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序)


       ●私设如山
       ●哨向
       ●骨子里是个白泽吹,觉得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是就是喜欢虐他然后看鬼灯宠他。我大概有毒?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种背景……所以先放个序吧٩(๑`ȏ´๑)以后再精修……






        我们来聊聊,人类刚开始具有分化觉醒力量的那段日子日子吧……也不是很久,大概百年前?谁也不知道,一夜之间,自己的孩子会变成哨兵还是向导,亦或只是一个普通人。


       『希望别是哨兵』。一开始的人都这么祈祷着,哨兵实在是有点难缠,五感那么强烈,破坏力又那么高,身体素质强大的可怕。


      你看,这些都是好事。可是却有个致命的缺点——他们很容易迷失自己,发狂极具攻击性、他们有极端的五感感知系统,却容易沉迷其中的一项,陷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永远出不来。


      『向导就不会这样。』人们总是这样说,以前炫耀学习、工作、收入。


      现在成了,“真好啊,你家的孩子是向导呢……不像我家的那个,总要担心什么时候会成为‘植物人’,唉。”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本着谦虚友好的精神,你也得笑着安慰道,“哪有啊,比不上你家的孩子感知那么强,身体素质那么好,可以成为军官呢,我家的只是个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是了,向导的存在其实跟普通人差不多——只是在不知道他对哨兵的作用的时候确实是这样。


      这种混乱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有向导和哨兵的结合发现向导可以安抚哨兵,梳理哨兵紊乱掉的精神图景,将他们从自己的梦里带出来。


      如果一直这样多好。这两种人在一起将会是绝佳的拍档。你也这么想吧。


      可是,哨兵有天生的征服欲,他们才不会安于处于劣势的地位——只是他们自己这样以为而已,只要是和自己相像的向导轻而易举就可以扰乱自己的神识。


      这种情况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存在于哨兵的心里,就像是棵肉刺,虽然没有致命危险,但是时常会疼一下让你意识到它确实存在。


      哨兵想纠正这种生存模式,但是他们必须得依赖向导,直到三十二年前向导素这种东西问世。终于让他们展露了自己的野心。


      “所以,才发动了三十年前的那场大屠杀吗?”白泽坐在首席的位子,手里捏着那份泛黄的文件,喃喃自语发出微不可闻的叹息……


      真是可笑啊。


      白泽揉揉额角,青筋突突的跳着,疼。一只白色的动物轻轻用头蹭蹭白泽的手背,又伸出舌头舔了舔白泽的手心,白泽反手摸摸自己精神动物毛茸茸的头顶,笑着安慰道,“我没事……”


      三十年前,那场猎杀开始时,还没有白泽,白泽的父亲是名哨兵,母亲是名温柔的中医向导,结合之后的第二年,一名强大的黑暗哨兵发动了名为“自由”的杀戮,白泽的父亲带着他的母亲东躲西藏,看了太多的惨剧。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自保而已。


      五年后,白泽降生,他的母亲抱着他虔诚的祈祷着,希望这个孩子能作为一个普通人度过一生。白泽不知道父母的精神体是什么,他看不见。


      他那时读不懂母亲眼里的闪烁的光芒,只会咿呀着抓着父亲母亲的手指。


      白泽十岁那年仍没有表现出分化的迹象,他开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住在山里,后来,才知道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向导,所以只能这么躲藏着。


      他不想自己的父母暴露在危险中,但是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愈来愈反感哨兵的所作所为。


      小小的他就在想,『错的明明是哨兵内心的不信任。』


      白泽幼年所学的只有各种新世界的理论知识和各种中药材。每天下午是他采药的日子。


      十五年前,白泽十一岁,迷迷糊糊间被慌张的母亲塞进衣柜,亲吻他的额头,嘱咐他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白泽,我们爱你,要好好活下去。”这是白泽听到母亲的最后一句话。


      随后便是漫天遍野的红。躲在衣柜里的白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的胸口绽放出大朵的玫瑰,整个人就从混沌中变得清明。


      随后进来的是一群穿着红色衣服的人,手里拿着手枪,白泽捂住自己的嘴,眼泪抑制不住的留下来。他们站在母亲的身边,蹲下身子,手没来得及碰到母亲的脖颈,就被齐刷刷的斩断。


