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赤芍与白芍(下)

白泽泪眼朦胧的打着呵欠,嘴里还在抱怨,谁这么一大早扰人清梦。

“白泽……大人”桃太郎也被敲门的声音叫醒,见白泽已经站在门口,便准备过来帮忙收拾桌椅。

透过门口的光亮。桃太郎愣住了。漫天遍野的红,从门口一直蔓延到不远的桃树下。这……就是赤芍吗?

“鬼灯大人。这是?”白泽没有言语、没有动作、没有表情、一直保持着打开门一瞬间的样子。桃太郎从白泽的旁边探出头来。看到鬼灯站在赤色芍药中间。

“送给那头白猪的礼物。”鬼灯露出狡黠的笑容。

白泽还是没有说话。

“白泽大人……”桃太郎疑惑的看向白泽。却发现他面色苍白,眼神的焦点早点不知道在哪里。

“呐,我说鬼灯,讨厌我到希望我消失的地步了吗?”许久,白泽喃喃问到,终于把视线移到了鬼灯的脸上。

“那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吧。”“我还记得欠你一个愿望。”

“白猪……你在说什么”鬼灯开始慌了,白泽讨厌金鱼草,他会吐槽会露出嫌弃的表情。但是不会像这样平静,他不安的情绪竟让他忽视了白泽刚刚的话。

“鬼灯,麻烦你把这收拾一下了。桃太郎君也请去帮忙吧。”空气中只留下一句话的回声。等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鬼灯大人,消失……是什么意思?”桃太郎心底涌出不安的情绪,真的有种再也见不到白泽的感觉。刚刚的白泽没有了尘世的气息,完完全全是高高在上神明的样子。

鬼灯终于意识到妲己的话是什么意思。想想白泽最有可能去的地方,赶紧朝着麒麟的方向跑去。

事实上,现世小学的那些男孩子,最终也没有得到喜欢的女孩子的注意,最起码在分别之际,女孩子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欺负自己。等到真正明白那些小心思的时候,早就错过了。

所以,喜欢还是要说出来的。

“白泽……打扰了,在这里吗?”麒麟茫然的看着连门都没来得及敲的地狱辅佐官——彻底失了以往淡然的样子。担心的表情一览无遗。

善意的邀请他进来坐坐,顺便问了问事情的起因。

“原是这般。”麒麟拿出天国的桃花酿,还是白泽送过来的。“鬼灯君啊,这次可能真的得麻烦你了,虽然白泽天天没个正经的样子,但是我们也是朋友吧。消亡了的话,老朽也会痛苦的。”

“我想知道赤芍的事情。”鬼灯意识到所有的事情全都跟这有关,只有知道了原委,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鬼灯也盘腿坐下来,低着头,一副接受训戒的样子。

麒麟愣了一下,赤芍的事情吗……好像很久远了啊……

忘了那是哪个时代的事情了,白泽刚刚参加完天国的聚会,那时候的他酒量比现在还差,被一众神明硬生生灌下一壶酒,离开的时候化了原型在云间横冲直撞。

也不知撞了谁家的坐骑,连晕带醉的摔落在尘世。

下着大雨,整个身体陷在泥泞中,谁能认出这是尊贵的神明,遇到了那个小姑娘,十来岁的样子,穿着淡蓝色的衣衫,小小的身体把他背起,又烧了热水给他洗净身上的污秽。

或是做完这一切,孩子也累了,躺在白泽的怀里就睡着了。双手还抱着白泽的脖颈。

“掉到尘世还莫名其妙的被小姑娘救,这件事,被我和凤凰嘲笑了许久。”

那孩子醒来的时候,白泽已经是正常的样子,摘了果子放在桌子上,谁知,那小姑娘呀,哇的一声哭出来,要找她的大白白。

白泽抓耳挠腮也没法让那孩子明白现在的状况,无奈又化了原型,蹭蹭她的脸,那孩子才止住了哭声。

更难以置信的是,白泽留下来了。很奇怪吧。他说他的时间很多,普通人的一生也要不了多久,匆匆几十年,又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想要陪陪她。

