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二)

      湿润柔软,跟哨兵的手太不一样。


      “W塔S级哨兵别西卜。白泽君,请多多指教。”完蛋了!别西卜脑中还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虽然都是觉醒不久的向导,但是他们看起来对哨兵的印象并不好啊。


      接下来就是例行分配宿舍了,别西卜一队住三号楼,位于基地最右侧,鬼灯队住二号楼,一号楼左侧,茄子队一号楼,三个楼的最左侧,紧靠着基地的会议楼。


      队长们住在会议楼的二层,只有两间房,相邻着在东边,应该是因为两人一起如果有突发情况比较容易有个照应,但是由于考虑到茄子是未结合的向导,所以只能和别西卜暂时住在一起。


      但是……


      “不要!我要和白泽大人住在一起。”茄子抓着白泽的衣角死死不放开。喂喂~你可是个A级向导啊!别像个担心被拐卖的孩子一样啊。


      明明刚刚还那么有气势来着。


       “最好不要。”鬼灯冷冷的开口,虽然不知道白泽和茄子在桃源乡是怎么相处的,但是两个未结合的哨兵向导万一在此期间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啧!”麻烦的事情不要找上门来。


      “我和白泽一间,你和别西卜一间。”谁让茄子是向导呢,谁让白泽是哨兵呢。


      “我不要……白泽大人。”茄子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泽,白泽咬着嘴唇思索着对策。


      “把两间房的中间隔断。反正里面都是三室一厅,变成六室两厅,四个人住在一起就好了。”茄子在桃源乡也是独当一面的人,那也只是在桃源乡而已。


      虽然别西卜已经结合过,并不是不相信他的为人,只是茄子基本上很少接触哨兵,不太放心。


      “好的。”茄子满口答应,“我要和白泽大人住在对面。”说完抬腿拿着钥匙就去开最里侧的门。


      “这就是桃源乡的向导!?”别西卜看着茄子高兴的状态不由得心塞,明明看起来很单纯嘛。


        “怎么,你想要试试。”白泽危险的盯着别西卜,虽然满脸微笑,但是别西卜仍感到有一丝警告的意味在里面。

      “当然不。拆墙这活咱们三人什么时候开始?”自家的向导可是白泽的头号迷妹,哪敢得罪白泽。


      “不,别加上我,我还得和茄子去一号楼看看,那群孩子还有很多要交代的。”白泽摆摆手,提着自己的行李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说我不喜欢他吧!”鬼灯在后面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很想要一拳打上去。他的那副笑脸总觉得太假。


      等白泽和茄子回来的时候,鬼灯和别西卜已经收拾好了房间,做好了晚饭。


      “这样一看,房间好大。”白泽站在自己那一边,一件白大衣穿了一天,两个客厅也融合成了一个,在里面运动也没影响。


      “过来吃饭吧。”别西卜招呼着白泽。


      白泽也不客气,在其中的一个位子坐下,看清桌上的食物时,白泽拿起筷子的手又放下了。


      “怎么了吗?”鬼灯看着桌上的清粥小菜,都是味道极淡的食物,就算开着屏障,哨兵也无法忍受味道厚重的食物。


      本来还担心茄子吃不惯,没想到这个哨兵竟然先不乐意了。


      “茄子队长。你有没有带变态辣的火锅底料。”


      “啊~带了,但是白泽大人不许吃,因为你中午吐的太厉害了,所以……”茄子将舀好的粥往白泽面前一推,“还请您善待您的胃。”


      白泽郁闷的坐下身子,拿起筷子不停的捣着看着就跟没味道的粥,心里不禁心疼哨兵,竟然只能吃着这东西,真是可怜。


      只有在这个事情上白泽无比开心自己不仅仅是个哨兵。


      “我们这里没有辣椒,还请您死了这条心吧。话说……”鬼灯瞟了一眼满脸不悦的白泽,眉头一皱。“您喜欢吃辣吗?”


      白泽生无可恋的捧起桌上的晚,一口气喝进去,趴在桌子上不依不饶,“我要在报告上写‘D塔和W塔’虐待合作伙伴。嗯……下次再有这种命令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拒绝了。”


      “白泽大人,还请不要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茄子安抚的拍着白泽的背,“明天训练结束,我们去准备蔬菜,吃您想吃的变态辣火锅。”


      这句话就像是打开了白泽的开关,整个人像打了鸡血般恢复了精神,“那我去洗漱了,你们早点休息。”站起身子将手臂垂在身体两侧,翘起手背,一蹦一跳朝着房间走过去。


      “明天的训练安排……”鬼灯‘叭’的一声将碗放下,急急的想要叫住白泽。


      “我只是小副组长,你们找茄子队长安排吧。”白泽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完全不负责任的表现啊。


