽放在床上。白虎一脸的难过。


     明早好好的告别吧。


     “鬼灯队长……”终于结束了训练,鬼灯也失了自己的生物钟,陷在被窝将服帖的头翻成了卷毛,门口传来茄子的声音,鬼灯迷瞪着穿着睡衣去开门。


     “鬼灯队长,白泽大人走的时候给你留了一封信。”茄子天还未亮便送白泽走了,打扫房间时这封信静静躺在枕头上,上面是白泽的字迹。


     ‘鬼灯亲启’。


     “走了什么意思?”鬼灯一愣,不自觉往前走了一步,茄子将信往鬼灯手里一塞,“您自己看吧。”


     鬼灯还是有点迷糊,上午不是还有任务的吗?这家伙怎么就走了?信封里好像东西可以晃动,鬼灯打开倒出一枚带着流苏的铜钱……


     “这是……”白泽的耳坠,留给我做什么?鬼灯握着铜钱抽出里面的纸,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我先走了。下次见。那个……上次说你过分其实是无心的。还有谢谢你。”


     鬼灯不知道白泽写这几个字用了多久,一早爬起来拿着笔却死活下不去手,浪费的纸塞满了垃圾桶,有时觉得表达的太生疏,有时又觉得太过于亲昵。


     鬼灯看着那个‘过分’,蓦地就想起那天白泽的样子,孤独、落寞。


     “你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鬼灯站在床边,看着朝阳缓缓升起,一望无际的沙漠看不到地平线,手里不禁攥紧了那枚小小的铜钱,生怕丢了。


     白泽坐在直升机上注视着基地,微微叹了口气。


     这里一别,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面呢。


     “欸!?白泽队长已经走了吗?”三个长官讲完话,迟迟没见到白泽的身影,他们还在想难道白泽队长又迟到了?


     “嗯,如果有幸来到‘桃源乡’的话,我们会好好接待的。”茄子看着他们,终于体会了白泽长官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看着他们就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自己刚加入‘桃源乡’训练的时候,白泽大人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很高很远的位置看着他们,后来自己成为了助理,无事时便常常陪着白泽大人一起坐着。


     白泽大人总是这么感慨着。自己想着或许跟他的经历有关系吧,但是今天站在这里看着这群平均年龄不到十八的人。突然……有点理解白泽大人的那句话了。


     “哼,你俩还知道回来!”白泽一落地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接到通知领袖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他了,得,白泽整整衣服,长腿一迈,赶紧奔向会议室。


     见到他俩抱臂笑眯眯等着自己的样子,近年来所有的辛苦漫上心头,白泽忍不住出声,满满的控诉。


     “我们给你带了一箱子的礼物作为补偿。”几年不见,白薇的眼角已经出现深深的细纹。“别生气呀~麒麟还好吗?有没有阿姨想我啊?”


     白泽无奈的把麒麟叫出来,一看到面前的女子,麒麟 ‘嗷’的一声扭头往白泽的精神图景里钻。不想尾巴被只银狐咬住,只得无助的向主人求助。白泽一脸颓丧,“你放过我吧……我可不敢跟她犟……”


     白薇将麒麟抱在怀里使劲蹭着,“啊呀~麒麟的毛发越来越舒服了呢……小泽也长成了大人了。”


     “你放过小泽吧。”石藤摇摇头,看着这两人无奈的开口,“小泽都多大了……”


     “多大了?再大在我面前也是孩子。”葳蕤见丈夫这样说,立马就不乐意了,“就嘴上讲的好听……那一堆吃的不都是你挑的,还嫌弃我挑的不好吃……”


     “咳咳咳……”石藤清清嗓子扭过脸不看这两人,“别闹了,先说正事。”


     “哼!”葳蕤松开了手,麒麟一溜烟的消失在眼前,白泽收起玩闹的心,坐在对面。


     “一周前,C塔在西南港口缴获了一艘运输舰,调查时舰长极其配合,一五一十的全交代清楚了,经检查只是走私一些日化用品。”


     “那这种事直接移交到C塔法庭就能解决了吧。”白泽皱眉,如果仅仅是这样,这两个老家伙才不会这么匆忙赶回来。


     “想也知道不会这么简单,负责检查的其中一个A级哨兵发现了船的吃水线不对劲,立刻跟上级请示,在船尾部发现了夹层,舰长那副面若死灰的样子引起了码头检查长重视,撬开后发现里面有大批铁皮箱,塞满了充气缓冲物,搬下来足足两百箱,你猜是什么?”