白泽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融入了凡尘。老旧的屋子坐落在山腰,在房前屋后开辟了大块的荒地,两人靠着种植各种药材度日,日子过的虽清淡,但那时才觉得白泽是真正的活着。

“哦对了,那孩子叫做芍药。”麒麟喝了口酒接着说道。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白泽种的最多的就是芍药。

“芍药,你知道吗?芍药是分赤芍和白芍的呦~白芍可以补血柔肝。赤芍则能活血化瘀。”白泽和芍药坐在屋前,手里拿着一片落下的花瓣。

“真的吗!?”芍药突然充满了好奇,已经种了好几年时间的芍药,从来没有见过呢。虽然能够想象,但是毕竟跟真正见到是有区别的吧。

白泽伸手揉揉她额前的头发,小小的女孩也已经长成了少女,话虽这么说,但是那不谙世事的样子仍让人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好像见一见哦~”少女充满了期待托住下巴,却又突的跑出去在花圃前跳来跳去。

白泽笑着,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样子,感叹这才是活力啊。

五月的时候正是芍药的花期,白泽偶尔也会离开去找老友聚聚,芍药总是不忘叮嘱他少喝点酒。

“我曾见过那个姑娘,心地善良,充满活力。哼,白泽提起她的嘱咐的时候就像是在炫耀!”

正巧在白泽出门的空。镇上一家员外的儿子带着儿媳上山游玩,被这漂亮的风景吸引,那女子伸手就要折花,芍药刚巧从屋里出来浇水,见状急急冲过来拦下了那女子。这下,可冲撞了他们。

“你这姑娘真是不知好歹,不知道我们公子是谁吗!?”一旁的下人突然推了芍药一把。

想是那女子也生气了,对着旁边的男子娇嗔道“相公,把这园子移到咱们府上吧。”

那男子盯着芍药愣了会神,听了妻子的话,才忙不迭的笑道“夫人喜欢,回去就差人来办。”

“你们不能这样!”芍药挣扎着扑上去,却被一群人制住,“不许动我的花!”

“姑娘若是舍不得,不妨也随着它们去我的府上。”年方十八的年纪,那男子便琢磨着卑劣的主意。

一行人离开,芍药才后知后觉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但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那人差人来了几次,但是芍药都以兄长不在家不能做主拖延住了。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那人下了最后通碟,不论有没有家长在,下次来,一定把园子和人都带走。

白泽大人莫不是又喝醉了忘记了回来。家里的粮食已经见底了,本打算等白泽回来再一起下山去集市的。但白泽迟迟未归家。芍药没法子,一个人下山采购生活用品。

“听说了吗?李公子好像抓了一只不明的野兽。”

“是呀是呀,听说通体雪白,不似凡间之物呢”

“……”芍药心里泛起不安的感觉,难不成……

怀着忐忑的心情芍药回了家,没成想,已经有人在等着了。

“芍药姑娘,还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跟了我们公子你以后就不用干这种粗活了,何苦这么难为自己也难为我们呢。”

“芍药正愁没法子去打探一番……”

“她答应了吗?”鬼灯错愕。又不一定真的是那只白猪。

“没有办法啊。”麒麟苦涩的笑了笑,“万一就是呢。”

芍药被人带着走在路上的时候,不时的就有人指指点点,“这李家又强抢姑娘了”“这谁家姑娘……也是命苦……”

果真是富甲一方的大家族,仅是从门口走到内庭就花了好一番时间。

“姑娘还是挺明智的。”那男子见芍药真的来了,打赏了下人,过来就要拉她的手。

“公子可否让我见见你抓的异兽。奴家在外听说了。很是好奇~”芍药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垂下眼。开门见山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你怎么……”估计想说她一山中的女子怎么会知道这些吧,“罢了,想见就带你去见见吧。”

后院的亭子里放了一个比人还要高的铁笼,白泽奄奄一息的躺在里面。四肢都被拴上了铁链。

“真的是!?”鬼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惊叫出来。“怎么会被抓住!?”