      “不过,鬼灯君,不要太久哦~茄子不喜欢跟陌生的哨兵过多的交流。”


      “我发誓,我是真的不喜欢他。”鬼灯右手使劲捏着筷子,指节泛白的时候传来‘咔嚓’的一声。


      唉,茄子偷偷叹了一口气,白泽大人总是在挑衅鬼灯队长,刚开始就有不和谐的情绪存在,以后可怎么办。


      天一亮,沙漠地区还有些微凉,哨兵分成了三个列队,向导人数本就不多,仍是一个列队,全都好整以暇的等着姗姗来迟的人。


      白泽也不知道还有自己的事啊!早晨茄子起床的时候敲了敲自己的门,以为他只是跟自己说一声他出去了,没多想。


      各带各的队,向导哨兵教官都有,自己顶多作为医疗人员出场,不用出场的吧。可是不到十分钟茄子风风火火跑进来说就等自己了是什么鬼!?


      白泽挠挠头,慢悠悠的洗漱穿衣服,过了半小时才到训练场。


      鬼灯远远的就看到仍旧是白色的身影走近,这家伙,难道还要穿不方便的白大衣吗?再近一点才发现,白泽穿的是套装。


      中国风的白色斜襟盘扣上装,领口一圈是青绿色的锁边,宽松的裤装套在他的腿上显得空荡荡的,裤腿卷起来露出太过白皙的脚脖,脚上蹬的也是双靴子样式的鞋子。锁骨前红色的丝线甩来甩去……


      “这满天风沙的,这身衣服不到半天就得洗。”鬼灯见白泽走近了,不由得又开口呛他。


      “所以像你这恶鬼一样穿着黑色的斗袍吗!会热死的!”白泽可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主。


      鬼灯的视线定在白泽手腕处,很奇怪,那串珠子总给他不舒服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这样。“?”白泽耳垂那里垂着的吉祥结铜钱耳坠?昨天有吗?


      “所以?这队哨兵给我带领吗?”白泽指指其中的一队,一半来自D塔一半来自W塔。麻烦的事情让给自己……真是不友好。


      开始的训练就跟入伍新兵军训差不多,主要是锻炼身体机能,关于精神屏障的加固是不能在这种环境里进行的。


      万一出了意外,这么一大批哨兵陷入神游,光靠茄子和那群孩子可拉不回来——虽然白泽可以,但他可不想用。


      “以后每天5:30集合,不许迟到,下不为例!”鬼灯瞥了白泽一眼,转过身朝着三个列队下发着命令。“四名教官,你们手里有资料,要记清,严禁违抗教官的命令,所有的教官的话都得遵守。有异议的时候可以提出上诉。”


      白泽摸摸自己的鼻子,那家伙说的应该不是自己吧。


      “开始点名。”


      白泽把玩着手里的名单,茄子一队,鬼灯二队,自己三队,别西卜四队。按顺序站好,还算有良心,知道将自己放在他们中间,队友不是自己认识的,教练也不是自己熟知的,再加上哨兵先天的叛逆……


      呵呵,有点危险啊。


      白泽静静的看着眼前整整齐齐的六六三十六位哨兵,嗯,虽然间隔一样,但左三列和右三列之间明显有不一样的气场。


      “来来来……”白泽拍拍手,三队哨兵抬头看着这个第一天就洋相尽出的S级哨兵,不信任的目光毫不掩饰。

      鬼灯也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白泽想要干什么。


      白泽其实是个很奇怪的存在,虽然在各个哨塔的绝密档案库的定级是S,但是却没有充足的依据支撑。


      就像鬼灯的档案袋里装着清楚的战斗力级别,能够忍受的向导干扰级别,参加的各种军事活动,击杀过的哨兵向导的详细信息……


      但是白泽的档案袋里只有一张纸:
      姓名:白泽
      年龄:现役26
      级别:S级哨兵
      经历:保密
      职位:桃源乡暂理领袖。
      再加上一张咧嘴笑着的照片。鬼灯曾经使用自己的权限查看过白泽的档案,但是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更加深了自己对这个人的好奇。就像这张白纸一样,什么都没有。


      所以才会故意将两个班拆散,组合给他。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鬼灯……这已经超出了你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正常的了解。


      “不要看向导啦,看我就行了,对就是这样。首先,间隙扩大一倍,左边的三列哨兵向前一步走,向右七步走,然后……后退一步。”白泽嘴角挂着笑看着面前这群开始变得躁动的哨兵,“好了,以后就这样列队。”


      白泽改编完列队,眼也不抬一下,弯腰捡起自己的负重背在身上,“多少公里?”眼神飘向鬼灯。


      “第一项:负重30公斤晨跑1公里。”这些强度比普通军队训练基本上是二倍。对于刚刚觉醒的他们来说不难但也不简单。


      本来想对向导指定单独的训练计划,但是被茄子笑着拒绝了,“他们的前辈在塔里接受的训练不一定比你们弱呢,不用照顾。”