     石藤揉揉太阳穴,得知这个消息后,两人便接到了最高权利中心圣塔的通知,马不停蹄得赶回来才知道白泽不在塔里,又赶紧联系茄子通知白泽,简直身心俱疲。


     “是什么?”


     “向导素。纯度极高。”葳蕤叹口气,卸了力道躺在椅子上,突然之间,好像更加苍老了。


     “什么!”鬼灯准备离开基地便接到电话阎魔领袖有急事找他,但也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种事。“这事……跟桃源乡有关系吗?”


     阎魔领袖摇摇头,苦笑道“暂时没有没有关系,不过就是因为没关系事态才更严重。”


     鬼灯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阎魔话里的意思。


     “我们刚刚接到了圣塔的文件,鬼灯君米赶快回来我们商议一下接下来的活动。”


     “是。”


     白泽大惊,强迫自己按耐住心底生出的不好的预感,这么多的高纯度向导素,说明有人背地里不光在走私并且还在偷偷的研发。


     圣塔当年将这一事宜交与了独立的‘桃源乡’,就是为了平衡八个哨塔的政权,如今出现了向导素的私自研发,就说明……某些哨塔不甘现状了。


     “那……C塔怎么解决的?”


     “他们将此事告知了圣塔,圣塔决定于一周后举行全体哨塔会议,讨论相关事宜。”


     “那艘运输舰始发地是哪里?”


     石藤抬眼看了一眼白泽,“北海岸。”


     北海岸的话……“那不是N塔的势力范围吗?”


     “所以说,白泽,有些东西正在蠢蠢欲动啊……”


     “还有一件事,小泽,一周后的会议各塔除领袖在还需一名S级兼以上哨兵向导出席,会议结束之后的社交晚宴没有要求,我和石藤本来想让茄子参加,但是哨塔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出席。”葳蕤站在白泽旁边,手放在他的肩头轻轻拍了拍,“抱歉……”


     下周呀……白泽握住肩头的手,咧开嘴角,摇摇头示意没关系,“没有关系,这是没办法的事嘛。难道圣塔已经有决策或者证据了吗?”


     “应该没有……此次会议也不知道圣塔意欲何为。”


     白泽出了会议室,仰着脸盯着太阳的方向,下周……是父母离开的日子,这么多年来,不管在哪,白泽总会在这一天赶到那座山脚下,房子什么的一年打扫一次,白泽也不会留下来过夜,靠着一旁的大树一坐一天,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一年的情况,说着自己很好。


     看来……今年要失约了。


     鬼灯回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将集训工作交接过后立刻去了办公室。


     “对于这批货物的出处有头绪吗?”鬼灯翻着手中的报告,里面标明了八个哨塔领袖外加八位首席哨兵必须到场。没有桃源乡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他们是独立的组织。


     “北海岸N塔的地界。”阎魔也是面色凝重,如果只有N塔参与此事那还好,如果不是呢……


     “对了,鬼灯君,白泽……呃,相处起来怎么样?”


     “什么意思?”每一个人,都好像对白泽充满了好奇,撒旦是,阎魔领袖也是。


     “你觉得这件事和桃源乡有关系吗?”


     不知道,鬼灯想这样回答,但是基于事情的客观性,桃源乡参与其中的可能性很大。但是……


     “应该没有关系,因为没有必要。他们本来就是向导素流通链的控制者,犯不着这么明显的让自己不好过。”话一出口却变成了这样。


     “?”阎魔颇有兴趣的看了鬼灯一眼,看似无心实则深意。“但愿如此吧。”


     “阎魔领袖对桃源乡也有兴趣吗?”


     “可以说……八座官方哨塔没有对它感不兴趣的。”


     鬼灯躺在床上将手枕在脑后,一动不动盯着天花板,阎魔的那番话却一直挥之不去。桃源乡只是个独立的哨塔,跟其他哨塔之间并无关联,它的存在仅仅依赖领袖的地位和对向导的编制以及向导素的控制。


     所以说!鬼灯一下坐起,思绪突然清明了起来。如若爆发塔与塔的战争的话,那桃源乡的人力物资则是必争之物。


     可是依现在看来,桃源乡并无意参与,那么对于这么一个对格局影响举足轻重的存在,一旦得不到,还不如毁掉!




       ●开坑需谨慎(ಡωಡ) 我还是比较适合短篇脑洞~~~

评论(1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