“说来也是怪我们,唉,我们就想看看,喝醉了回家的白泽会不会被那姑娘数落一顿,本一直跟着的,谁知天国突然有事召见。就这,才出了这么大的事。”

芍药一见确实是白泽,心痛的揪起来。旁边站着玩弄着钥匙的少爷。

“芍药虽然少与人接触,但是心思还是很聪慧的。知道暂时也没什么办法,就在那家住了下来。”

定了良辰吉日说是迎她进门。成亲的前一日芍药做好了饭菜,邀那公子一同进餐。那孩子跟着白泽也学了不少草药的知识。用了“白曼陀罗”,再加上喝了些酒。那少爷很快昏睡过去。她急急偷了钥匙奔向后院。

“你看跟你说了,不要喝酒不要喝酒还非要喝酒,现在哪里还有神明的样子。”芍药眼里嗜着泪水,边开锁边数落道。

“嘿嘿~抱歉呀,小芍药~”芍药刚来的那天白泽就感受到了她的气息。

“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的。哼。”大铁链哐当的声音很快引来了守卫。

“你在干什么,快住手!”守夜的下人大呵一声,赶紧跑过来,见是未过门的夫人,差了另一人去询问少爷的意思。

“什么!逃跑了唯你们是问!阻挠者你们自己看着处理。那只异兽怎么也不能放走。”那少爷虽是恢复了意识,但是行动还是不行。

“是!”

有了少爷的命令,两人动起手来也不再顾虑。

“芍药,你快离开。”白泽见她被拖拽着,双手还死死环着铁柱,胳膊手腕已经蹭出了血迹。

还有一个铁链。怎么能放弃。下人见根本拖不走,拿起木棍就打在了肘部,芍药一个吃痛,右手松开了栏子。钥匙还牢牢握在手里!

左手还勾着铁栏。右手拿着钥匙,艰难的接近钥匙口。

一脚脚踢在她的腰间。

“啪嗒”芍药卸下了所有的力气。打开了门。“我才不会原谅你的。”

白泽失了束缚,尾巴把一群人扫开,驼起芍药就飞走了。留下一群震惊到极点的人。

“小芍药……你哪里疼。”回到家赶紧把人放到床上。她的脸色已经是晄白。白泽急的手忙脚乱。

“哪里都不疼……我很好。”芍药双手环上白泽的脖颈,把头埋在白泽的胸口。“好困,睡一觉明早还要给白芍浇水呢……”

“白泽大人以后可不可以好好照顾自己……”

“好……”

“白泽大人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担心……”

“好……”

“我知道白泽大人总会觉得孤独,那以后白泽大人要交……很多很多的朋友好不好……”

“……好……”

“我最终……也没见到赤芍呢……”一滴泪水滑落,滴在白泽的肩膀。

“我……我已经……在花仙子那里讨了种子……今年……我们就种下……明年这个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了……好不好……”白泽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

可是这句话却再也没有得到回音。

那位神明曾无数次感到生命的漫长和孤寂。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凉了血液。

不敢有动作,只有一滴又一滴的眼泪消失在女子的发间。

“听说那晚,整个山上的动物都发出了悲鸣。”

……鬼灯听完也垂下了眼眸,一直看着长大的芍药,于白泽而言就像是疼爱的妹妹一样的存在。

“骇人的是我们再次见到白泽是在天国的审判会上。”

那家前世修下的福泽足够他们这世胡作非为。可是白泽作为散布福泽的神明,没有任何能力惩罚他们。

“但是他去拜访了穷极。”传说中惩善扬恶的上古神兽。散了他们的福泽给那家降下了灾厄。“我们知晓的时候已经晚了。”

白泽被天国判定为有罪。受1000年雷电之刑。是按照现世的时间算的。白泽拒绝老友的探望,说那副皮开肉绽的样子实在不好看。

“我是真的不想回忆起那个白泽。从开始就带着淡淡的笑容,一笑就笑了上千年的时间。结束之后,我带他在我这里修养了上百年时间。他从不跟我说那件事,我知道是因为白泽嘱托我在奈何桥送一程芍药。”

“她在三生石看自己的一生的时候我隐了身形偷偷看到的,走的时候还在嘱托我要好好照顾白泽。”

“白泽身体好起来后,就成了现在这样子。开了家极乐满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桃源乡所有草药都有唯独没有赤芍。”