      “出发。”一队人有序的出发,路程还有一半的时候有些人的脚力明显就降下来了,“最慢的十个人负责今天基地的卫生。”脑海中突然传入一句话,哨兵愣了一下,想着可能是茄子队长下的暗示,他们的屏障在茄子面前宛若无物。


      白泽蹦哒了一下,背着自己的负重一溜烟的跑到了队伍的最前方,鬼灯突然反应过来,也加快了步子,队伍顿做鸟兽散。


      鬼灯跟在白泽旁边,保持着平行的步伐,扭头看过去,哨兵向导乱做一团,别西卜在队伍的最前面,白泽始终与他们保持着百米的距离,不远不近。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白泽察觉到鬼灯注视的目光,偏过头笑看着他。


      “只是单纯的很讨厌您而已。”鬼灯看了一眼白泽手上的珠子,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的原因还是想要撕开他笑容之下的冲动。


     “真巧……我也是。”白泽回过头,看了一眼升起的太阳,心里蓦的一疼,白泽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奇怪的感觉。


      鬼灯突然就后悔了,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侧颜,但是他确定他看到他看到了落寞的白泽。


      卸下身上的负重,白泽蹲在终点等着稀稀散散的队员,手里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鬼灯尴尬的站在白泽旁边,突然……就产生了交谈的隔阂。


      “现在解散吧。去吃饭,7:00集合。”白泽看了一眼时间,现在6:20左右,四十分钟足够了,没去管身后的任何一个人,白泽朝着会议楼走去。


      “白泽大人不吃早餐吗?胃会受不了的啊!”茄子急急从后面追上来拉着白泽的衣角。


      “没事,房间有很多吃的,茄子赶紧带着他们去吧。”白泽拍了拍茄子的头,一个人踏入朝阳里。


      茄子小跑到鬼灯身边,仰起通红的脸,“鬼灯队长惹白泽大人生气了吗?”


      “不知道……”鬼灯也很郁闷啊。刚刚那句话很过分吗?


      其实不过分,白泽坐在床上想到,只是后面跑着的哨兵们充斥着在面对向导时的优越感,白泽突然觉得无力罢了。


      到底!从哪里来的优越感!白泽眼神暗了下来,指节使力,手中的玻璃杯刷的破裂开来。


      甩甩手中的玻璃渣,白泽仰躺在厚厚的被子里,疲惫的叹了一口气。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不愿意带你们出来合作训练啊……”


      桃源乡只会同意合乎资格的向导出塔工作。那些人最低也得在塔内训练两年时间,等体力和控制力都达到一定标准的时候才能得到‘毕业’的资格,那个时候的他们,都是不容小看的存在。


      所以他们没有经历过被不屑一顾的看待。


      也不知道……向导的地位并没有前辈们经历的那么好。


      “这个世界仍旧是这样……没有改变啊……”白泽受伤的手突然传来温润的触感,白泽坐起身子,看着一旁伸出舌头眼神悲戚的麒麟,伸出手揉揉他的头。


      “真是对不起呢,明明是向导的精神体,却让你也伪装起来。”


      精神体不像白泽一样有自控力,他们天生会亲近自己认同的精神哨兵,白泽可不想它对着某个哨兵卖萌求抱抱。


      白泽闭上眼进入了自己的精神图景,是个很美的地方,‘桃源乡’的名字就是因为向导塔主进入过白泽的精神图景后想出来的。


      那是处在浓浓白云间的一片世外桃源,种满了桃树,四季花开不败……微风温柔的卷起地上的落英,飘飘洒洒,一条蜿蜒的路不知道通向何方……


      白泽喜欢躺在这里看更高处的云卷云舒,麒麟安静的趴在他的腿上,一睡大半天,总让塔主担心是不是又陷入了混沌。


      白泽的五感比不上哨兵,所以向导的能力很大程度帮了他许多,别的哨兵通过五感感知到的信息,白泽只能通过自己那变态的向导能力获得。


      偷偷的进去别人的精神图景里挖掘信息,感受周遭的情绪波动从而发现自己的目标,当然这能力对A级哨兵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对S,白泽就不确定了,应该是会被觉察到的。


      “训练只有一个月,能早点结束就好了。以后……也不想带他们来了。”


      鬼灯掐着表看着会议室的方向,现在是6:59。身为教官自己说的话做不到就真的颜面扫地了。鬼灯转过身,看着表盘嘀嗒嘀嗒的响着。


      “立正。”“滴滴、滴滴、”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鬼灯换了计时器,看着身边踩着点到的人——又恢复了那副欠扁的笑脸。

      “我没有迟到吧。鬼灯队长。”

      

评论(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