      也许他们还没有感到手上传来的疼痛,便被胸口的疼痛截断,父亲整个人散发出陌生的戾气,指尖贯穿了那些人的胸口。


      他又转身出去,白泽已经晕厥在小小的空间里。不知过了多久,又传来熟悉的脚步,衣柜轻轻打开,白泽睁眼看到浑身是伤的父亲,“哇……”的一声哭出来。


      “白泽,要好好活下去。”父亲轻柔的摸着他的头,退后一步,“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了。”捡起地上的抢对准自己的脑门,“砰”。万籁俱寂什么都没了。


      白泽待在衣柜里一天两夜,任肚子“咕咕”的叫着,抱着自己浑身发抖,第三天的阳光蔓延进屋子的时候,白泽推开门,光着脚踉跄着走到父母的身边站立着。


      接着走出房间,在父亲为母亲种的那棵桂花树下挖了一个大坑,埋葬了他们。白泽坐在土堆旁抱着双膝坐到月上枝头。


      直到游历到此的一对哨兵向导带走了奄奄一息的白泽。


      就在猎杀发生后的二十年后,大量哨兵陷入狂躁,初代发动战争的黑暗哨兵也没能避免,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人们这才发现,向导素这个东西的副作用终于来了。


      那些人的精神图景已经崩坏,屈指可数留下来的向导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就算后来有人迫于威胁进入了神游的哨兵精神图景,也虚弱的退了出来,摇摇头,“没有办法,崩坏的太严重,没有办法修补。”


      至此,那些将向导素作为神袛信奉着的哨兵们,全部覆灭在自己的罪孽里。


      白泽知道这件事后,只是露出苦涩的笑,如果父母能再多熬一年就好了。


      人类终于意识到了哨兵和向导的匹配性。可是来的有些迟了。向导已经少到可怜了。


      白泽被带到的地方是这两人建立的‘家’,里面全是向导。数目不多只有二十多人,但是,却是这片地区唯一存活着的了。


      自那时起到现在,全球建立了多个基地,对外宣称‘塔’,从事各类军事活动。向导也恢复了自己的人权,基本上能和哨兵友好共事了。


      “白泽长官,这是上面发送下来的文书。”白泽仍陷在过往的回忆里,突的被打断。


      救走白泽的那对夫妇所建立的‘向导之家’——桃源乡,是最初始的‘塔’,后来升级为学院类的存在,只招收向导,毕业的向导全部为B+,但是毕业之后仍归桃源乡管理,是无数向导打破头也想要进入的地方。


      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地方的存在,各国塔内的向导数量更少了,定期定点都会请求白泽支援人手去帮他们的哨兵做精神梳理——就像是定时体检一样。不过费用什么的就由白泽说了算了。


      全凭心情,偶尔狮子大开口,他们也得受着。


      桃源乡在各国的地位颇受重视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原因,还因为它垄断了向导素的研发贩卖与输送。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刁难它。


      那对夫妇现在已经不管事了,桃源乡由白泽接手——白泽在各个塔之间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管理着桃源乡。还因为他对外资料是个S级哨兵。没有人知道他的精神体是什么。


      这就让很多人对他愈来愈好奇。除了初代建立者其中的一个哨兵,白泽是其中唯一的一个哨兵。


      白泽懒洋洋看着手中的文书。嘴角露出的笑让对面站着的茄子有种谁要倒霉了的感觉。


      “是什么任务?哪里需要帮助吗?”


      “不……是希望我们可以和D塔和W塔进行合作训练。”这些上面人啊,整天的不学好,说什么训练新学员,只是希望借机加强哨兵和自家向导的沟通——尽力将自己这里的向导勾搭几个走。


      算盘打得好。也得自己同意不是。


      “哼,我就知道他们打着歪主意。”茄子气鼓鼓的跺了一下脚,他没有经历那些磨难,他还小,但那些过往使得他很不喜欢哨兵,甚至可以说这座‘塔’里,没有喜欢哨兵的向导存在。


       “这种文件我都看过好几次了,这次还是拒绝吧。”


      白泽的事情塔里很多人都知道有心人也会避开讨论这种事情。


      但是白泽是伪哨这件事就只有不知去哪旅游的塔主知道了。




————————————分割线

       ●对没错我就是想写白泽一个超级厉害的向导还能默默装哨兵的故事 

评论(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