“我想陪着他。我不会让他再觉得孤单。”鬼灯的一句话让麒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

“是的。”

“罢了罢了,那座山后来因为盛传不吉利,便人迹罕至,山上的动物将种子带的到处都是,漫山遍野都是白芍。现在正是花期。那间房子不好找。那么一个盛景还是容易打听到的”

“谢谢麒麟大人。”鬼灯深深向麒麟鞠躬。

麒麟望着风风火火离开的鬼灯,视线一转看向了一个落满了灰尘的盒子。

麒麟说的没错,那座山确实很出名。虽变成了旅游景点,但是线路都是规划好的,游客禁止走小路,禁令不一定管用,仍有人不信邪的去探险。

每一个胆大的游客最终都被漫山遍野的动物给吓回原路。

鬼灯托唐瓜查了现世的地点,即刻动身前往。现在跟着一众游客走在路上。

“大家不要折花哦~”导游姐姐温柔的提醒道。“会很危险的哦~”

全部都是白芍,只有开辟出来的旅游路线没有,左右两边触手可得。

“这有什么危险的,看我给你摘一朵。”非有在女朋友面前逞强的男孩子,鬼灯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众人也都因为导游的话心生疑惑,好奇的盯着口出狂言的小伙子。

骑虎难下,小伙子见说出的话已经没办法收回了。故作镇定的把手伸向一朵刚开的白芍。

鬼灯眯起了眼。

眼看着手轻轻一动,那花就下来了,小伙子露出轻松的表情来。

突然虎口一阵刺疼,那男子龇着嘴猛地缩回了手,吓得一群人赶紧后退。那手已经红肿起来。

“什么东西啊?”这才看清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趴了一只黄色的小虫子。一群人吵吵闹闹觉得可能是他太倒霉。选了一朵带“毒”的花。

导游小姐将手中的宣传册卷起,伸向另外一朵花。却在听到了嘶嘶的声音后,赶紧收回了手。看样子已经很熟悉了。

“这座山上的芍药只有等花期结束,才能由人上来采摘,制成中药。花期的时候,每朵花都有动物保护。所以各位游客,还请小心。”

这一神奇的景象大家都有目共睹,谁也不敢再以身犯险。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座山虽富盛名但仍保持着原状没有被破坏。根本没有人敢在这里施工。

“前辈曾跟我说过一件事,有富豪看中了这里的环境,想建座别墅。见是无主之地,便利用关系拿下了产权。雇了人准备先清场。工人住的地方都在山脚下,休息一晚后,第二天准备上山的时候全都愣在了山口。”

导游姑娘刚上班不久的时候,是因为对这座山的故事好奇,才自动申请这条危险的线路。但是自从摸透了山间动物的脾气,便深深的喜欢上了。

“接下来呢?”游客们全都被导游的故事吸引。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接下来的事。

“感觉像是整座山的动物都聚集在了一起。野狼、野猪、山雀、蛇虫……满满的挤在入口处,树上盘着空中飞着地上站着,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胆小的工人认为这是触犯了山神,拿着行李就跑了。剩下的人赶紧给老板打电话,那富商来也傻了眼,后来找了风水先生说这里福泽深厚,没有一个人能受的起。”

“那富商才不情愿的放弃,然后改成了旅游景点,听说这线路全是这山中的动物规定的呢”

“欸……”人群中发出阵阵的惊呼,这里原来是这么有灵性的地方吗?

不过事实怎么样,也没人可考了。

结束了一天的旅行,宛如神话般的景象和故事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很值。鬼灯趁人不备,躲起来并未下山。

“山神大人可否指引晚辈一程。”鬼灯站在山顶,朝着黑漆漆的林间弯着腰。

许久没有声响,鬼灯也未动分毫。

过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发着淡淡光芒的麋鹿的身影出现。

“你能解救那位神明吗?”

“我会的”带不回他,就陪着他消亡。

麋鹿渐渐隐了身形,鬼灯面前出现了一只山雀,跟着山雀,鬼灯小心翼翼的避开芍药朝山腰走去。

就短短几日未见,白泽消瘦了许多,躺在一片空草地上,蜷着身子小憩着。

“白猪,对不起。”鬼灯在白泽旁边盘腿坐下,伸手摸了摸白泽的头发。

“我是丁,知道你还记得我的时候我很开心,我本以为你早就忘了我。你不是还欠我一个愿望吗?我的愿望是——让我陪着你吧。”

“你装睡的样子简直太假了。”鬼灯看着缩成一团不住颤抖的白泽,安抚的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

白泽早就该消亡了,毕竟现在信奉的人越来越少,但是白泽一直靠着执念存在着,至于执念是什么……鬼灯该是清楚的吧。

“我不讨厌您,因为您,我从不后悔那短暂的一生。”

“你这恶鬼,别人不理你,还在自顾自的说吗!?”白泽把头埋在手臂下,庆幸这夜色看不见他红透了的脸。

“……”鬼灯带着凉意的唇印在了白泽的额头,不说话看起来效果也不错。白泽蹭的坐了起来。

“所以就留下来吧。我的鬼生也不是很长,用不了多久的”鬼灯轻轻将对面的人揽入怀里,小心翼翼的像是珍宝一样。

白泽微愣,自己这是如愿以偿了吗?撇撇嘴才慢腾腾的伸出手环住了鬼灯。

极乐满月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不过桃太郎总觉得鬼灯和白泽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呀~小花仙~你怎么会来这里~”白泽看着进来的人,把手中的银针全部扎在阎魔大人的背上,解放了双手搭上了那女子的肩。

“麒麟大人托我来送给白泽大人一份礼物~”花仙从袖间拿出一个盒子递给白泽。

白泽接过来,嘟囔着“那老家伙怎么不自己……”一颗种子静静的躺在里面。“这是……?”

“下面有给您的信。”

白泽心里有股熟悉的感觉,眼前浮现芍药古灵精怪的笑容。若这真是她的书信,已逝之人若想留下点什么,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

白泽仔细收好盒子,送走了花仙子。朝着天朝的地狱走去。有些事情还得请教一下孟婆。

“白泽,等你的时间有点长啊。”孟婆睁开好看的眉眼,穿着素色的衣衫,天朝的孟婆是受了情爱的伤不愿过奈何桥的女子。若不是白泽有事,又要上去搭讪了。

“那姑娘在这忘川河里受了500年的苦换来给你留下那封信。她最难过的是看着你受那千年的惩罚。”孟婆给白泽倒了一杯茶。“放心,这只是普通的茶。”撑着下巴盯着对面的人。

白泽把眼光投向了开满曼彼岸花的忘川河。比我当年还要疼吧。

“那颗种子……”

“她受不了啊,剩三十年的时候魂魄就要散了。谁叫她苍白着脸天天跟我聊天,天天说来世只做芍药就好。我便托了花仙子和阎王收了她残存的魂魄转世做了一颗种子。”

“白泽在这里谢过孟婆了。”白泽起身离开。

“白泽大人,你以后都不会孤单了。。”笨丫头,才几个字啊,就换的你没有未来了。对啊。我幸福着呢,喝醉酒有只恶鬼背我回家,孤单的时候有只恶鬼来找茬。你看我当时答应你的事情全都做到了。

白泽坐在桃树上打开了信,短短的几句话白泽看完就消散了。白泽跳下来,小心的挖了坑,将种子种进去。

“要好好长大哦~小芍药”

“喂,白猪,你又在干什么!?”鬼灯扛着狼牙棒眯着眼睛看着撅着屁股的白泽。

完蛋了!阎魔大人!白泽躲过鬼灯的攻击,飞一般的冲开极乐满月的门,一个人都没有。

“我让阎魔大人先回去了。听说你今天又调戏女性了……”

“桃太郎……救命。”

那颗种子开花后,白天是赤芍,夜晚就变成了白芍。绚烂的永不凋谢。慕名而来的人很多。被白泽嘱托一众小兔子好好的保护了起来。所以,如果你想摸摸看的话,得问一下排排坐的小兔子的意见。

这漫长的岁月的终点终于变成了家。



  

评论(8)

热度(140)

  1. 。暗冰三*七❀ * 转载了此文字